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一章 七十八小队

魔金法则 第六十一章 七十八小队


    追着钢珠滚滚跑进通道里,如果不是确定没走错路,阿诺尔根本分不清这条路和他们之前走过的路有什么区别,完全是一模一样,不是盗贼公会的自己人想明确找到自己想找的目标,就只能凭运气了。

    钢珠滚滚自己并不想滚,速度减弱下来后,阿诺尔又一脚补上去,钢珠滚滚又加速滚去,看得亚丝娜都有些不忍心了,不过想想它既然叫钢珠滚滚,如果不滚的话是不是又有些不对劲?

    不得不说,钢珠滚滚还是挺走运的,刚滚出两百米左右,突然被拦截了下来,一个粗粗的声音骂骂咧咧地道:“这是那个傻缺研制出来的暗器!那么大的铁球怎么用啊,一个十岁小孩都能躲过去!”

    阿诺尔和亚丝娜对视一眼,赶忙张口道:“不好意思,它是我的……”

    话音没落,两道破风声响起,阿诺尔下意识地甩出一根铁棒握在手中,左右一挡,“铛铛”清脆的两声,两把匕首被击落到地上。

    亚丝娜已经把短刀拔出,阿诺尔伸手压住她的拳头,抬高声音说道:“您不要误会,我们是从拉斯加顿盗贼公会脱离出来的,如今想加入盗贼小镇的公会,我们并没有恶意!”

    攻击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一个佝偻着身子的看不出年龄的人从钢珠滚滚身后走出来,手指间还夹着几把匕首,佝偻着身体的他比阿诺尔还低一头,歪着头狐疑地打量了两人一番。

    阿诺尔注意到一个细节,驼背人打量他的时间比打量亚丝娜的时间还长。

    “先不说这人实力怎样,这人的眼光很刁钻。”

    这是驼背人开口了,沙哑的声音让阿诺尔怀疑他嗓子里是不是粘着不少沙子:“你们,是从拉斯加顿来的?”

    阿诺尔点头:“是。”

    “为什么离开?”沙哑的声音让亚丝娜头皮有些发麻,阿诺尔倒没什么影响,回道:“前几天教廷为大赦之日准备,铲除了不少分部,我们就是分部的成员,因为外出任务躲过了一劫,继续待在拉斯加顿风险太大,我们就像来这里试试。”

    驼背人的视线没有离开过阿诺尔的脸,但面具挡了一大半,阿诺尔说话也不会露出太多表情,想从表情判断他说的是否正确,这点是不太可能。不过驼背人还是点了点头:“情况差不多,我想那边公会分部被铲除这件事除了盗贼公会的人以外,也就教廷的人知道,你们也就是这两个其中之一了。”

    阿诺尔点点头,心里也是有些吃惊,看来这边盗贼公会也有把手伸进拉斯加顿,很可能内奸就是丽贝卡的手下!

    “不过,这个东西是什么?”驼背人把一只手的匕首收起来,拍拍钢珠滚滚问道:“这东西也是暗器?还是你用来抵挡攻击的盾牌?”

    “这是我饲养的魔兽,我去哪儿都会带着它。”阿诺尔缓缓抬起手,示意自己没有任何恶意,轻轻打了个响指,钢珠滚滚立刻睁开了眼睛,光亮的眼睛正对着驼背人,把他吓了一跳,向后退了好几步。

    很显然驼背人一直在防备,发现没有危险后也有些小尴尬,咳嗽一声道:“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真是活的,我还以为是个大铁球呢。”

    见驼背人稍微打消了一些怀疑,阿诺尔问道:“请问您是盗贼公会的一员吧,能不能麻烦您带我们去总据点呢,我们想加入盗贼公会,但您也看到了,现在我们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根本找不到目标。”

    阿诺尔没想到,亚丝娜也没想到,阿诺尔说完这话驼背人竟气得跳了起来,指着阿诺尔破口大骂:“你什么意思!给老子说清楚!你们是无头苍蝇,撞到我了,那我成什么了!排泄物吗!”

