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六十四章 重回城主宫殿

魔金法则 第六十四章 重回城主宫殿


    男孩在阿诺尔冲出宫殿时,便已经趴在二层的窗户边,看着阿诺尔追着钢珠滚滚离开了宫殿围墙,不禁轻笑出声,看着茫然不知所措的守卫们,轻轻吐出一句:“真是一群废物啊……”

    此时阿诺尔已经跑得没了踪影,守卫们这才备好马车准备追击,很明显为时已晚,就这样在数十人的看守下让一个“守卫”堂而皇之地带走两只魔兽……

    男孩缩回身子,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嘴里嘟囔着:“这应该是盗贼公会的人吧,不知道谁这么有胆识,只身一人光天化日跑进来还满载而归,真想认识一下啊。如果夫人知道她最心爱的蝠翼猪被人偷去,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有点期待呢……”

    当城主夫人得知自己的蝠翼猪被人带了出去,表情难以用文字来描述,再听到新送来的钢珠滚滚也跑掉了,夫人直接瘫坐在椅子上,嘴巴像离开水的鱼一样无力的张合,佣人们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让夫人恢复过来。

    即刻夫人下令,一定要查明那人的来历,甚至已经决定去盗贼公会下任务单……

    阿诺尔在拐入巷口时便撤去了身上的盔甲,同时示意钢珠滚滚停下来,然后阿诺尔并不着急赶路,就算自己速度再快,肯定也没从城主宫殿飞出来的信鸽快,与其和守卫们拼速度,不如找个地方安心待一段时间,先避避风头。

    不过钢珠滚滚不太容易隐藏或者掩饰,这么明显的圆圆身体实在显眼。

    现在守卫们应该追过来了吧,阿诺尔带着钢珠滚滚跑进巷子里,七拐八拐拐到自己也快记不清路时,阿诺尔找了个角落将钢珠滚滚藏起来,然后将手里的笼子变了个形状,大大方方地从巷子里绕出来,走上了街道。

    果然守卫们已经成群而出,看来蝠翼猪对城主夫人来说很是重要,不过也有一部分原因是面子问题吧,当着这么多守卫的面把两只魔兽带出来,这是赤裸裸地打脸啊,无论谁都咽不下这口气。

    阿诺尔扛着笼子走上街道,迎面很多守卫和自己擦肩而过,却只是匆匆瞟一眼便过去了,没有任何人怀疑他。

    原因也在于阿诺尔,现在他已经把眼镜摘了下来,换上了两副大大的耳环,外套也脱下扔到了别的地方,想从外表上把他辨别出来很难。

    而且,在守卫们的印象里,那个小偷偷了东西还不赶快逃跑,谁会想到罪魁祸首就在他们眼皮低下溜达?迎面撞见也不见一丝紧张慌乱,谁没事干会平白无故怀疑路人的?

    阿诺尔逆着守卫扩散的方向,在城主宫殿附近找了一家旅店,在二层开了个房间,将装蝠翼猪的笼子藏在柜子里,锁上门便下了楼。此时旅店人很少,阿诺尔胳膊支在柜台上,神秘兮兮地对柜台前的中年人说道:“不要声张,我是城主的密使,城主要在这里存放一件东西,这个是刚才那间房间的钥匙,等到那人过来时你把钥匙给他。”

    中年人很谨慎,看着阿诺尔小心地说道:“不好意思,您看上去有些面生,麻烦您能证明一下您的身份吗?”

    阿诺尔从怀里摸出一支雪茄,在中年人面前晃了晃,然后叼在嘴里,话从牙缝里挤出:“这回信了吧?”

    “抱歉,万分抱歉怀疑您的身份!”中年人不断哈腰陪着笑脸,雪茄上的标志的确是城主的独有标志,这是每个莱空城居民都知道的。

    “我都说了我是密使,要是你看着眼熟那我岂不是很失败?”阿诺尔面无表情地开了一句玩笑,说话时咬着的雪茄上下摇晃。

    “是,是。可是,我怎么样才能知道来的人是那个人呢?”中年人低声问道。

    阿诺尔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四周,中年人很识趣地凑了过来,阿诺尔小声说道:“这个东西,在今天晚上把它对准天空点燃,过一会儿就会有人过来,然后你把这张纸条给来人,如果他回答对,你才能给他钥匙,记住没有?”

