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魔金法则 第三十六章 试验


    在帕特里克享受魔猿的私人按摩时,外面观众们还以为他们在里面大战,要不是坦石守卫拦着,他们就跳下来了。

    结果一等就是十分钟,几乎所有人都失去了耐心,开始烦躁不安,你说你们在里面打成什么样我们却看不到,这不干着急吗?

    正当所有人失去耐心时,忽然一个球状物从观众席下方滚了出来,一伙人争着挤到围墙前,发现球状物摊开,竟然是那只魔猿!

    应该是帕特里克在兽笼里大发神威,把魔猿打了出来。猜到答案的众人又开始热烈的欢呼声。

    魔猿爬起来,“气势汹汹”地冲进兽笼里,又是引得一群人不断叫好。

    帕特里克蹲下身,两手抱着膝盖,冲着身后的魔猿说道:“等会你把我踹出去,轻一点,能保证我滚到你刚才那个位置就行,记住了吗?”

    魔猿手舞足蹈“吱吱”叫个不停,这比上场角斗好玩多了,如果天天能这样那生活简直太美好了。

    “可以了!”帕特里克一声令下,魔猿一脚把帕特里克蹬了出去。

    没错是蹬了出去,不是踹了出去,两者看上去有些类似实际区别很大,踹是给目标一个向前的力,让目标滚出去,而蹬则是向斜下方用劲,帕特里克搓着地面滑了出去,虽然皮糙肉厚不至于受伤,但也是很疼的,试想一下让你的脸着地然后蹭出十几米是什么感觉?

    帕特里克翻身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地冲了回去,这回可不是装的,他是真的怒了!真的角斗时都没有被打疼,现在假打竟然整了个乌龙出来。

    观众席又是一片热烈的呼声。

    魔猿还在那里乐的吱吱叫唤,结果帕特里克迎面就是一拳把它撂倒在地,边打边骂道:“你个笨蛋猴子!谁让你用踹的了?会不会演戏啊?是不是挨揍没挨够?”

    帕特里克本来力气消耗的差不多了,魔猿又不是一般的禁打,这几拳打上去魔猿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不过它也明白了是自己犯错了,抱着头老实的挨着打,反正也不疼,打就打呗。

    “等会儿还得来一次,记得下次轻点!”帕特里克没好气地给了魔猿一脚,一屁股坐在地上。

    魔猿见攻击停止了,小心地挪开眼前的手,偷偷看帕特里克的反应。

    “还愣在那儿干什么!过来继续捶腿啊!”帕特里克叫道。

    魔猿一看帕特里克没打算继续打它,立刻喜笑颜开,蹲在旁边帮帕特里克按摩着。

    帕拉图早就跑到黑豹的笼子里,假装看不到那两只。如果外面的观众知道坦石的管理者和魔兽一起打假角斗,会不会一气之下把坦石拆掉?

    帕拉图抚摸着黑豹的手都微微颤抖,他不敢往下继续想了。

    黑豹感觉到了帕拉图的异样,还抬头看了看,嗅嗅帕拉图的手掌。

    帕拉图只能祈祷没有观众因为好奇心泛滥而跳下来一探究竟。

    外面观众的呼声越来越小,下面的情况不知道,连叫好的原因都没有,这让众人再次怀疑起来。

    这时,又是一个球体滚了出来,大伙儿又是冲到围墙前,见是魔猿滚出来,顿时大声呼喊着。

    魔猿跑了回去,带着观众们的欢呼声。

    欢呼声刚变弱,帕特里克又滚了出来,观众们呼号着给他加油鼓劲……

    魔猿滚出来……

    欢呼……

    帕特里克滚出来……

    鼓劲……

    帕拉图对外面的人的智商报以深深地同情。

    终于,在黄昏时分,在观众们的耐心磨得差不多时,帕特里克一瘸一拐地从兽笼里走出来,举着拳头示意是自己的胜利。

    观众又是爆发热烈的欢呼……

    这场角斗虽然观众们没有看见全过程,不过正是因为如此,让观众们开始推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对此帕特里克也没有解释,而是宣布今天的角斗到此结束。

