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三十二章 不敌而逃

魔金法则 第三十二章 不敌而逃


    虽然汉勒特笑得十分嚣张,但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刚才那瓶药剂的作用,能够在瞬间恢复魔力并且没有任何副作用,唯一的缺点是不能连续饮用,效果会成倍的递减。

    汉勒特心疼啊,这种药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就使用了,而且对方还是个本应被他随意玩弄的小角色,这点让他很是郁闷。

    还有一点让他郁闷的是,用完刚才那个魔法,刚补充的魔力又是消耗一空,短时间是用不出魔法了。

    不过这种郁闷肯定不能让对手发现,尽管现在他要忍受着魔力消耗过快所带来的眩晕。他要大笑,要更加嚣张,最好能给对方带来心理阴影,这种从心底摧毁一个人斗志的事情,他再喜欢不过了。

    “小魔法师,你还差得远呢,如果有如果的话,希望你来生不要再学什么魔法了,老老实实去乡下种地吧!”汉勒特苍白的脸色被帽兜盖住,强打精神讽刺着帕拉图。

    帕拉图愣了好长时间,良久才缓了过来,不得不说那只白骨龙爪实在是让人提不起战斗的欲望,只是一只龙爪就那么巨大,帕拉图丝毫不怀疑汉勒特只有这一只爪子。

    龙这种生物的确存在过,但现在已经销声匿迹了上百年,有人说它们已经灭绝了,但大陆上并没有那么多龙的尸骨。有些人可能运气好,钻进一个山洞发现这里是龙选择寿终正寝的地方,幸运的见识到巨龙傲岸的骨架。

    亡灵法师大多都有收藏癖,他们对尸骨的热爱不亚于教徒对圣经的依赖,一家完整的骨架对他们来说等同的是战斗力,而把巨龙骨架作为亡灵魔法的承载,那几乎是无可匹敌的了,抛去都是骨架的情况,一只巨龙和一只大蟒蛇……能比吗?蟒蛇连作为巨龙食物的资格都没有。

    龙这种传说级的生物,它们凭借着两方面曾经称霸了大陆,一是龙族特有的吐息,高于任何魔法的一种攻击手段;二是它们巨大的力量和近乎无解的强大防御能力。

    力量暂且不说,上百米的身体没有足够的力量怎么行动?防御力才是让龙族称霸大陆的最主要原因——它们身上的龙鳞可以免疫魔法,而且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有任何记载有东西能穿透龙鳞。

    就是它们不用吐息,眼睛一闭冲进城里乱撞,靠着身体都能摧毁一座城,而且人类还没有任何阻拦的手段。

    好在龙大多都活了成百上千年,对战争的欲望不是很强,还有就是,不知从那一天起,人类就再也没在大陆上见过龙的身影了,它们消失地无影无踪且十分突然。

    巨龙消失在大陆也有上百年的时间了,现在一副传说中的巨龙……骨架,忽然出现在面前,帕拉图还能保持清醒已经很不容易了。

    见汉勒特久久不动身,帕拉图立马想到了原因,这家伙的魔力肯定和自己一样消耗的差不多了,短时间应该不会把龙爪召唤出来。

    说实话,如果汉勒特再召出龙爪,那他就只有等死这一条路了,他可不觉得自己的身体比岩蟒结实。

    尽管发现汉勒特只是外强中干,帕拉图并没有拆穿,依旧保持着震惊的表情,暗地里则开始恢复魔力,单纯比魔力的恢复速度,帕拉图是有绝对的信心的,可角斗场这种环境并不怎么合适。

    汉勒特见帕拉图依旧保持着呆立状态,两手抱胸,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他心里和帕拉图想的一样,抓紧时间恢复魔力。

    两人见对方都不再有动作,互相提防的同时,注意力不约而同的放在帕特里克和汉克身上。

    这一看,让汉勒特的表情变得很不自然——他召来的龙爪把地面拍的龟裂遍布整个角斗场,加上帕拉图地裂术造成的裂缝,让汉克整个下半身都卡在裂缝里,帕特里克站在汉克背后,拳头如狂风骤雨轰击着他的后脑。

    以帕特里克的力量,普通人估计吃他一击掌切就能被打晕过去,现在汉克起码挨了上百拳,和没事人一样,两手吃力地往后伸想要抓住帕特里克的双臂,无奈帕特里克的拳速太快,触之即离,汉克只能处在挨打的局面。

    帕拉图心里暗暗欣喜,下意识地想要看汉勒特的表情,无奈被帽兜挡住,什么也看不到。

    帕特里克可没有帕拉图那么乐观,他清楚地知道双方的差距,这么长时间都是他单方面的攻击,可这家伙还是好好的,全然没有受伤的样子,如果换成他挨打的话,真的能撑这么长时间吗?