    中年人接过阿诺尔递给他的焰火筒和纸条,有些沉重的点点头。

    阿诺尔拍拍中年人的肩膀,又嘱咐了两句,便离开了旅店。

    看着街道上的守卫,阿诺尔有点苦恼地摸摸脑袋,自己离开莱空城倒是没问题,要带上钢珠滚滚就太有挑战性了,这么大一只魔兽,长得还这么标志,放眼整个莱空城也找不到藏它的地方了吧……

    等等!阿诺尔忽然想到一个绝佳的地点,那里的话应该有很多魔兽吧,毕竟那里的女主人有收集魔兽的爱好。

    阿诺尔回到藏钢珠滚滚的角落,对钢珠滚滚说了两句,然后换上守卫盔甲,推着钢珠滚滚走上街道。

    刚走上街道,阿诺尔便被几名守卫围住,一位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那个小贼往哪个方向跑了?”

    阿诺尔摇头:“不知道,不过这只魔兽被他扔在巷子里的一个角落,应该是嫌体积太大才丢下的吧。”

    “追!”一名守卫去通知其他人,其余的守卫则冲进了巷子,阿诺尔轻轻吹了声口哨,推着钢珠滚滚回到了城主宫殿。

    一路无人阻拦,不过钢珠滚滚被追回倒是让守卫们松了一口气,起码他们的过错挽回了三分之一,另外的两份是找回蝠翼猪和抓住那个小贼。

    之前已经将宫殿的大概地形摸得差不多了,阿诺尔轻车熟路地将钢珠滚滚推到城主夫人专门建立的兽笼,兽笼里原本就只有零星几名守卫,现在全被派出去追寻盗贼了,现在兽笼里用两条腿走路的就剩他一人了。

    钢珠滚滚睁开眼睛,这里有让它感到危险的味道。

    阿诺尔自顾自地欣赏着城主夫人的收藏,不得不说城主夫人的爱好的确很特殊,阿诺尔本以为蝠翼猪那种组合型魔兽就已经够奇怪了,没想到这里还有更多让他大开眼界的魔兽——长了两层嘴的猫类魔兽,尾巴是骨质斧子的长臂猴子,背上长满棘刺的无尾蜥蜴,几乎没有几个阿诺尔能叫得上名的魔兽,不过它们倒是有一个共同点,阿诺尔的出现明显让它们变得不安,胆小的缩在笼子角落,胆大的例如长臂猴子则趴在铁栅栏上好奇地打量着不详气息的散发者。

    阿诺尔找了个空的笼子将钢珠滚滚关进去,又大致数了一下,仅笼子里的魔兽就有近百只,坦石角斗场里的魔兽也不过七八十头,这么庞大数量的魔兽,每天会吃掉上百枚银币,虽说莱空城城主富裕,但每天这样也耗不起吧?何况每月城主夫人又会扩招魔兽,他们的钱真的用都用不完吗?

    “发现了有意思的事情……”阿诺尔暗暗想到,城主肯定有其他谋财的路子,阿诺尔对他的路子很感兴趣。

    没想到第一次任务就碰上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不得不感慨运气这个东西真的很神奇。

    在兽笼里绕了一圈,见识了各种各样的魔兽,随后阿诺尔找了个地方坐着打盹,短时间应该不会有人来这里了……

    现在莱空城已经热闹了起来,人们很少见到城主宫殿的守卫倾巢而出,大街小巷全是他们的身影,先从旅店酒馆开始搜,然后涉及到人们的住宅,哪里怀疑搜那里。而他们的目标现在却在一个他们完全想不到的地方悠闲的休息。

    城主宫殿,夫人的房间里,一条肥腻臃肿的胳膊将桌子上的东西全扫到了地上,幸好地上铺了厚厚的地毯,才不至于让这些金贵的东西摔碎。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让一个小贼在你们眼皮底下把两只魔兽带走!你们都是废物和废物交配产下来的吗?”夫人骂的吐沫飞溅,让在她面前站着的几位守卫长体会了屋内下雨屋外晴。

    不过守卫长们也很憋屈,他们不明白那家伙为什么会有他们专属的盔甲,之前他又是把盔甲藏在哪的?现在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仅仅半个小时那个小贼能跑多远,数百名守卫找一个人找不到?