    观众们一边讨论一边往场外走,角斗结束了但他们的兴致一点都没有减弱。

    帕拉图看着离去的观众,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难为他之前还担心帕特里克撑不下来,没想到他竟然用这种方式来解决了体力问题。实在是有些……丢脸啊。

    但帕特里克自己并不觉得,反而对今天的角斗很是满意,和第五位挑战者角斗找到针对汉克的方法,虽然有些上不得台面,不过只要有效就行,其他的无所谓。

    整整一下午的角斗着实让坦石又火了一把,今天盘口那边也是赚了不少,何止是两全其美,这是三全其美啊。

    虽然表面上帕特里克面无表情一脸严肃的看着观众们离场,其实心里可是爽翻了。

    “这种事少干,下次可不一定有这么好的运气。”帕拉图给他敲警钟。

    “这我当然知道。”帕特里克心里明白,要不是正好选了魔猿,他今天就不好收场了,到时候不光丢人,连盘口那边都会赔上一大笔,毕竟帕特里克的赔率和魔兽的赔率完全不是一个数字:“不过收获还不小,算是一次冒险吧,好在成功了。”

    “你这么张扬没问题吧?你不是担心军队注意到你吗?”帕拉图问道。

    “现在他们肯定顾不得这边,他们更关心试验的问题吧。”帕特里克说道。

    “既然想低调,就不要掉以轻心,警惕一些总归是好的。”帕拉图提醒道。

    “明白。”帕特里克点点头。

    夜幕降临,两人回到了小楼。

    —————————————————————————————————————————————

    午夜刚过两三个小时,几辆马车停在若克角斗场前,刚停下还没一会儿,若克角斗场里走出来个人让他们把马车停在角斗场里面。

    这可给车夫们找了不少麻烦,虽然他们不知道若克发生了什么,但角斗场他们还是去过的,平坦开阔的地面怎么变得如此崎岖不平,马要迈过沟壑都不容易,更别说马车了。

    斗篷人让车夫把东西卸下来放在一边,把他们打发走了。

    汉克和汉勒特从阴影里走出来,在汉勒特的监督下,汉克把箱子夹在胳膊下,运到了地下。

    斗篷人来到“软禁”“试验品”的房间,对他们说道:“今晚就是你们的蜕变之夜了,希望你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说着扫过他们的面孔,满意的说道:“看着你们的眼睛,我很满意,你们已经做好迎接新未来的准备。先调整好状态,等东西准备好了就来叫你们。不过为了保证试验的成功率,你们只能一个个来,你是第一个。”斗篷人指了离他最近的一个人说道。

    还没等几人露出兴奋的表情,斗篷人继续说道:“现在我不知道你们的名字,不过你们也不配让我知道。等你们变强的那天,我会一一记住你们的名字的。”

    说完也没有去看那些由铁青转为郑重表情,转身走了出去。

    关着试验品们的房间,旁边房间的门开着,斗篷人走了进去,汉勒特正在里面整理从马车上运来的东西。

    “这个锅可以吗?”斗篷人指着一口完全能用来泡澡的黑色大锅问道。

    “黑陶烧制的,不会和那些药剂发生不必要的反应。”汉勒特说道,看样子不光亡灵魔法,在炼金术方面也是造诣不小。

    “嗯。”斗篷人应了一声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似乎是在休息。

    汉勒特把箱子打开,全是一瓶瓶已经调好的药剂,抽出一瓶打开瓶塞扇了下瓶口嗅下瓶子里是什么液体,然后按类别在桌面上排好。

    分好类别后,汉勒特把大锅里装上水,装到大锅的四分之三处停止加水,然后手指一搓,一朵暗紫色的火焰出现在手中。汉勒特缓缓把火苗放在水里,火苗接触水后,竟没有熄灭,也没有变黯淡,和在空气中完全一样燃烧不说,反而像是一块重物,直直的向锅底沉去。

    汉勒特趴在锅边,见火苗沉了底,伸出手指在水面画了一个魔法阵,魔法阵成型后也像重物一样开始缓缓下沉,下沉到锅底,在和火苗接触的瞬间,原本一小簇颤抖的火苗顿时蔓延开铺满了整个锅底,用了很短的时间把一大锅水烧至沸腾状。

