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魔金法则 第五十一章 侍女


    自从掌握了粉红晶体的能量,阿诺尔便很少往地下室跑,锻炼体能只需要练习巨头锤便能达到相同的目的。

    睡觉这个习惯他还是没有养成,一到晚上就跑到塔顶,一个人对着空气用各种武器乱打一通。晚上比白天要冷上不少,阿诺尔光着膀子照样满头大汗。

    正好黑塔只有两张床垫,他的那张让给亚丝娜了。

    亚丝娜不愧是久经训练的,接受能力很强,也和鲁尼古纳治理方式不妥当有关吧,这姑娘似乎并不打算离开,几次走出黑塔,散散步又回来。

    现在是凌晨时分,今晚没有见到月亮,周围静的能听见铁砂流动的声音。

    阿诺尔坐在塔顶,百无聊赖的玩着铁砂。

    算算现在,他熟练掌握的武器大概有爪刃、链鞭、螳螂刀、三叶镰、巨头锤,鸣佐勉强算是,黑棒他用的也比较顺手,加上巨头锤和爆金组合而成的爆炸铁锤以及那个还没有测试威力的爆炸球体,好像也就这些。

    除了链鞭和暗器的攻击距离比较远一些,好像他没有别的远程攻击手段了,而魔法师的魔法范围大,距离远,攻击力还强,即使他的能力并不算弱,尤其是近战,可和魔法相比还差得很远。

    这三年他一直有和贝拉德练习,可那都是在黑塔里,也就是一个封闭的空间,这种环境对魔法师来说很不利,而阿诺尔倒是如鱼得水,在这种环境下是很难有效的训练出针对魔法师的技术。

    铁砂?超过自身三米外对它的控制力就很弱了,风吹得猛烈一点都会把它们吹散。

    爆金?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东西,如果那个还未测试的爆炸球扔的不够远的话,估计还会伤及自身。

    爆金颗粒倒是能产生火焰,但只有很小的一缕小火苗,爆金颗粒再多的话就爆炸了。

    阿诺尔呆呆地坐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想到有用的点子。

    烦躁地躺在地上看天,云被风吹动,短暂地露出一牙弯月,淡白色的月亮发着朦胧的光,像是蒙了一层食物发霉时长在表面上的白毛。

    “对了!鲁尼古纳的那个为首者不是能把紫电挥出来吗?鸣佐是不是也能做到?”

    想到这一点的阿诺尔一个翻身跳了起来,尽管现在是深更半夜,打扰亚丝娜睡觉很不好,但相比使用魔法的诱惑,这点贵族气度改飞哪飞哪去吧!

    两步蹦下一层楼梯,阿诺尔像一道急速的黑影冲下楼梯。和丽贝卡相处的日子里,阿诺尔向她请教了身法的问题,虽不是深得真传但也学了不少,现在他想要不被察觉地接近一人已经是轻而易举了。

    可能是心情比较兴奋,又加上亚丝娜常年养成的高度警惕性,阿诺尔刚进门亚丝娜就睁开了眼睛,身体下意识地就要做出攻击,但转念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对方的实力,原本握紧的拳头瞬间松开,紧紧抓住垫子盖住自己。

    “呃,你不要误会我没打算干坏事。”阿诺尔见亚丝娜一脸警惕地盯着自己,连忙向她解释。

    “那你这个时间找我想干什么?”亚丝娜用垫子捂着身体坐了起来,看着阿诺尔质问道。

    “我想问一下你们用长刀发出月牙状的斩击,那个是怎么做到的?我可不可以学会啊?”阿诺尔手忙脚乱的比划着。

    亚丝娜眉头微皱,怀疑地说道:“就这事?”

    阿诺尔小鸡啄米般点头。

    见阿诺尔没有什么恶意,亚丝娜起了玩心,在阿诺尔眼巴巴地注视下躺了下来,翻了个身背对着阿诺尔道:“我太困了,而且这里太阴暗了,我有些害怕,如果你一晚上都呆在床边,我可以考虑明天一早告诉你。”

    亚丝娜本来是试探阿诺尔的,没想到阿诺尔竟然没有抗议,安静地靠在床边,不言不语。

    这家伙脾气这么好?这真的是用那种残忍手段杀死队长和其他队员的恶魔吗?亚丝娜诧异地想着。

    本来还想看看阿诺尔能耐心到什么程度,亚丝娜自己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亚丝娜几度怀疑自己是否还在拉斯加顿,如果不是昏暗的房间和简陋的床给了她信心,她还以为自己被运到某个工坊去了。

    伸手从地上捡起一个巴掌大的物体,竟然是金属制的萤火狮子!尽管是静物但身上的火焰却仿佛真的在舞动,那么惟妙惟肖,凑近看连身上的毛发都那么真实,没错,外面那层火焰是半透明的萤绿色,能透过“萤火”看到毛发的纹路。

    这真的是金属吗?除了质感和金属一致,这绿色的半透明的属性真的是能发生在金属上的吗?