    “这家伙的脑袋是不是肉做的?!就算是快铁疙瘩也应该打变形了!”帕特里克狠狠地骂道,如果不是他的拳头隐隐作痛,他都怀疑是不是这家伙用了什么手段让自己的力气变小了。

    余光瞥了一眼汉勒特,帕特里克忽然改变了招数,攻击部位由后脑变为了头顶,两手接连不断地砸向汉克。

    “为什么攻击头顶?明明后脑相比头顶要脆弱的多啊?”帕拉图扫了一眼又赶忙把视线对准汉勒特,时刻提防着他,脑子里冒出疑问。

    见汉勒特没有动作,帕拉图再次扫了一眼,这次端倪则很明显了,汉克身下的土地可没有他的皮肤那么坚硬,帕特里克完全是把汉克当成一根巨大的钉子,不断地往土地里砸。

    加上汉克恐怖的体重作辅助,帕特里克轻易地把他砸了进去。

    “该死!”汉勒特咬牙,伸手凝出一颗魔法球,对准帕特里克弹射出去,飞到一半却被一根石刺拦了下来,魔法球把岩刺炸成碎屑便消散于空气中。

    汉勒特捏着拳头看向帕拉图,只见帕拉图还保持着释放魔法的姿势。

    帕拉图可听不到汉勒特对他的咒骂,悄悄呼了口气,很明显他的魔力恢复的并不怎么理想,之前他的魔法球根本不用蓄力瞄准,挥挥手就是一片,不然他的岩刺也拦截不住魔法球。

    很明显两人都猜到了帕特里克的目的——他是想把汉克砸到地里,限制住他的行动,然后和帕拉图联手对付汉勒特。

    汉勒特怎么可能不急,事情又一步出乎他的意料。

    一咬牙,两手猛地在胸前合十,嘴里飞快地念着咒语,帕拉图刚凝出一根岩刺想要阻拦,就看见汉勒特面前出现一潭黑水,一个骑着白骨马的白骨骑士缓缓从黑潭里升上来,不光白骨骑士穿着铠甲拿着长枪,连白骨马的脑袋上也带着头盔,从它空洞的眼窝处能看到它的脊柱。

    帕拉图吃了一惊的同时,身前的岩刺飞出的速度却丝毫不慢。在汉勒特的指挥下,白骨马悍不畏死地朝岩刺冲了过来。它本来就是亡灵魔法的产物,难道还能再死一次?

    白骨骑士的眼窝也是空洞洞的,但帕拉图却有种被注视的冰冷感觉,那感觉像极了猎物被强大猎食者盯上一样。

    抬起白骨手臂,白骨骑士挺着长枪撞上了岩刺,枪尖竟稳稳地和岩刺的刺尖对上,巨大的岩刺竟然被长枪从中央扎了个透,白骨骑士速度丝毫不减,穿过碎屑灰尘冲向帕拉图。

    帕拉图望着那透着死亡光泽的枪尖,丝毫不觉得岩壁能挡住它的冲击,以白骨骑士的速度,根本不可能给他结完一个魔法阵的时间,尽管如此,帕拉图还是伸出手指,指尖冒光在空中画着。

    两米长的长枪,枪尖直指帕拉图的头部,白骨骑士毫无情感的眼窝,帕拉图坚定地眼神注视着面前的魔法阵。

    越来越近,帕拉图的鼻尖已经能感觉到一丝尖锐的风,那是枪尖刺破空气的感觉。

    汉勒特已经兴奋的捏住拳头,视线随着枪尖不断前进,他已经在脑海里想象到帕拉图脑袋被刺穿的场景,这场景让他想起小时候用弓箭射摆在一旁的番茄,箭头插入番茄的表皮,鲜红的汁液四溅,那种汁液喷射的感觉让他久久不能平复心中的躁动。

    终于又能见到这一幕了,而且还是真人版的,他已经兴奋的开始颤抖了。

    然而一声冷冷的哼声把他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他这才移动视线,顿时看见那个斯巴达克人正“飞”向白骨骑士。

    “断头台!”