    汉勒特画完魔法阵后,从箱子里摸出一根空心针管,走了出去。

    在汉克的房间站定,解开门上的结界,打开门,房间依旧是昏暗无光,汉克安静地蹲在墙角,听见有人进来也不抬头。汉勒特走上前去,一把抓住汉克的头发往后按,让汉克的脸正对他。

    “张嘴。”汉勒特那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说着,不耐心地等汉克张开了嘴,举起针管毫不犹豫地扎进汉克的嘴巴侧壁里。

    汉克身体轻微的抖了一下,之后便没有任何反应,房间过于昏暗,以至于汉勒特完全看不到汉克的表情。

    暗红色的鲜血顺着针管流出,流到汉勒特早已准备好支在一旁的空药瓶,足足接了半瓶,期间汉勒特还把针管从汉克嘴里左侧壁拔出来,又扎在右侧壁上。接够了足够多的血液,帕拉图粗鲁地把针管拔出,顺手扔在地上,看也不看汉克转身走出去。

    “嘭。”关门的声音,汉克看着关上的门,又低头看着地面被汉勒特扔在那里的还带着血迹的针管,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汉勒特回到作为实验室的房间,大锅里的水正好烧开,沸腾的气泡接连不断冒出水面,升腾的白色热气给阴冷的房间带来一些温度。

    汉勒特把手放在水面的上空,嘴里念了句咒语,锅底暗紫色火焰像是被吸引一般翻滚着上浮升出水面,紫色火焰被拉得细长,扫过汉勒特的手心消失不见。

    不多会儿火焰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汉勒特面前的一锅热水。

    汉勒特拿起桌上的药瓶,很有调理地把里面的液体倒进大锅里,大锅里面不断变换着颜色,由最初的无色变成鲜艳的明黄色,由明黄变成惨淡的青色,由青色变成瘆人的墨绿色,直到最后变成纯净的黑色才停止了变化。

    待大锅里的水完全变成黑色,汉勒特开始把汉克的血液往里倒,不同于药剂,汉勒特对血液很是小心,几乎是一滴一滴地往下倒。

    原本如一潭死水的大锅水在某一滴血液滴入里面后,顿时如沸水一样沸腾起来。汉勒特停止了继续倒血液,转身叫斗篷人:“都已经准备好了。”

    斗篷人没有回他,站起身伸伸胳膊,就要往外走。

    “那个,真的不会有问题吗?”汉勒特还是有些不放心。

    斗篷人有些不耐烦地回道:“说了没问题就是没问题!”走向试验品们的房间。

    “实验开始!”斗篷人打开结界,一句废话没说,直入主题。

    那个之前被点名的斯巴达克人深吸一口气,站起身跟着斗篷人走出房间。

    在两人进入实验室时,汉勒特正好带着汉克从他的房间走出来,路过试验品们的房间时,抬手施加了一个隔音结界。

    斯巴达克人走进房间,一眼看见房间正中冒着热气的黑水大锅,心中冒出一个念头:不会让我进这锅里吧?

    结果就听见斗篷人那有些年轻的声音说道:“脱了衣服进去。”语气生硬到没有给人任何商量的余地。

    “为了变强,哪有心情考虑这些,反正又都是男人,怕看是咋地。”

    这样想着,斯巴达克人也就利索的把自己脱了个干净,这要抬腿往锅里迈,忽然发现这锅里的水竟然是滚烫的,他原本以为只是温水而已,现在发现竟然是沸水。

    见他一脸疑惑地看过来,斗篷人声音冷漠的说道:“你不是准备好了吗?怎么,不敢了?就一锅热水就能吓退你,你还想变强,不敢的话穿上衣服滚出去换别的人来。”

    被这么一说,斯巴达克人的火气也上来了,一狠心就跳进了大锅里。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爆发,震得汉勒特耳朵发鸣。斯巴达克人满脸狰狞,吼叫着发泄剧烈的痛苦,手脚并用往锅外爬去。