    夫人还在不停地喷着,可怜的守卫长们都不敢擦一把脸,任凭脸上的吐沫积少成多,积水成流,顺着脸往下趟……

    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平时威严现在简直是天籁的声音响起:“你们先出去吧,多调一些人手。”

    几名守卫长不敢说话,弯腰点头,立刻退出了房间,城主走进房间,将门关上。

    “你选的这些人全都是废物吗?”夫人把矛头对准了城主,显然还没有转换对象。

    “你少说两句,只能说这人很有本事,而且胆子还很大,把我这城主宫殿当成什么地方了?想进就进想走就走,走的时候还带出去两只魔兽!”城主也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气,很多年没有遇上这种不把他当回事的人了。

    夫人也收敛了一下火气,努力平缓了一下心中的怒火,问道:“现在什么情况了,还没抓到那个小贼吗?”

    城主找了个还算干的地方坐下,轻叹口气:“还没,不过找到一只魔兽,已经被送了回来,据说是今天新送来的那只。”

    “不是蝠翼猪啊……”夫人捏紧了拳头,顿时手掌的肥肉溢了出来。

    “据说那个小贼就是今天带来那只魔兽的人。”城主看着夫人说道,声音平淡无波。

    夫人的拳头再次捏紧,恶狠狠咬着牙说道:“他竟然是这样溜进来的!真是阴险!狡诈!”

    “很有智慧,是个动脑子的小偷。”城主下定论。

    “人家是光明正大的进来,光明正大的离开,还能算是小偷?哪个小偷偷东西像是从自己家往外拿,只不过你们为了你们的面子才这么安慰自己的吧?”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城主和夫人的视线立刻汇集在门口,一个瘦小的身体抱着胳膊靠着墙,脸上则是不该出现在他这个年龄的揶揄表情。

    城主表情一僵,勉强挤出个笑脸:“莱泽西,你什么时候来的?”

    莱泽西,就是之前让阿诺尔帮他涂药的男孩,嫌弃地看了一眼地毯上的水渍,并没有打算走进房间:“我什么时候来的这应该不是你最关心的问题吧,还是想想怎样找回蝠翼猪吧。”说着看向城主夫人,眼神里充斥着不加掩饰的轻蔑:“现在蝠翼猪不见了,你做好把你那些魔兽处理掉的准备,那么多魔兽每天要吃掉多少钱,很快就会把钱库吃空的。”

    说罢莱泽西也不理两人突变的表情,甩上门离开,留下城主和夫人在充满尴尬气氛的房间里。

    夫人咽了一坨口水,有些结巴地说道:“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城主脸上已经阴云密布,莱泽西知道蝠翼猪的秘密已经是显而易见了,可还有什么人知道这件事?城主脑中闪过数十人的脸,很显然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盗窃。

    夫人见城主不理她,顿时急了,脑子一热指着城主吼道:“那个贱人生的不给我脸色看,你也不睬我!真不愧是亲生的啊,还合起伙来……”

    “有一点他没说错,”城主的话让夫人的咆哮戛然而止,脸色也变得很难看:“你的那些魔兽是该处理了。”

    莱泽西并没有回他的小房间,准确的说他现在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个宫殿里,一不小心就会装上不想见到的人工喷雨器。问题是他还有事情必需要在宫殿里才能做,不然他早搬出去了。

    当听到那个小贼依旧没有踪影,而且一只魔兽被带回来时,莱泽西脑海里便闪过一个地点,那个人十有八九会出现在那里。

    莱泽西蹦蹦跳跳来到了兽笼,转了一圈,果然看到一名守卫坐在角落,貌似正在打瞌睡。

    “还真是心大呢。”莱泽西嘀咕道,毫无防备地坐在阿诺尔身边,手拍了下阿诺尔的头盔:“喂,你不认真巡逻怎么在这里偷懒?”

