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六十章 盗贼三兄弟

魔金法则 第六十章 盗贼三兄弟


    亚丝娜猛地一扭头,张嘴咬向刀疤男的手,却被刀疤男敏捷地躲过,甩手一巴掌抽在亚丝娜的脸上,一道红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来,刀疤男骂骂咧咧地道:“这小娘皮还挺带劲!有味道!不过大爷我喜欢!”

    “大哥,我把这小子弄醒,让他眼睁睁看着这小娘皮乐上顶峰,只要他有抬头之势,我就咔擦!给他斩草除根,鸡飞蛋打,你看怎么样?”光头男把阿诺尔提了起来,看着他两腿之间笑得很开心。

    “那还不快把他弄醒!”刀疤男呵斥道,显然他已经等不及了。

    挑起亚丝娜的下巴,刀疤男脸忽然凑上去,亚丝娜下意识地扭头,嘴巴躲过了,但脸蛋却被两根香肠摁上,一条湿润温热的东西在自己脸上挪动着。

    “呸!”亚丝娜一口吐沫吐在刀疤男身上,换来的又是一巴掌。

    “可惜啊,长得这么水灵,竟然已经不是处了!”刀疤男遗憾地说道:“你这小情人下手挺迅速嘛。”

    说着手指蘸起亚丝娜吐在他身上的口水,用舌头舔了舔,忽然抬高声音问道:“光头,那小子醒了没?”

    “醒了。”

    “那还不把他……”刀疤男还没说完突然向前一扑,也不顾姿势雅观不雅观,在地上翻滚了一圈,立马起身,两手摆成防御姿势对着原来背后的方向。

    他之前刚反应过来,回答的声音并不是光头的声音!

    阿诺尔揪着光头的衣领把他扔在一边,光头身体软的像没有了骨头,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光头,他怎么了!”刀疤男额头开始冒汗,感情这小子压根就是在装晕!

    “如你所见,他睡着了,不过你是叫不醒他的,但你可以和他一起睡啊。”阿诺尔摊摊手,从嘴角来看他并没有再笑,配上诡异的面具更显恐怖,冷静地恐怖。

    面不改色地杀掉一人,就连光头男现在都做不到,毕竟他是盗贼,很少有杀人越货的机会。

    自己这是惹了什么不得了的人啊!光头男开始后悔。

    “千万不要后悔,”面具后的两道目光像是射在了光头男的心里,将他心里所想看得一清二楚:“既然你做了,就要时刻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像个男人一样战斗,可以吗?”

    阿诺尔的话斩断了光头男所有退路,轻轻叹了口气,眼皮疲倦地垂下,说道:“我还有什么选择?”

    话音刚落,光头男突然眼露凶光,俯身朝亚丝娜冲过来,亚丝娜迅速反应过来,这家伙是想拿自己作为人质来威胁阿诺尔!可还没等她结束这个想法,眼前银光一闪,下一瞬,一枚三叶镰已经插在光头男的脖子上,鲜血顿时如井喷。

    光头男扑倒在地,脸上的凶色转变为惊恐,手颤颤巍巍的摸上三叶镰,阿诺尔刚想提醒他如果拔出来血会流的更快,就见眼前的汩汩喷泉来了一次回光返照,光头男两眼呆滞地看着这奇形的暗器,很有死不瞑目的感觉。

    亚丝娜看着阿诺尔蹲下身,捡起被光头男握着的三叶镰,轻轻一甩,鲜血尽数被甩净,完全没有在上面留下一点痕迹。

    “不错嘛,”阿诺尔抱着手看着亚丝娜,语气轻挑:“怎么,被绑成这种姿势了还有力气和我吵?是不是很舒服啊,我得赶快记一下这种绳结的绑法,这也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吧。”

    “你快把我放下来!”亚丝娜红着脸说道,不知是被光头男打的还是因为害羞的脸红。

    “着什么急,我先记一下绳子的绑法。”阿诺尔认真地分析绳子的走向。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他要拿我做人质的,三叶镰是从侧面飞过来的,你是在他冲过来之前就出手的吧?”亚丝娜赶忙转移话题。

    “他在说我还有什么选择时,眼皮垂了一下,在那种情况他竟然还不正视对手,要么是已经放弃,可如果他真要放弃的话,那和他说的话有冲突,所以只能是另一种可能,他在掩饰什么,他怕我注意到他在看你的视线,所以下意识地垂下眼皮想把目光挡住。既然猜到他要做什么,接下来就简单了。”阿诺尔绕到亚丝娜身后,依旧专注地研究绳子。

    亚丝娜看着已经死透的光头男,突然有些心疼他,怎么会这么倒霉。碰上了这个小恶魔?