    帕特里克大吼道,左臂打开,犹如猛虎扑食一般朝白骨骑士撞去。白骨骑士毕竟是亡灵魔法产物,本身没有一点思维,帕特里克的护臂贴上了他的颈椎,他的目标还是只有面前的帕拉图。

    贴上颈椎的瞬间,帕特里克小臂剧烈的一抖,白骨骑士整个人被撞下马去,脑袋已经不知道飞哪里去了。对白骨骑士施展断头台时,帕特里克同时一记膝撞,把白骨马顶飞了出去,白骨马的蹄子擦着帕拉图的发梢飞了出去。

    帕拉图全程都没有看白骨骑士一眼,似乎完全不担心自己会被扎个透心凉,白骨马飞出去的同时,帕拉图的魔法也完成了,两手向上一举,一块足有十个汉克那么大的岩石出现在空中。

    “交给你了。”帕拉图冲帕特里克说道。

    帕特里克双手举起岩石,有些鄙视地看了一眼已经做好防御准备的汉勒特,身体一转,岩石朝汉克飞去。

    汉克的下半身完全被卡住,两手摁着地面想要把身体拔出来,忽然看见一块巨大的岩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限制解除!我允许你用出全力!”汉勒特发疯似的大喊道,声音和岩石同时降临到汉克身上。

    没有帕特里克预计的岩石落地的轰声,也没有汉克被岩石彻底的砸进地里。

    帕拉图和帕特里克看得很清楚,汉克很平淡地伸出一拳,本来比帕特里克的拳头还大上几圈的拳头,而且估计是人类里最大的拳头,对上巨岩也显得十分渺小。

    就像一粒芝麻和一个西瓜相撞,结果芝麻把西瓜撞了个粉碎。

    汉克的拳头撞上巨岩的瞬间,帕拉图先是看到巨岩斜上方,和汉克拳头的对点位置忽然喷出一股碎尘,几乎是同时,几条大裂缝顺着汉克拳头延伸出来,随后是伴随着大裂缝的无数小裂纹布满了整块巨岩,一眨眼的功夫,巨岩彻底碎成了碎块。

    又是一拳,距离汉克有个几十米距离的帕拉图两人,竟然能听见“呼呼”的拳风声。

    的确是风声,汉克这一拳竟带来绝对压迫感的风压,把从空中落下的巨岩碎块全部吹了起来,吹飞得过程中顺带把碎块轰成了灰尘。

    “撤!”帕拉图毫不犹豫地作出判断,趁现在汉勒特还没有恢复魔力,汉克也没有从裂缝里出来,再不跑他们就真的要对上这个比魔兽还恐怖的家伙了。

    帕特里克二话不说,扛起帕拉图朝出口冲去,汉勒特一边扔着魔法球一边喊道:“汉克!拦住他们!”

    汉勒特的魔法球已经远不如以前的强力,帕拉图一个魔法结界就全部挡住。

    然而汉克那边却出了问题,似乎是力量的限制解除后不太适应,两手摁地想把身体拔起来,结果却把手摁的地面摁塌陷了,没有爬出来,反而陷得更深了。

    帕特里克风一般冲过了前廊,一头钻进小巷里,除非汉克把整条街破坏掉,不然是不可能把帕特里克揪出来的。

    见帕特里克二人离开,汉勒特悄悄叹了口气,冲汉克说道:“限制恢复!”