    阿诺尔亚丝娜目瞪口呆,额头的黑线浓郁的在这昏暗的通道都闪闪发亮,这人的思维……比阿诺尔还奇怪……

    驼背人发了一会火,平静下来,看了看两人,有和钢珠滚滚的小眼对视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跟我来。”

    两人一兽默默地跟在驼背人身后,驼背人走路很慢,和正常人散步的速度差不多,两人只能缩短步伐,不敢超过他。

    驼背人带着两人一兽左转右转,来到一扇阿诺尔并没有找出和地道其他门有区别的门前,驼背人捅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门刚开,一阵杂乱的吵闹声传了出来,一个有些纤细的声音吼道:“他先叫的我,我应该先吃!”紧接着一个完全相同的声音叫道:“胡说,他先叫的是我,你无理取闹!”又一个声音,男人的声音劝道:“别吵别吵,你们一块咬不行吗?”几人说话的同时,一个像是砸沙袋的闷响声从来没听过,安静地作为三个人对话的背景音乐。

    亚丝娜还有些犹豫,阿诺尔倒是紧跟着驼背人走了进去。

    虽然门关上时看不出区别,但房间里面却和三兄弟的房间截然不同,房间很宽阔,墙面不是冷冷的白色而是暖暖的橙色,屋里光亮并且干燥温暖,完全不像是在地下的房间。地面铺着花纹地板,光滑干净,房间一边摆着一张足可以挤十人的大沙发,一名清瘦男子正举着一块饼状食物,左右两边两位穿着华丽的小女孩正同时咬向男子手中的食物,咬的时候都要狠狠瞪着对方,额头还在互相顶撞,让男子看了苦笑不已。

    房间最里面,一名彪型披肩卷发的大汉正打着沙袋,响亮的碰撞声就是被他拳头砸出来的。

    沙发对面,一个戴着大檐风帽,穿着能遮住全身以深蓝色为主色调的斗篷,伸出斗篷的左手戴着白色的手套,手里正捏着一张手掌大小的长方形纸片,面无表情的念叨着什么。

    驼背人走进去,五人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人一样,该抢食的抢食,该打拳的打拳,看纸牌的看纸牌。

    直到阿诺尔和亚丝娜走进来,才吸引了几人的注意。

    五人把视线放在两人身上三秒钟,然后,继续自己的事情。

    “进来,把门关上。”驼背人倒是一副习惯的模样,走到房间中央,拍了拍手道:“这两个人是从拉斯加顿逃难过来的同行,你们有什么看法?”

    “她比我咬的多!”“明明是你咬的多,她诬蔑我!”“别急别急,这块都是你们的……”

    “嘭嘭嘭嘭……”

    所有人完全没有在意驼背人说的话,驼背人转过身,看着阿诺尔亚丝娜,说道:“你们想办法让他们搭理你们,我们再说其他的。”

    驼背人刚说完,亚丝娜就自觉地往后退后一小步,把问题全留给阿诺尔。

    阿诺尔耸耸肩,突然俯身朝驼背人冲去,两拳缝中各弹出三根爪刃,切过空气抓向驼背人。

    驼背人眼神里转过一丝赞赏,动作却丝毫不慢,匕首迎上阿诺尔的爪刃,当着众人的面打了起来,两人闪转腾挪,金铁声完全把几人的声音盖了过去。

    亚丝娜站在一旁,果然看到五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两人身上,渐渐地,好奇心便起来了,尤其是趴在清瘦男子腿上的两个小女孩,眼中的好奇没有一丝掩饰,水灵灵的大眼睛跟着两人转动。

    交手的两人的打斗骤然而止,六根爪刃被收回拳中,阿诺尔向驼背人比了个手势,驼背人点点头,对五人说道:“刚才我说的话你们听到了吧,我想让他们加入我们小队,有没有人有意见。”

    “面具,你的爪子是怎么变出来的?”“你不会疼吗面具?”两个小女孩迫不及待地问道,显然他们对阿诺尔的爪刃十分感兴趣。

    见两个小女孩的注意力被阿诺尔吸引过去,清瘦男子无声地大松口气,想趁两个女孩不注意把剩下的一小块食物塞进嘴里,这时阿诺尔突然说道:“喂,那位兄弟,你刚才不是说那块食物都给两个小女孩嘛,怎么现在……”