    “这绳子绑的不错啊。”阿诺尔忽然冒出一句感叹,差点没把亚丝娜气得笑出声来:“你真在研究这绳子啊!”

    “为了你的幸福考虑啊。”阿诺尔说的理直气壮。

    “我疯啦用绳子找幸福!”亚丝娜哭笑不得。

    “诶!这个有意思,不过先等一等,”阿诺尔走到亚丝娜正面,从怀里摸出一个药瓶,手指伸进去沾了一点白色的膏状物,轻轻地涂抹在亚丝娜的脸上:“这药膏能消肿,这光头男怎么用那么大劲啊,肿这么大一片,浪费我多少药膏!”

    亚丝娜静静地看着阿诺尔认真地涂抹,她知道这就是阿诺尔表达关心的方式,埋怨着浪费药膏,可丝毫没有心疼,明明过段时间就会自然消肿,却还是用药膏缩短这个时间。

    “嗯,药效不错,一点都没有痕迹了。”说着阿诺尔举起一片锻钢片,光亮银白的表面丝毫不亚于镜子,亚丝娜一看果然恢复如初,效果立竿见影。

    “好了,我继续说我发现的有意思的东西,没想到这绳子绑的很有讲究,把你吊起来,加上绳子的捆绑是影响你的血液流动,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现在正对着地面的皮肤已经因为充血变得很敏感了吧。而且如果你一动,捆着你胸部腹部还有两腿之间的绳子会收紧吧……”

    “别说了!”亚丝娜现在脸上也充了血,丝毫不亚于地面上的血滩。这家伙怎么看的这么仔细,你就算知道也不要说出来嘛!“快把我放下来!”

    阿诺尔语气依旧是那么平静,平静地让亚丝娜在摆脱束缚后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揍他一顿。

    “从你的表情来看,我猜对了。”阿诺尔语气竟透露着欣喜,让亚丝娜不禁为之气结:“你给我涂药膏就是为了看我脸上的变化吗!”

    “不然呢,你以为我药膏多的用不完吗?”阿诺尔翻了个白眼。

    “你不会假装被他们带回来就是为了学绑绳结的吧!”亚丝娜恼羞成怒道。

    “我要想出去很轻松啊,只要他们的门锁是金属的,那对我来说门就形同虚设,诶,其实我发现我天生就是干盗贼这行的天才!”

    阿诺尔见亚丝娜已经气的直冒泡,恢复了一点正经道:“至于学绳结,这个当然不是了,我是为了尽快弄清这里的事情才让他们带回来的。”

    “两个都被你杀死了你问谁去啊!”亚丝娜已经失去了理智,破口大叫道。

    阿诺尔没有立刻回答,等亚丝娜平静下来,才缓缓说道:“第三个人不是去处理钢珠滚滚了吗,我们等他回来。”

    亚丝娜当然不知道有第三个人,她已经被打晕过去怎么会知道。

    “我来帮你分析一下,你看我分析的对不对。我们想知道盗贼小镇的消息,就先控制住那第三个人,而要控制住他,肯定要让他进来这个房间,但这里血腥味这么大,又不能通风换气,他肯定在门口就会闻到,上述过程有没有不对的地方?”

    亚丝娜想了想,缓缓摇了摇头。

    “我们要把他吸引进来,他不可避免的会闻到血腥味,我们要在他闻到血腥味的前提下让他放下警惕主动走进来,这是我们要完成的事情,对不对。”阿诺尔问道。

    亚丝娜迟疑地点点头,她忽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所以,我想到一个最好的办法,绝对万无一失的方法,想不想知道?”

    亚丝娜突然想摇头,她感觉预感离现实越来越近了。

    “那就是:叫!”阿诺尔兴奋地拍手,似乎自己在为自己的方法鼓掌。

    亚丝娜愣了一下:“叫?叫什么?救命啊?”