    汉克顿时身体僵住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从裂缝里爬了出来。

    汉勒特把汉克推开,打量了一下地上的裂缝,然后二话不说给了汉克一拳。

    这一拳打在汉克身上完全没有感觉,汉克老实地待在那里,全然没有了一拳轰爆巨岩时的霸气。

    “幸好没有把地面打穿,不然计划岂不是全报废了!”汉勒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汉克发牢骚,反正汉克是没有回话,甚至一点反应都没有。

    “走吧。”汉勒特率先朝角斗场北面的小楼走去,汉克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后,像是忠实的仆人。

    —————————————————————————————————————————————

    帕特里克扛着帕拉图在小巷里拐来拐去,跑出了百米远才停住脚步,两人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帕拉图揉着肚子,坐在那里喘着气,帕特里克跑了这么远脸不红心不跳,他一步没走却累的够呛。

    主要是帕特里克为了跑路,除了速度其他的完全不顾及,跑路期间帕拉图几次从他的肩膀上滑下来,帕特里克一拉帕拉图的脚腕,向扛沙袋一样把他抡回肩上,脚步竟然丝毫没有停滞。

    这也导致帕拉图受了不少罪,起码现在撩起衣服他的腹部肯定是通红一片。

    不过性命当先,谁还顾忌得了这些,能逃出来就不错了。

    现在回想起来,两人也是一片心悸。

    “他们没跟上来吧,大概。”帕特里克貌似在自我安慰,自问自答的很是流畅。

    “他们知道只要我们能离开角斗场,他们就不可能再追上我们了。毕竟这边还是你最熟。”帕拉图说道。

    帕特里克没有立即回话,瞪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帕拉图也是一副在想事情的模样。

    “你说,”帕特里克问道:“刚才那个状态的汉克,我对上他,能撑几秒?”

    帕拉图看着帕特里克,眨眨眼睛,片刻后回道:“如果他还是之前那个速度,你能多撑上一会儿,但如果他的限制也包括速度的话,一拳大概就完事了吧。”

    帕特里克低头看了看胳膊上的两个护臂,有些怀疑地问道:“真的就能撑一拳吗?”

    “你觉得自己的护臂有那块巨岩坚硬?那可是我用魔法造出来的岩石,能和一般的岩石相比吗?”帕拉图毫不留情地往帕特里克头上泼冷水。

    “唉——”帕特里克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听到帕拉图这么说还是有些失落,汉克表现出的力量实在是让人提不起战意,不然以他这种悍不畏死,遇上高阶魔兽都敢冲上去拼上几拳的脾气,怎么可能因为帕拉图一句话就二话不说的跑路?

    说是跑路,其实就是落荒而逃。

    承认事实的勇气他帕特里克还是有的。

    “这算不算是不战而逃?”帕特里克现在有些钻牛角尖,尽管已经是事实了,但还是固执地问道。

    帕拉图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道:“不算,这只是战略转移。”

    “真的?”帕特里克看着帕拉图的眼睛问道。

    帕拉图也盯着帕特里克,认真地回道:“如果明知道不敌还傻傻的冲上去,除了愚蠢,你还想得到什么评价?”

    帕特里克不说话了,帕拉图也松了口气。

    他清楚帕特里克已经陷入一个怪圈,他太好胜了,有时候好强会变成一种执念,只靠他自己的话是很难走出来的,弄不好还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以后对上汉克难免会出现什么情绪结果导致失误。

    一个失误极有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时候就要靠他来进行调剂,把帕特里克心里的疙瘩解开,不让他在纠结下去。

    “走吧,我们这次的跟踪也有了结果,虽然并不是什么好结果,但起码没有空手而归。”帕拉图拍拍帕特里克的肩膀,站起身拍掉衣服上的灰尘。

    “难道有什么收获?”看来帕特里克还是对自己有很大的不满,问的问题充满了情绪化。

    “摸到了那两人的底,虽然不是全部,但总比没有强啊,不过我们也没法继续跟踪了,现在我们得回去想些对策才行。”帕拉图说道。

    “为什么不继续跟踪了?我现在也没受伤,靠着地形优势也能……”帕特里克辩解着说道,却被帕拉图毫不犹豫地打断:

    “你看不出来汉勒特是故意吸引我们的吗?不然那个汉克为什么在你进去前就在角斗场里面等着?我现在怀疑那个设了结界的房子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那就是吸引我们上钩的诱饵。”