    阿诺尔和她解释过他的“魔法”特性,能够吞食金属并且制造,其实她和怎交手时大概就猜出了他的能力,不然那么大一块空地捕兽夹要是早早地放在哪她怎么会不知道?

    亚丝娜又拿起一个金属制品,一看立马脸红了,这个竟然是自己,做出了个妩媚之极的动作,亚丝娜羞得差点没把它扔在地上。

    而这样的模型,满满的摆了一地,黑塔一层这么大的空间竟然让他摆满了,现在阿诺尔蹲在墙边背对着她,并没有注意到亚丝娜已经醒了,他真的陪了我一整夜?

    “阿诺尔,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亚丝娜晃了晃手里的“自己”,冷笑着问道。

    阿诺尔没有回答,而是站起身用脚尖把地上的模型勾起踢向亚丝娜,边走边选择性的踢向亚丝娜。

    亚丝娜依次接住,直到阿诺尔停了下来她才有功夫去看这些被踢过来的模型。

    穿长裙的自己,头发挽成发髻的自己,还有……被捕兽夹夹住正在大哭的自己……

    全部是她!

    亚丝娜脸红成苹果,被捕兽夹夹住已经是她的一个心里阴影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故意让她回忆起,连模型上的伤口都是那么清晰!

    “怎么样,是不是很棒。”阿诺尔踩在模型之间的空隙处跳了过来,站在亚丝娜床边一脸得意的模样:“我可是呆了一整晚的,赶快告诉我那个斩击是怎么做到的。”

    亚丝娜看看手里的“自己”:“你不和我解释一下吗?”

    “这个啊,我做了很多,有你有萤火狮子有贝拉德有我,钢珠滚滚是最好做的,一个大圆球……”

    “我只想知道关于我自己的模型,你是怎么把金属弄出颜色的我不想知道,我想知道这些姿势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想让我摆出这样……下流的姿势吗!”亚丝娜越说脸越红,有些姿势实在不是他这个年纪应该知道的!

    “这个颜色是我用药剂配出来的,是不是很好看。”阿诺尔装傻。

    这时贝拉德从楼梯走下来,看着无处下脚的地面有些无语,冲阿诺尔喊道:“你弄这些东西出来干什么,今天是教廷人员开始来访的日子,也许今天晚上他们就会到达这里……”

    “贝拉德过来看看我的作品!”阿诺尔趁亚丝娜不注意,飞快地抓起一个亚丝娜的模型头也不回地扔向贝拉德。

    “要赶快把房间收拾干净……咦?亚丝娜的腰有这么细吗?”贝拉德仔细端详手中的模型。

    “有,而且胸……”

    “你们够了!”亚丝娜爆发了。

    阿诺尔一挥手,地上的模型全部化为铁砂朝他手中飞去,黑塔里没有风,让阿诺尔对铁砂的操控简单了不少。

    指着床上亚丝娜的模型问道:“这些也全拆掉?”

    亚丝娜忽然有些犹豫,正当她还在疑惑自己为什么要犹豫时,阿诺尔已经把那个被夹子夹住的模型变成了铁砂。

    “我留一个。”亚丝娜晃了晃最先拿起的那个“自己”,阿诺尔没说话,抬手将其余的模型全吞进嘴里。

    “教廷的人今天出发?你猜来的人会是谁?”阿诺尔问贝拉德。

    贝拉德摇头,这确实不是能猜出来的。

    “如果是圣女就好了,这样会容易一些。”阿诺尔喃道。

    “确定要这么做吗?”贝拉德问道:“风险不小啊,而且还不一定能成功。”

    亚丝娜在阿诺尔说希望圣女来时就想骂色鬼来着,但后面的话让她及时克制住说话的念头,难道他们要密谋什么事情?