    “白痴!”阿诺尔一副你无药可救的表情:“他们刚才不是说要让你,乐上巅峰吗,你就模仿巅峰时候的叫声,他肯定会卸掉警惕,兴冲冲的冲过来!”

    亚丝娜脸上的红色刚下去一点,瞬间又烧了起来,红的像是要渗出血来。

    “你,你……”亚丝娜又气又羞,说不上话来。

    阿诺尔倒是很自然,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当然,你要有更好更保险的方法,大可提出来,采用你的方法也未尝不可,”说着还甩出一根铁棒轻轻捅捅吊着亚丝娜的绳子:“你要是叫不出来我可以帮你,这绳子还挺有用的。”

    亚丝娜贝齿咬着下唇,眼睛里水汽蔓延,因为绳子的颤动,她现在已经不敢说话,深怕说着说着带出一声奇怪的声音,而在心里,一个亚丝娜小人愤怒地咆哮着:“没有你这样的阿诺尔!这绳子一紧一紧的,谁还有心思想办法啊!我能控制不叫出声来就已经很困难了!你就是个恶魔!教皇怎么不把你抓回去呢!”

    “别在心里骂了,抓紧时间,万一那人现在就回来了呢?”阿诺尔饶有兴趣地捅着绳子。

    亚丝娜憋住一口气,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就是个变态!”

    阿诺尔表示认同:“我也发现我似乎觉醒了某方面的兴趣。说个痛快话,是你自己叫还是我帮你。”

    亚丝娜恨不得把他放在嘴里狠狠嚼一遍……

    —————————————————————————————————————————————

    脑袋既有头发,脸上也没刀疤的第三个人把钢珠滚滚关在一处地牢里,正往两位兄长所在的地方赶来。

    他有一个疑问,那个圆圆的家伙是个什么魔兽?不声不响,别说腿脚了,连脑袋都找不到在什么地方,要不是看见它可以跳跃,他真以为这就是个铁球呢。

    刚转过一个转弯,他就听见那种熟悉的靡靡声音,心里暗道:“大哥二哥就这么急吗,每次都是我最后,那时都成一滩软泥了哪里还有乐趣啊。”

    离房间越近,那撩拨的声音就越响,老三不禁加快了脚步。

    走到门口,迫不及待地掏出钥匙要开门,低头时忽然发现,门缝下有一点暗红色的液体,常年在刀口上舔舐的他们怎么会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当下老三表情变了。

    不过并不是变得警惕起来,而是一副吃惊的模样,吃惊中还带有一点遗憾:

    “哇!这小娘皮竟然还是个处!便宜大哥了。”说完还叹了一口气,这才将钥匙捅进钥匙孔。

    老三刚把门打开一条缝,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只手就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甩了进来。

    “喂喂,二哥,大哥快活着你可不能拿我……”老三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发现不对劲,因为扯他进来的这只手竟将他扔向墙壁,一点也没有留情那种。

    “嘭!”阿诺尔将门关上,合上的同时门锁已经被铁砂填满,封死了老三逃跑的可能。

    关上门,阿诺尔走向红着脸的亚丝娜,当然她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但当着阿诺尔的面发出放荡的叫声,让她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从此再也不见人。

    眼睛狠狠地瞪着阿诺尔,看着一脸无所谓的阿诺尔,亚丝娜有火发不出,这家伙竟然还嫌自己叫的不真实,时不时捅捅绳子,给她加把力。

    你一个半大的孩子怎么知道不真实!你有这经历吗!

    有火无处发的亚丝娜瞅准了被扔进来的老三,指着他骂道:“你这个人是不是脑子缺根弦啊!谁家破个处能流一地的血,还能流到门外面去!你们男人的思维都是下半身控制的吗!还是你那少的可怜的智慧都被你射出去了!”

    老三此时是懵着的,被扔进来后便看见死的不能再死的大哥,二哥也瘫在角落,除了没血迹其他和大哥没什么两样,现在他还没法接受这个现实。

    阿诺尔将亚丝娜放下来,解绳子的时候难免会触动绳子,让亚丝娜又是一番煎熬,只能借着发火来掩饰尴尬。

    现在脚落了地,亚丝娜上来就扯住阿诺尔两边的脸,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你是不是玩的很爽啊!”