    两女孩的视线如刀子般射到男子的手中,男子正好保持着往嘴里塞食物的动作,被两女孩发现一下子僵住,动都不敢动。

    肌肉大汉走过来,正面看脸上弥漫着淡淡的煞气,手臂手掌绑满了绷带,二话不说抬起拳头冲阿诺尔打来。阿诺尔没躲也没逃,抬起拳头毫不犹豫地对了上去,一大一小两个拳头印在一起,竟然产生轻微的拳风,不过是朝阿诺尔这个方向吹来——阿诺尔向后退了一小步,表情倒是十分自然,拳头却微微颤了颤,显然在纯力量比拼上他并没有占上风。

    但其他人显然有些出乎意料,似乎对阿诺尔能接住这一拳很是惊讶,就连驼背人也是一样。

    肌肉大汉打完一拳便转身往沙袋方向走去,阿诺尔忽然开口道:“多谢留情,这位姐姐。”

    全体,除阿诺尔以外的全体成员完完全全的震惊,就连肌肉“大汉”也转过身,锐利的眼神像是要把阿诺尔看穿,旁边风帽男子把帽檐拉低一些,笑而不语。

    “你怎么看出来的?”肌肉“大汉”开口,亚丝娜再次一惊,如此彪悍的外表竟然发出了柔柔弱弱的女声!光凭声音的话只能让人联想起十三四岁的未成年少女!

    阿诺尔想了想,说道:“从你身上的肌肉线条来看,和男性的身材不符。”

    肌肉女点点头,对驼背人说道:“我不参与。”

    驼背人也点头,对风帽男说道:“崔斯特,你怎么看。”

    崔斯特抬手,缓慢地打了个响指,一张纸片出现在指尖,看着纸片上的图案,崔斯特下巴微点:“星星牌,还不错。”

    驼背人面对阿诺尔两人,有些正式地说道:“欢迎加入盗贼公会七十八小队,我是队长曼妥思,沙发上的男子是鲍勃,旁边两个是安妮和安米,右手边的是崔斯特,刚才和你对拳的是蔚,这些就是七十八小队全体成员。”

    “面具,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的爪子是怎么出来的?”“先回答我的问题面具!”两个小女孩争先恐后地叫道,鲍勃的表情像极了三天没有排泄,拉住安妮安米说道:“人家连名字还没说呢,要有礼貌。”说完歉意地看向阿诺尔和亚丝娜。

    “咳,”阿诺尔清了一下嗓子,开口道:“我叫面具……”

    静,房间里突然像没了人一般,静的能听到鲍勃手中的食物掉到他裤子上,两个小女孩顺着声音看到了食物掉下来,惊呼一声同时扑了上去,三人闹成一团。

    阿诺尔又清了下嗓子:“开玩笑,我叫阿诺尔。”

    几人面面相觑,连一向互为对头的安妮安米都难得的对视了一眼,得到一个共同的结论——真的没什么好笑的……

    “亚丝娜。”亚丝娜淡淡开口,没有多任何一个字。

    阿诺尔拍了拍身边的钢珠滚滚道:“这是我饲养的魔兽,钢珠滚滚。”

    “哇!”(哇!)安妮安米同时叫道,冲到钢珠滚滚身边,好奇地摸来摸去,向阿诺尔问着各种问题,阿诺尔蹲下身和两个小女孩玩得不亦乐乎。

    曼妥思笑着摇摇头,鲍勃则是一副解脱的表情,蔚没有停止打拳,崔斯特手里捏着一张和星星牌图案不一样的纸牌,不知道在想什么。

    “和你们说一下我们的规则,可能和你们想的不太一样,”曼妥思说道:“我们小队选人,实力只是一方面,但主要还是要队员同意才行,只要有一人不同意,不好意思,请另寻他路。你们很幸运。既然你们成为七十八的一员,那肯定要接任务,我们接的任务不看薪酬,只看内容,如果内容不行,给再多酬金都不接。”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请问内容的条件是什么?”阿诺尔举手道。

    “不对可怜人下手。”曼妥思道。

    “我听过一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亚丝娜忽然进入话题,曼妥思转向亚丝娜,认真地说:“但我认为,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可怜的人并非全部都可恨,我们不对那些不可恨的可怜人下手。”