    刚爬了一半,一只大手按上了他的头顶,一掌把他摁回了水里,被摁回水里后试验品伸着两只胳膊不断挣扎,无奈汉克的力量是绝对压倒的,他没有任何机会。

    汉勒特看的清楚,他不断挥舞的胳膊竟然如同蟒蛇一般开始蜕皮,黄色的皮肤开始不断剥落,露出鲜血淋淋的肌肉组织和森白的筋骨。

    猩红的手臂从漆黑的水中伸出,宛如从地狱伸出的怨灵之手,想要抓住这无力对抗的命运,这一幕让见惯白骨的汉勒特也永生难忘。

    不一会儿他挣扎的力度变得微弱,不断挥舞的手臂也摔回水里,失去了活力。

    “把他拽上来。”安静地看着他垂死挣扎的斗篷人声音没有一丝波动,对眼前的生命没有一丝情感。

    汉克并没有让自己的手接触黑水,而是一只抓着试验品的头发,现在也是提着他的头发把他提上来。

    汉勒特凭他对人体丰富的了解,断定他是不可能再活下去了。

    一副即将连肌肉都消失的白骨真的还能称之为生命?要不是他的心脏还在微弱的跳动,他真的看不出这还是个活人。

    还没等汉勒特说话,斗篷人从怀里摸出一个拇指大小的药瓶,打开瓶塞,从里面倒出一滴液体滴进锅里,然后让汉克把他塞回锅里。

    汉勒特盯着被斗篷人盖上瓶塞捏在手里的药瓶,刚想问这是什么药剂,余光忽然瞥见水面发生变化,立刻转过头去。

    原本寂静的水面,忽然冒出了气泡!

    汉勒特当然不会认为是水又沸腾了,应该是试验品恢复了呼吸,虽然不知道他肺里哪里还有空气,但这似乎是唯一的解释。

    汉勒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水面,大约两分钟后,一只明显粗壮了一圈的手臂忽然破水而出,抓住汉克的手腕,竟然把汉克的手掌从他的头顶移开!

    斗篷人让汉克退下,看着大锅里,一言不发。

    手臂已经长满了肌肉,似乎是新长出的缘故,肤色有些苍白,但汉勒特丝毫不怀疑他的肌肉也像新长出的一样柔软,能把汉克手臂移开那力量已经和汉克差不多了吧。

    等试验品从大锅里站起来,汉勒特惊讶的发现这简直是汉克的翻版,虽然身高还差汉克一点,但已经远超斯巴达克人的最高身高,浑身苍白色的皮肤也仿佛是和汉克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而那双毫无情感的眼睛,才是和汉克最像的地方。

    “欢迎迎来新生。”斗篷人出声道,试验品有些僵硬地转过头看向斗篷人,似乎新长出的肌肉皮肤还不适应一样:“我说了等你变强那天,要记住你的名字。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号了。”

    试验品,现在应该叫一号,两眼无神的看着斗篷人,似乎不会思考一般,目光呆滞,没有任何情感色彩。

    不同于一号,汉勒特看向斗篷人的目光充满了炽热,他对那瓶拇指大小的药瓶很是感兴趣,到底是什么药剂能生死人肉白骨,甚至连一个人的骨架都能改变。

    汉勒特站在斗篷人的侧面,斗篷人并没有注意他的眼神。如果斗篷人能看到的话,他一定会发现炽热之后的贪婪。

    “试验成功。”斗篷人转过头说道,再看汉勒特已经收起了眼底的贪婪,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先把他关在汉克的房间,看看有什么后遗症之类的。”斗篷人说道。

    汉勒特点点头,让一号从锅里爬出来,跟着他来到汉克的房间。

    “成功了……”汉勒特走后,斗篷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尽管他有了那能生死人肉白骨的神奇药剂,但他对实验能否成功也抱着很大的怀疑,毕竟这是彻底地改变一个人,相当于把他杀死一次又让他重新活过来,风险大的几乎完全没有存活的希望。

    “现在,计划可以走上正轨了。”斗篷人喃喃念道。

    直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这批试验品全部在生死线边缘徘徊了一圈,靠着斗篷人神奇的药剂,原本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愣是被提成了百分之八十——十五个斯巴达克试验品,只有三个没有挺过试验,最终化成一具白骨沉在了锅底。

    十二个体型不输汉克的巨汉站在房间里,动作一样,表情一样,眼神一样,似乎是被量产的人型物品一般。

    斗篷人看着一号到十二号站在一起,满意的点了下头,朝汉勒特问道:“和军队方面接触的怎么样?”