    阿诺尔困难地说道:“感觉还无(不)错~”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亚丝娜愤怒地将阿诺尔推到一边,阿诺尔耸肩,两人完全无视了老三的存在。

    老三也不是这么轻易就被打击倒的人,只是事情出现的太突然,让他不想接受这个事实。现在他已经恢复了理智,表面是一副呆滞的表情,内心里已经在思考逃脱或者请救兵的方法了。

    大哥二哥两人应该是被那个戴面具的一人干掉的,在他进来时那女的还被吊在半空,那种绳结是大哥亲手绑的,他不会看错。凭他一人要和面具人硬干肯定是不理智的。

    那女人也不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看她四肢的肌肉就能看出来,这也不是个善茬。

    这回麻烦了,没想到他们自以为是绑了两人,实际上却是引狼入室。

    阿诺尔虚空点点老三,示意亚丝娜先干正事,亚丝娜十分不满地哼了一声,还是给阿诺尔让开道,自己则把武器装备上。

    “你应该看出来了,你两个兄弟是我杀的,你们先攻击的我们,他们被杀应该是自作自受吧。”阿诺尔在老三面前四步前停了下来,看着他说道。

    老三假装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两眼无神地盯着前方,视线没有焦点。

    阿诺尔一甩手,三叶镰贴着他的侧脸划过,切下几根毛发,钉在老三身后的墙上。见老三眼睛抖了一下,阿诺尔挠挠头道:“都是成年人,就别装了。”

    就你不是成年人!亚丝娜愤愤地在心里嘀咕。

    见老三还是不为所动,阿诺尔干脆直接切入正题:“我们来盗贼小镇,是想加入这里的盗贼公会,结果还没找到盗贼公会的大门就被你们带到这里来了。你是不是盗贼工会的人,如果是的话能不能带我们去找公会。”

    老三装傻。

    “亚丝娜?”阿诺尔开口叫道。

    “干什么?”亚丝娜没好气地回道。

    “在他面前跳舞,边跳边脱衣服,加上刚才的叫声,只要他两腿之间有东西顶裤子,”阿诺尔甩手,一枚三叶镰划破空气钉在老三的两腿之间,裤子划出一道口子,老三顿时感到冷冷的凉气从破口处灌入:“顶起多少,我帮你切掉多少。”

    “这位,这位勇士,我,刚才走神了,我真的……”老三赶忙向后退了退,两手挡在裆部讪笑着解释着,看样子他们还有求于自己,应该不会伤害自己,那还是先把命根子保住再说。

    “现在没事了吧?”阿诺尔打断他的解释。

    “没,没事了。”老三笑得像只讨好主人的哈巴狗。

    “回答问题。”

    “诶,那个,我们三个的确是盗贼公会的人,或者说盗贼小镇几乎没有盗贼公会的人。”老三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或者说这个小镇就是盗贼公会的据点,可不可以这么说?”阿诺尔追问道。

    “的确如此。”老三连忙点头。

    “我们现在是在哪?”阿诺尔挥手让老三继续说。

    “现在是在盗贼小镇的地下,这里是我们哥仨的地方,通常截了货或者抢回人都带回这里。”

    “人带回来就这样绑起来?”

    “呃,大多是这样……”老三尴尬地回道。

    “盗贼小镇的主要道路是在地下?”阿诺尔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是,房顶太明显了,有重要事情还是走地下。”老三回答的很快,两手却一直没有离开过裆部。

    “那是不是地下道路的中心连接点,就是盗贼公会的总据点?”阿诺尔把冒出的念头说了出来。

    之间老三一脸惊讶的表情,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您真是神了,这都能猜到,您真是第一次来盗贼小镇?”

    阿诺尔没有回答,心里却有些不解:这个很难猜吗?

    “钢珠滚滚,就是那个圆球在哪?”阿诺尔问。

    “我没有对它怎么样,它现在在出门左转再左转,一直直走到头,那个房间的上方。”老三显然是被阿诺尔吓到了,说得不能再具体了。

    “哦,”阿诺尔点点头,突然问道:“这个房间是你们的,还有别人会来这里吗?”