    “你们……不会把注意打在教廷身上吧,教廷不是拉斯加顿权利最大的机构吗?”亚丝娜在阿诺尔和贝拉德脸上扫来扫去,可结果并不是她想的那样。

    阿诺尔和贝拉德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把目光投在她身上,那样子就差直接对话了:

    “不好,让她知道了!”

    “把她做掉吧!”

    这是亚丝娜脑补的场面,真实情况是——

    “要是教廷的人来了该怎么解释亚丝娜的事呢?”阿诺尔点了点额头开始想办法。

    “她还好说,说是赫芬斯家派来服侍你的佣人就行了,萤火狮子和钢珠滚滚可不能让他们发现。”贝拉德找到主要的问题。

    “让它们出去待一天?钢珠滚滚我不担心,把它扔在树林里一整天都不挪窝,萤火狮子怎么办,它身上的萤火在晚上很显眼的。”阿诺尔说着就要往出走:“我去和它商量一下,让它找个地方躲起来。”

    还没走阿诺尔就被贝拉德一把拉住:“不急,时间还早。”

    “对了,亚丝娜赶快告诉我那个斩击是怎么回事。”阿诺尔这才想起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没做。

    亚丝娜轻轻呼了口气,说道:“你现在用的是由姆佐的刀吧。”

    阿诺尔从手心里把鸣佐拔了出来。

    贝拉德见亚丝娜并不惊讶阿诺尔手中的嘴,心里暗道看来阿诺尔还是挺信任她的。

    他相信阿诺尔的眼光,以后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提防着亚丝娜了。

    “在鲁尼古纳有一种和拉斯加顿的魔法类似的能力,我们称之为刻咒,刻咒师把咒印整理成适合武器的形状然后刻在武器上,只要向武器里灌输魔力就能使用刻上的咒术。”

    “队长的太刀上刻着的是‘月斩’,一道半月形的斩击,而你这把武器刻的是‘雷切’,是在太刀上附着一层电激流,能够大幅增加太刀的攻击力。所以你想用刻着‘雷切’的太刀释放出‘月斩’,这个做不到。”

    阿诺尔低头看着手中的鸣佐,喃喃地道:“原来它叫太刀啊……”

    嗯?亚丝娜愣住了,是自己表达有问题吗?为什么重点会是这个?

    贝拉德并没有察觉出阿诺尔的思维有异样,因为他已经习惯了:“那看来是不行了。”

    “不能改变上面的刻咒吗?”阿诺尔看着鸣佐刀身上发亮的怪异符号问道。

    亚丝娜摇摇头:“每个刻咒师刻的咒印都是他们自己改过了,就是让同水平的刻咒师来改写咒印都很难,别说你一个刚刚知道刻咒是什么东西的人了。”

    “这个不急,等你以后去鲁尼古纳以后再去解决也不迟啊。”贝拉德拍拍阿诺尔的肩膀说道。

    “你们其他的队员武器上有没有刻咒?”阿诺尔忽然问道。

    “除了队长的武器之外,貌似还有两个人的武器有刻咒。我的武器就只是普通武器,我的等级还没那么高。”亚丝娜忽然想到:“你为什么不直接用队长的武器呢?”

    “被炸碎了。”阿诺尔郁闷的说道,在引爆铁球里面的爆金时,为首者下意识地用太刀护在自己胸前,那把太刀现在已经成碎片了。

    “贝拉德你把那两把有刻咒的武器拿到地下室去,还有碎片也都拿过去,我要去准备一点药剂。”说着阿诺尔冲出房间。

    贝拉德和亚丝娜看着阿诺尔的背影,亚丝娜开口道:“他总是这么火急火燎的吗?”

    贝拉德点点头:“他能用跑的绝不会用走的,以前他很少在家里呆着,一个月能在家呆七天就算多的了。现在连塔都出不去,肯定憋坏了吧。”

    亚丝娜说不出话来。

    —————————————————————————————————————————————

    阿诺尔一人坐在地下室,举着两把刻咒武器研究着。

    这两把武器上的刻咒远没有“月斩”和“雷切”强,一把太刀是能够放电,但电的威力只能让人的身体短暂的麻痹,因为它是间隙放电的,间隙时间却有二十秒之长,就算能麻痹一下又有什么用呢?