    “明白,有没有别的条件?”阿诺尔问。

    “就这一条,除此之外,你们是刚来盗贼小镇,这边的情况还不清楚,这里……”曼妥思开始详细地讲解这边的情况,蔚把沙袋打得声响更大,趁曼妥思转身时,崔斯特勾住阿诺尔的脖子,悄悄在阿诺尔耳边说了什么,两人便开始聊了起来,安妮安米则不断摆弄着钢珠滚滚,钢珠滚滚瞪着无辜的小眼睛,茫然不知所措。鲍勃见亚丝娜安静地站在一旁,走过来想和她说两句话,结果安妮安米顿时不干了,一人抱住鲍勃一条腿,死也不放手,亚丝娜看着满脸痛苦的鲍勃,嘴角轻轻颤了颤。

    曼妥思有边说边走的习惯,说着转过身时,发现没人在注意他说话,不由叹了口气,背着手走到蔚身旁,伸手拨开她,自己对沙袋打上了。

    几人闹了一会儿,曼妥思把沙袋让给蔚,拍拍手道:“阿诺尔亚丝娜和我去公会登记一下,你们也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任务,已经快一个月没挣过钱了。”

    “还不是你总挑三拣四的!”“要是鲍勃饿肚子那都是你的错!”安妮安米同时说道,说着还紧了紧抱着鲍勃大腿的小胳膊。

    “他饿难道不是你们抢他的食物吗?”阿诺尔忽然嘀咕道。话音刚落,安妮安米四道杀人般的目光射在阿诺尔身上,阿诺尔连忙拉着亚丝娜走出房间,边走边叫道:“不是要登记吗?还不快点!”

    幸好有曼妥思带路,不然靠钢珠滚滚辨认方向想找到盗贼公会的话,几率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盗贼公会总部并不想阿诺尔想得那样,很严肃,很有序,总部同样是在地下,一片广场大小的圆形空间,周围有八条通道连接着,墙上挂着各种任务的悬赏单,总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想要通过不正当的方式达到目的,而盗贼公会的人便以此为生。

    而曼妥思这个很是奇葩的存在,完全不按照公会的规矩来,自己先定了一套自己的规矩,一个多月没挣着钱也是正常的事情。

    广场中央有一个直径足有五米的圆柱,圆柱外面是一圈柜台,曼妥思背着手,无视周围人的支点嗤笑,带着阿诺尔亚丝娜穿过人群来到柜台,指着两人对柜台里的人说:“把他们编入七十八队,”曼妥思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币,放在柜台上,“租一个房间。”

    那人没说话,默默地翻出一个本,翻到七十八页,问过两人的名字后写在本上,又从柜台里拿出两枚钥匙,放在柜台上,曼妥思拿起钥匙便带着两人离开,过程极其简单。

    一路上阿诺尔也没说话,亚丝娜也没提问,倒是曼妥思自己说个不停:“看到了吧,我们七十八队是很不受人待见的,你们也要做好被人嘲笑或无视的准备……”

    走了一路,曼妥思嘟囔了一路,亚丝娜的拳头早已握紧,阿诺尔倒是没怎么有感觉,他压根就没听到曼妥思说了几句,一路上都在记路线。

    回到小队所在的房间,曼妥思没有进门,站在门口对两人说:“你们把那只魔兽带上,我带你们去你们房间。”

    阿诺尔去推钢珠滚滚,亚丝娜低声问道:“我们房间?”

    “是啊,那一个金币应该够你们住两个月了,算是我送你们的见面礼,房间每个月都要交租金的,你们难道还想住在两间房间里吗?”

    “并不是,”亚丝娜没有打算向他透露他们其实并不怎么缺钱,继续问道:“你们……是怎么住的?”

    “我,崔斯特,鲍勃一间,安妮安米和蔚一间。”

    亚丝娜有些惊讶,挑挑眉毛:“为什么你们都是男人和男人,我们……”

    “你们不是情侣吗?”曼妥思疑惑地问道:“难道只是同伴?”

    亚丝娜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那他也是你非常信任的同伴吧,”曼妥思歪着头看着她道:“你所有的事情全是他替你做主的,这不像是同伴之间的相处方式啊?”