    “不会不会,这个房间只有我们三人能进来,没有别人会进来,您也不用担心,他们的尸体我来处理,不会脏了您的手的。”老三现在和哈巴狗就差没有摇尾巴吐舌头了。

    “不用收拾了。”

    “啊,什么意思……”老三正疑惑地说道,一道黑光飞来,一柄手里剑插在了他的额头上,老三保持着捂着裆部的姿势倒了下去。

    阿诺尔转身看,亚丝娜正收回右手,很明显那把手里剑是她扔出去的。

    “配合不错。”阿诺尔拍拍亚丝娜的肩膀:“你先出去,我把门封起来。”

    亚丝娜一甩长发,顺带也将阿诺尔的手甩开,率先走出铁门。

    将门封死后,阿诺尔先打量了他们所处的环境,四米宽三米高的通道,和房间里一样昏暗潮湿,每隔几米旁边就有一道铁门,应该都是成员的房间。地板是青石板,潮气覆盖,踩上去有些滑。

    找到钢珠滚滚时,这家伙貌似又睡着了……

    阿诺尔走在前面,旁边跟着钢珠滚滚,亚丝娜跟在一人一兽身后,拉开两个身位。

    脚步声停止,阿诺尔跳上钢珠滚滚,看着亚丝娜,声音有些无奈:“你这一路都不打算说话吗?”

    亚丝娜脸颊一红,好在光线昏暗,阿诺尔并没有看清。

    “不会说话了?难道现在只会叫了吗?”阿诺尔打击道。

    “闭嘴!”亚丝娜气得浑身颤抖,眼睛里水汽凝集:“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阿诺尔挠挠头,从钢珠滚滚身上跳下来,站在她面前道:“知道这件事的有四个人,三个死了,一个是你主人,这个结果你不满意吗?”

    亚丝娜坐在地上,眼泪大滴大滴的滴落,脸快比熟透的苹果都要红:“你欺负人!我不要见人了!”

    “给你,”阿诺尔递过一张面具,埋怨道:“早说让你戴面具你不听。”

    “早戴上结果有什么不同的!”亚丝娜一把把面具抢过去,阿诺尔的那张是挡住上半张脸,她这张则是挡住下半张,上面还有精致的镂空花纹,丝毫不影响呼吸,薄薄的一层锻钢重量也是极轻,虽然嘴上嫌弃,但拿到手后便已经爱上了它,最关键的是,这张面具是那么贴合,没有一点瑕疵。

    “怎么那么合适?”亚丝娜带着哭腔问道,声音一抽一抽很是有趣。

    “我记住了你的脸型啊,是不是很完美?”阿诺尔得意地炫耀道。

    亚丝娜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想到,有这样一个主人,其实自己挺幸运的。

    说哭就哭,说好就收,亚丝娜站起身,眼框还带着雾水,看着比她低不少的阿诺尔说道:“看在面具的份上,这次先原谅你了。”

    这回轮到阿诺尔沉默了,貌似……我是主人吧?怎么我还要被你原谅?

    女人啊……

    “我们是要去盗贼公会的总据点吧。”亚丝娜问道。

    “沿着这条路走,总会找到的。”阿诺尔拍拍钢珠滚滚,两人继续前进。

    途中两人经过一个空旷的地方,面积有八个那三兄弟房间那么大,分上下两层,二层是靠着墙的一条过道,每面墙上有三个门洞,黑漆漆的只能看到洞顶的一部分。

    一层也是一样,十二个门洞长得一模一样,两人就是从其中一个门洞走出来的,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二十三个未知的门洞,两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办法。

    “早知道不应该杀死那个老三的,让他给咱们带路多好。”亚丝娜埋怨道。

    “你就不怕他把咱们带到贼窝里把咱们一锅端了?”阿诺尔道。

    “那怎么办?”亚丝娜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阿诺尔想了想,两腿一蹬跳上钢珠滚滚,踩着它滚到中央,两脚踩住,腰部一拧,连人带钢珠滚滚一起转了起来。

    转过几圈之后,阿诺尔突然跃起,落下时抬脚将钢珠滚滚踢了出去,亚丝娜满头黑线地看着钢珠滚滚一头砸进一个门洞,瞬间没了影。

    “走这边!”阿诺尔兴冲冲地追了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