    阿诺尔瞥了他一眼,伸了个懒腰,大大咧咧地打哈欠:“有什么关系,反正守卫们现在都在找我,趁这会儿当然要休息了。”

    “你倒挺自信啊,不怕我把你在这里的事情告诉守卫?”莱泽西打趣道。

    “你这话听上去像是小女孩的撒娇式威胁,效果并不理想。”阿诺尔道。

    男孩笑笑:“你这人真是奇怪,不过正常人也不会想到会藏到这里来,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不是吗?”

    “哦,我没想这么多,其实我就像趁乱摸进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顺出去的东西。”阿诺尔耸耸肩,可在盔甲里动作并不明显。

    “我觉得这里最珍贵的就属这些魔兽了,你要是能把它们带走倒正和我愿。”莱泽西的确是这么想的,毕竟靠这群四肢发达的守卫和那头臃肿的造雨器,这群魔兽都得饿死,还不是靠他才喂活的这群魔兽。虽然现在城主找来专门负责给魔兽配食的人,但还是莱泽西配的食物最受魔兽欢迎,阿诺尔要是能帮他解决这份不必要的工作真是太感谢了。

    “带走?这群长得奇奇怪怪的魔兽可不合我的口味。”阿诺尔强调自己的口味很正常。

    “难道那只球型魔兽是你喜欢的类型?”莱泽西问道。

    阿诺尔摇头,道:“看魔兽和看人是一样的,不能只看它们的外表和能力,性格还是很重要的,我以前还养过一只狮子魔兽,那只才是最合我的口味,抱着睡觉再舒服不过了!”

    莱泽西听着阿诺尔炫耀他的魔兽狮子,尽管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莱泽西能听出他声音里的骄傲和得意,他是个拿魔兽当做朋友的人。

    “果然很奇怪……”莱泽西心里想到,嘴上说:“你不觉得魔兽都是很凶狠的吗?为什么你对魔兽好像一点都不排斥呢?”

    阿诺尔点头道:“有些人把魔兽当做有魔力很凶猛的畜生,我非常不赞同这种说法,我和魔兽相处的很愉快,它们对我很好。”说到这儿,阿诺尔在心里轻轻念道:“死镰螳螂,上帝保佑你。”

    莱泽西看向阿诺尔的目光很明亮,里面有很多无法言表的东西。

    “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也应该和我说说蝠翼猪的事情?”阿诺尔忽然把话题转移到蝠翼猪身上,倒是没让莱泽西感到太意外。

    “你发现蝠翼猪的……哦不对,应该是怀疑蝠翼猪有问题吧?”莱泽西笑道。

    阿诺尔习惯性的挠挠头,想了想把头盔摘了下来,正视着莱泽西说道:“我觉得我们还算聊得来,是不是应该放下一些戒备?”

    莱泽西嘴角抽了抽,伸出手指指着阿诺尔的脸:“你这叫放下戒备?那为什么还带着面具?你这样摘不摘头盔有什么区别?”

    阿诺尔将面具摘下,莱泽西看着面具下的另一副面具彻底无语。

    “怎么样,要不要告诉我蝠翼猪的事情?考虑考虑小伙子。”阿诺尔用很有诱惑力的声音说道,却遭到莱泽西的一记白眼。

    “你是盗贼公会的人吧?”莱泽西淡淡地说道,阿诺尔眨眨眼睛,突然灵机一动:“我有个建议,你我大致上有了一些了解,你说你了解到的,我说我了解到的,谁正确的多听谁的,怎么样?”

    莱泽西也来了兴致,追问道:“你赢了我告诉你蝠翼猪的秘密,那我赢了会得到什么?”

    阿诺尔不假思索地说道:“钢珠滚滚借你玩一天。”

    话音还没落莱泽西不假思索地说道:“换一个。”

    阿诺尔迟疑了一会儿,看向莱泽西:“你想要什么?”