    被帕拉图一提,帕特里克总算是清醒了一些,把心结先放在一边,开始思考今晚的形式,果然越想越不对劲。

    那个狡猾的汉勒特这一路就没有一次用感应魔法,之前跟踪时只想着如何才不被他发现,却完全没想到这个问题。

    “那个角斗场估计也是他们选好的,那样一个空旷的地方作为杀人地点再合适不过了。”帕拉图道。

    “所以我们先回去吗?”帕特里克喃喃道。

    “不要在意一时的得与失,把眼光放开阔一些,换个角度想,要是今天晚上你被汉克一拳打死了,那我们这几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你难道指望我一人能把坦石撑起来?你那些兄弟怎么办?”帕拉图不得已开始训斥道,他必须赶快让帕特里克脱离这种状态,本来以为已经把他带出来了,没想到他自己又绕了回去。

    提到他的兄弟们,帕特里克果然触动比较大,捏着拳头仰着头低声说道:“菲兹和埃里……他们……”

    “毕竟没人知道汉克这么强,派他们去跟踪不是你的错,只能算他们运气不好,那时候无论选谁结果难道会有区别吗?你不能把他们的死也算到自己头上,你不需要承担这些,你的任务是活下来,然后替他们报仇!”帕拉图安慰道。

    帕特里克扁着嘴,深深地大吸一口气,这一口气悠悠地吸了半分钟,才缓缓呼出:“我没事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走吧,我们还得把这件事告诉沙罗克森他们,我们显然低估了对方的战斗力,现在纠正还来得及。”帕拉图说道。

    帕特里克站起身,两手在脸上拍了拍,和帕拉图往坦石走去。

    —————————————————————————————————————————————

    汉勒特和汉克走进小楼,先上了二楼,径直走到最里面的房间,拉开柜子,汉勒特把手贴在柜子后壁上,顿时冒出一个魔法结界。随着汉勒特的手掌旋转了半圈后消失了,随之消失的还有柜子的后壁——根本没什么后壁,完全是一个通道的入口,被结界魔法保护了起来,后壁也是魔法幻化的。

    “跟上。”汉勒特看都没看身后的汉克,说了一句便走进了通道。汉克则需要猫着腰才能钻进去。

    通道是倾斜向下的,每层的台阶很高,不过对汉克正合适。向下走了有三十多个台阶才到平地,很明显现在已经在若克的地下了,谁能想到想下地下需要先上二楼?

    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道五米高铁质双开门,看厚度足有半米厚,汉勒特走上前,两手摁在门上,数十个大大小小的魔法阵遍布整个大门,把门的表面挤得满满的。

    随着汉勒特念叨的咒语,魔法阵一个个的消失,直到全部消失,汉勒特才放下手退到一边,汉克走过来,把大门缓缓推开。

    这么沉重地大门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汉勒特看着门缝逐渐变大,自言自语道:“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会这么轻易的把他们带到大本营吧,这算是盲区吧?比脑子你们还差的远呢!”

    大门完全打开,汉勒特站在门口并没有立刻走进去,而是抬起头看着地下空间的顶层,然后指着一小条亮光说道:“看那里,那条裂缝就是你被人当钉子砸进地里造成的,当时那块岩石如果真的落在你身上,估计就把上面砸透了吧,差点让你坏了大事。”

    汉克没有表情,没有语言,就是立在那里,听着汉勒特的训斥。

    “走吧,去见见我们的新朋友。”汉勒特走到左手边的门前,先撤掉门上的魔法结界,这才推门进去。

    “朋友们,希望你们没有受到惊吓。”汉勒特在门口把帽兜往下拉了拉,大步走进去说道。

    房间里面一片明亮,墙壁上挂着散发着柔和光辉的魔晶灯,房间里有一张大沙发,有人站着有人坐着。

    正是那些“失踪”了的角斗场管理者和他们的好友,基本上都在这里集合了。

    “刚才有人来捣乱,被我们赶跑了,大家不用担心。”汉勒特说着安慰的话,但语气却让在场的除汉克以外所有人都感觉很不舒服。

    “我们不会暴露了吧?”其中一个人小心地问道。

    “不会,这点我十分肯定。你们不要急,我们还需要等一个人,他手里握有你们变强的最后一个钥匙,很快你们就会像他一样了,”说着汉勒特拍了拍身后的汉克:“到时候没有人会阻碍你们,你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看着在场众人眼里的贪婪和欲望,汉勒特却感觉那么的亲切,这种让人堕落的感觉让他如痴如醉,不能自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