    汉勒特回道:“他们在等结果,我们只要把这一批试验品让他们见识一下实验的成功就行了,他们会主动追着我们不放的。”

    “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斗篷人问道。

    “虽然斯巴达克人都是急性子,但不知是不是有了官职就都会染上这个毛病,一个个墨迹的不得了。”汉勒特摊摊手:“最快也要半个月吧。”

    “第一批就这样,先吊吊他们胃口,把他们胃口吊足了,谋求更多的利益后,我再过来准备第二批。”

    “如果您太忙的话,我可以帮您完成这一任务。”汉勒特无意一般提了一句。

    斗篷人很干脆的拒绝道:“时间我还是有不少的,这边就交给你了。”

    汉勒特把斗篷人送上马车,目送他离开,然后回到房间,看着汉克和十二个试验品,不由得冷笑出声来:

    “交给我?那我就把斯巴达克彻底搅乱好了!虽然你并不信任我,但我还是很忠心的不是吗?”

    汉克等人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只有汉克的眼睛里还隐约能看到些灵性,其他十二个人目光完全是呆滞状态。

    他们还能被称作人吗?

    或许只是工具罢了。

    汉勒特对于斗篷人手里的药剂很感兴趣,据他所知只有一种药剂能达到那种程度的治疗效果,但问题是他是怎么弄到手的?

    他不禁开始怀疑斗篷人背后站的又是谁,对他以后的行动会不会带来什么意料之外的影响。

    “反正回去还早着呢,先把这边的事情解决完再说好了。”汉勒特喃喃自语,他也只能自己说话给自己听,斗篷人走了,还有谁能听他说话呢?

    听他的话和听他说话,两者区别还是很大的。

    —————————————————————————————————————————————

    “沙罗大人,我们在分析药剂时遇到了不小的麻烦。”之前和沙罗在小巷空房接触的大汉,现在正站在沙罗面前,不过额头上的汗水显示了主人并不平静的内心。

    “哦?什么麻烦?”沙罗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我们请来的炼金术师,他们费劲办法把药剂的成分分离出来,结果发现很多未知的成分,这些成分在炼金材料总书上都没有记载过。”大汉擦着额头的汗水说道。

    “难道这药剂十分稀有?不应该啊?毕竟捕兽这种活动需要频繁的进行,说不通啊?”沙罗怀疑地说道。

    “并不是那样,之后一位炼金术师突发奇想,查阅了植物百科书库,发现这成分竟然是一些很普通的东西……”

    “怎么个普通法?”沙罗迫不及待的问道。

    “就是很普通的树叶,枯枝,鸟羽这类完全没有用处的东西……”

    “把它们去掉不行吗?”沙罗皱着眉头问道,难道这些所谓的大师连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

    “关键就在这里啊,”连续两次被沙罗打断让大汉很是欲哭无泪,我们又不是白痴这个问题怎么会想不到:“这些本来没有任何用处的材料,却被用了某种方式变成了药引,不加如它们药剂的效果根本不会起作用,而如何把它们变成药引,这才是现在面临的最大难题!”

    “那些炼金大师也办不到?”沙罗有些傻眼了,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没想到竟然在最后关头碰上障碍。

    “没有人知道这个药引是怎么制成的,一位大师说了,整个大陆也只有制造那种药剂的炼金师才知道如何制作药引,这个不是能力问题,而是凭空让我们去猜别人的想法,这怎么可能猜得到呢?嗯,那位大师是这样说的。”大汉努力模仿炼金大师的语气。

    “唉——”沙罗将身体靠在椅背上,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答应那些炼金术师的报酬一分不能少,而且要派人护送他们回国。”

    “那……药剂方面……”大汉有些不甘心的问道,毕竟如果药剂能够研制出来,他就能成为新角斗场的管理者了,前途可是光明一片。

    “放弃吧,人家可是防着我们呢,能有什么办法?去吧去吧。”沙罗无奈地挥了挥手,他的失望可比大汉要多得多。

    谁知道最后关头碰的压根不是障碍,而是一条死路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