    另一把是能突然放出亮光,整个刀身瞬间变成小太阳一样璀璨,让敌人短暂地失去视觉。这个用处倒还可以,但貌似是吸收阳光来储存能量的,吸收半天阳光释放一次。

    这两把很明显没有为首者用的那把等级高,都有很大的缺陷,倒像是辅助为首者进行攻击的,阿诺尔看着刀身上的咒文,脑海里努力回想为首者释放“月斩”时刀身上的咒文。

    尽管只看到了一眼,但阿诺尔还是能记起大概的完整咒文,只有靠近刀柄的咒文他没有看的太清,回忆起来一片模糊。

    反正那两把太刀效果并不怎么样,干脆把它们吞掉,看看有什么影响,就算把刻咒毁掉了也不心疼。

    左和右各自咀嚼着太刀,一会功夫就把刀刃吞进口中,把刀柄吐了出来。

    嗯,感觉……和普通的锻钢味道没什么区别,咦,有一些貌似并没有吸收,左和右咧着嘴吐出来几个金属碎片,舌头也伸了出来,像极了小孩吃了什么苦味的东西。

    阿诺尔惊喜地捡了起来,这些碎片竟和他记忆中太刀上的咒文形状一样,也就是说刻咒了的金属片是无法吸收的!那这样把这些碎片拼在一起会不会起到原来的效果?

    迫不及待地把断裂太刀的碎片吞进嘴里,但吐出来的只有五六块碎片,貌似被打碎的刻咒会失去力量变成普通的金属。

    两把太刀加起来有十几片碎片,加上刚吐出来的正好二十片,阿诺尔并没有急着去拼咒文,而是把那条具有麻痹效果的咒文碎片找出来按原顺序拼好,依次塞进右的口中,在右的嘴里拼在一把太刀的刀刃上,然后将太刀拔出来。

    将能量输进刀刃中,刀刃上的咒文从下到上依次亮起,一道紫光从刀刃上一闪而过,阿诺尔兴奋地原地翻了个跟斗,拿着刀刃手舞足蹈了一番,干脆把鸣佐也消化掉了。

    对不起,由姆佐,不过它依然会或者,只是会换一个更强的身体。

    鸣佐上产出了十一片咒文碎片,阿诺尔看着这三十一片碎片犯了难,这是要一个一个试吗?这有多少种组合啊!

    唉,一个一个试吧,反正时间有的是。

    这三年的监狱生活磨练出了阿诺尔远超常人的耐性,吃饭时跑上楼匆匆吃了两口就又把自己关在了地下室。

    贝拉德也没有闲着,带着萤火狮子推着钢珠滚滚来到了树林里,嘱咐它们在树林里呆上一天,明天晚上接它们回去。

    萤火狮子原本就经常在这片树林里休憩,待一天时间完全没有影响。而钢珠滚滚则伸出脑袋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缩成一个球开始睡觉了。

    亚丝娜帮着贝拉德收拾了一下阿诺尔的私有物,将柜子里的药剂都搬到地下室,让阿诺尔藏起来,把之前打斗过的痕迹清除掉,防止教廷的人发现什么端倪,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亚丝娜也是细心,向贝拉德询问了阿诺尔家族的一些简单规矩以及拉斯加顿的习俗,防止露出什么破绽来。

    贝拉德一边教亚丝娜一边感慨,阿诺尔的眼光实在是准啊,到现在还没有看错人的情况,照这样看来把亚丝娜收留作为阿诺尔的侍女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既然阿诺尔告诉了她这么多事情,就压根没打算放她离开。

    嗯——琳,丽贝卡,现在又加上亚丝娜,虽然贵族是允许一夫多妻,但阿诺尔现在是不是有点太早了?身为管家的他应该为阿诺尔仔细筹划一下了。

    三人又忙碌了一个下午,晚上吃饭的时候才又见面。

    阿诺尔的精力消耗的很多,整个人无精打采的,时不时盯着空气发呆,一下午他试了上千种组合方式,每次都要消耗能量,虽然恢复地快,但精力却没有一点恢复,疲劳逐渐累积起来。

    贝拉德和亚丝娜一人教一人学,一下午倒是过得很轻松,亚丝娜现在对拉斯加顿的生活很有兴趣,当然是监狱外面的生活,阿诺尔听她在餐桌上还在问贝拉德问题,打了个哈欠说道:“等教廷的人走了以后,你和贝拉德一起去采购吧。”

    亚丝娜愣了一下,见贝拉德没有异议,一副言听计从的表情,不由得问道:“你们敢放我出去?”