    亚丝娜心里一惊,这时阿诺尔的声音忽然传来:“多谢队长了,我正愁怎么和她和解呢,这回有机会了。”

    曼妥思拍拍阿诺尔的肩膀,压低声音说道:“小兄弟,这女人吧,你就得用点狠的!男人必须强势,我当年就……”

    “队长,”阿诺尔赶忙打断曼妥思的回忆,不然谁知道这个话痨能说多久:“我们还是先回房间吧。”

    不难看出曼妥思对没人和他分享他的御女经验有些遗憾,一言不发地带路。

    来到房间门口,曼妥思把钥匙给两人,说了一句“明天早晨在七十八队据点集合,今天就没什么事了,你也不要到处乱跑,明天再给你介绍些基础设施。”

    “队长!”阿诺尔举手道:“明天就能有事情做吗?”

    “给我回房间去!”

    阿诺尔推着钢珠滚滚进入房间,随手把房门带上,这才仔细观察他们暂时要居住的地方,房间很简单,一张桌三张椅,一张沙发三张床,床还是那种只能睡一人的小床。

    钢珠滚滚又不睡床,阿诺尔将中间的床推到墙边,两张床并在一起,跃起扑在床上,在上面直打滚。

    亚丝娜的纠结很明显的摆在脸上,之前在黑塔时她可是睡得阿诺尔的床,两人都不在同一层,现在让两人睡在一个房间,总觉得有些别扭。

    “想什么呢?”阿诺尔猜到,装傻。亚丝娜面无表情道:“你晚上不是不睡觉吗,为什么占用两张床?”

    阿诺尔坐起身,把枕头扯过来抱在怀里,看着亚丝娜问道:“帮我想想,如果我晚上不睡觉该干些什么?”

    亚丝娜心里咯噔一声,她竟然忽略了这么严重的问题,难道自己睡觉他就坐在床前盯着自己,漆黑的房间两道视线钉在身上……想想就觉得可怕!

    “而且……”阿诺尔见亚丝娜身体有些僵硬,再次抛出一道惊雷:“在黑塔我都是腻在萤火狮子身上的,钢珠滚滚太圆了,时间长了会不舒服的,这个习惯改不了怎么办?”

    亚丝娜沉默,默默脱掉鞋子,钻进被子里,连头都缩进被子里,将自己捂得密不透风。

    阿诺尔也不再说话,身体呈“大”字型摊开在床上,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钢珠滚滚瞪了一会眼睛,无聊地睡觉去了。

    亚丝娜闷在被子里,但却一直留意外面的情况,但没有任何声音,仿佛房间里就剩她一人一般。又等了一会儿,亚丝娜把被子打开一条缝,看见阿诺尔睁着眼睛看着空白的屋顶,眼皮都没有颤一下。

    “喂……”还是亚丝娜先开的口,她心中的问题十分渴望知道答案:“我是你的侍女,只要你吩咐,我没有权利拒绝。”

    “哦——”阿诺尔把尾音拉得很长,亚丝娜知道这是他在思考时的习惯。

    半分钟后,阿诺尔后半句才冒了出来:“把你的床并过来。”

    亚丝娜迟疑了一秒,默默地起身,把床并在一起。

    “过来躺下。”阿诺尔淡淡地说道。

    阿诺尔很少露出这种上位者的气势,大部分时间他随和的太过离谱。“这才是他真正的气场吗?”亚丝娜心里想着,一言不发地躺在床上。

    阿诺尔抓起被子一角翻身骑在亚丝娜身上,被子被阿诺尔顶着,像一顶帐篷遮住两人,亚丝娜看着阿诺尔的眼睛,看着他骑在自己身上。

    阿诺尔缓缓俯下身,嘴唇轻轻擦了下亚丝娜的脸颊,停在她的耳边,热气呼出低声说道:“我不希望我们的相处方式是这样,除非你只希望我们只能是主仆关系,那样的话我满足你。”

    “除了主仆关系,我们还能有什么关系?”亚丝娜眼神迷离,喷在耳朵里的热气让她的身体产生异样的感觉。

    “你已经知道答案了……”阿诺尔轻声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