    “我保留一次提问的机会,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告诉我正确答案,没有期限,怎么样?”莱泽西提议道。

    “可以,那刚才算你问了一个问题,现在该我问了,哦不回答就算默认。”阿诺尔想了想,道:“你不是这里的佣人,反之你的地位不低。”

    莱泽西没有反对,接着说道:“你应该还有同伴,不过并没有潜入宫殿,你带出去的蝠翼猪应该是交给了他们。”

    阿诺尔不甘示弱:“你喂养这些魔兽只是单纯的凭借爱好和爱心,没有任何利益因素,,你和魔兽的关系很好,甚至还经常进笼子里去和它们嬉戏。”

    莱泽西神色不动,继续道:“胆识过人,习惯于先动脑后动手,对魔兽有爱心。”

    “胆识过人,习惯于先动脑……”阿诺尔将他的话原封不动的搬了一遍,遭到了莱泽西的强烈抗议:“这是我说的,你不能拿过来直接用!”

    “为什么不能,你完全可以否定啊!”阿诺尔有些无赖的说道。

    莱泽西撇撇嘴,顿了一会儿道:“你的真实年龄没有你表现出来的那么成熟!”

    阿诺尔跟上:“你的真实性别没有你表现出来的那么明显!”

    阿诺尔的话让莱泽西为之气节,这种模棱两可的结论,从那边说都说得通,这种问题也算?!

    见阿诺尔一副你快来反驳我的姿态,莱泽西愤愤地道:“再加上耍赖和脸皮厚!”

    “幼稚加斤斤计较!”

    莱泽西和阿诺尔互相揭底,两人心里却都在为对方感到吃惊,他们都没想到对方能从这么短的接触之间发现这么多性格特点,尤其是莱泽西,毕竟相对于阿诺尔,他知道的更多一些,大多数都是他通过阿诺尔闯进宫殿安然离去分析得到的,阿诺尔却没有任何凭据,完全是靠分析和大胆猜测,没想到正确率接近百分百!这点却又让莱泽西产生了怀疑,这么有能力的人为什么会做盗贼?于是说道:

    “小的时候你的周围发生了变故,你能变成现在的模样很大部分都是受了那件事情的影响,甚至可以说那件事情是你之前人生的转折点!”

    阿诺尔反常的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静静地在脑海里将莱泽西的话回放了一遍,然后才缓缓问道:“说的不错,可以说有了那件事才有现在的我,不过我并不后悔,我很满足现在的生活。”

    莱泽西听阿诺尔说完,开口道:“补充两点,自信和知足。”

    “哎呀,不好办了,这个算是两条吧,让我想想……”阿诺尔认真的想了想,说道:“之前说你在宫殿的身份不低,现在我再猜一下,你是城主的孩子,但和城主夫人没有关系,你对你现在的生活不太满意,很渴望去外面闯荡,但因为一些原因现在并不适合出去闯,怎么样?”

    看见莱泽西惊讶地微微张开嘴巴,阿诺尔扬了扬眉毛:“你一定想知道我是怎么看出来的吧。”

    “的确,你说的不错,我很想知道你是猜的还是分析出来的,其实我更倾向前者。”莱泽西大方的承认阿诺尔的判断,阿诺尔也不是扭捏的人,说道:“你对这里有一点抵触,之前我以为是你嫌这里不干净,不久前才发现你是对这里有抵触,但你又很喜爱魔兽,所以和里面的魔兽没有关系,能扯上关系的只有这座兽笼的拥有人——城主夫人,所以我猜你和城主夫人关系不好,你地位不低这点很明显,你只能和城主扯上关系。我还有猜测,现在的城主夫人可能不是最先的城主夫人,很可能是半路冒出来的,为什么城主会接受她,这可能和蝠翼猪的秘密有关。”

    莱泽西轻轻鼓了鼓掌,他承认是自己输了,仅从对细节的分析上他不如这位盗贼:“是我输了,我会告诉你蝠翼猪的秘密。”

    阿诺尔摇了摇手:“算平手吧,你说了两条我只说了一条,本来应该相互抵消的,但我对蝠翼猪还是好奇的很。”

    “好啊,”莱泽西调皮地眨眨眼:“记得要给我一个绝对真实的问题答案哦。”

    阿诺尔微笑着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