    贝拉德笑笑:“为什么不敢,你又不是什么凶恶猛兽,放出去会伤及无辜。”

    亚丝娜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现在可是囚犯啊,你们不怕我跑了吗?”

    “其实咱们三个人里,就只有你自己还把自己当囚犯吧。”阿诺尔目光呆滞地说道。

    亚丝娜愣住了,现在想想,貌似自己的确没有被欺负,反而比阿诺尔强得多,起码自己现在睡得是阿诺尔的床,而且自己还能离开黑塔……

    这时贝拉德笑眯眯地开口了:“怎么样,有没有打算留在拉斯加顿,成为阿诺尔的侍女啊,别的不说,我可以保证这是你这辈子做出的最幸运的决定。”

    亚丝娜眼睛有些湿润,她有点被感动,可嘴上却很强硬:“你怎么这么肯定,他还不一定能出去呢。”

    “等等,贝拉德你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亚丝娜没想到自己还没说什么,先提出反对的竟然是阿诺尔本人。

    贝拉德抱胸昂首:“我身为你的管家,召一名侍女的权利还是有的,如果亚丝娜同意,我相信她优秀的会超出你的想象。”

    阿诺尔丝毫不掩饰自己狐疑的视线,在亚丝娜身上扫来扫去,似乎在问她真的有这么优秀吗?

    “等一下,如果不让她成为你的侍女,你为什么要告诉她那么多事情,甚至连左和右都给她看了?”贝拉德忽然严肃起来,连带着阿诺尔也褪去昏昏欲睡的姿态,眉毛也拧了起来:“我只是单纯的和亚丝娜交换问题,你这么一说——”说着话忽然半途停了下来,两人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在亚丝娜身上。

    “你只能做我的侍女了,亚丝娜小姐!”

    亚丝娜已经从呆滞的状态恢复了过来,一脸忧郁的表情说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我就想问一下身为侍女有什么引进的义务,暖床什么的要不要做啊?”

    这回轮到阿诺尔和贝拉德愣住了,随即两人相视大笑,亚丝娜也勾起了嘴角。

    “我就说她优秀地超出你的想象。”贝拉德笑着说道。

    阿诺尔站起身伸出手掌看着亚丝娜说道:“我以赫芬斯公爵之子的名义,邀请你做我的专属侍女,请亚丝娜小姐做出你的选择。”

    亚丝娜也站起身,把手放在阿诺尔小自己一圈的手掌里:“我很荣幸。”

    简单的仪式之后,三人继续吃饭,但氛围明显变化了很多。

    从这时亚丝娜算是真正融入了阿诺尔的团体,在鲁尼古纳那个等级森严的地方她过的很不快乐,加上没有亲人朋友,离开了也并没有什么乡情。

    “阿诺尔米在地下室捣鼓了一天弄出点什么名堂没有?”贝拉德问道。

    阿诺尔忙着吃东西,腾出一只手凝出一把刀刃,刀身上咒文亮起,刀尖上凝出一个亮点,然后逐渐变大变成一个电球,白紫色电光围绕着电球起起伏伏,噼啪的电火花爆炸声十分密集。

    贝拉德注意力完全在越来越大的电球上,完全没有注意亚丝娜那惊讶到呆滞的表情,手中的叉子都掉在桌子上,小嘴张得能塞进半个拳头。

    电球差不多人头大小时,被阿诺尔扔了出去,飞快地撞在墙壁上,留下一片焦黑后消散无形。

    “唉,忙了一天就拼出了一个咒文,效率好低啊。”阿诺尔对自己很是不满。

    亚丝娜一拍桌子激动地跳了起来:“你知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刻咒可是鲁尼古纳独有的技术,是从不外传的,一个外人会刻咒对鲁尼古纳的影响有多大你知道吗?还有,你是怎么办到的?一个能够自己刻咒的刻咒师少说也要学习基础知识一年以上,自己实践则没有期限,全凭自己的努力和天赋,你一天就把‘元雷’刻出来了!你真是……”亚丝娜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阿诺尔了,急的直跺脚。

    阿诺尔对亚丝娜的反应很是不解,自己只是随意的拼一下而已,说白了就是个拼图游戏,至于这么激动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