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二十六章 使者赫拉克

魔金法则 第二十六章 使者赫拉克


    拉斯加顿有三个公众化的公会:炼金公会,佣兵公会,盗贼公会。炼金公会聚集了一群热爱炼金术的人们,除了圣安地大教堂里的迂腐炼金老头,就属这里的炼金师数量多了。

    在炼金术方面,拉斯加顿是非常繁荣的,因为炼金术对魔法没有任何要求,只要你能感觉到体内的魔力便能学会炼金术。

    炼金术说简单了就是把各种材料混在一起放在炼金炉里提炼,把魔力注入炼金炉里感知融合点,在融合点加大火力进行淬炼,将材料融合在一起变成药剂的过程。不过炼金是有成功率一说的,进行淬炼的时间点的选取,材料的质量,火力的控制等等因素都会影响到炼金的成功率。

    炼金公会提供给广大热爱炼金术的人们一个交流合作的机会,同时也做着一些交易来满足公会的建设。比如某个贵族需要什么药剂,便可以来炼金公会进行发布赏金布告,材料满足且能力足够的炼金师可以接受布告,公会可以抽取一部分赏金作为报酬,其余的都归炼金师所有。

    这一举措更是让炼金公会迅速发展,规模逐渐接近佣兵公会。

    佣兵公会则更像是一个交易场所,它没有炼金公会管理的那么严格,佣兵公会的总部有一面壮观的任务墙,上面贴满了各种各样的任务,大到穿过挪威森林来到中层寻找魔兽花鸟的蛋,小到寻找某个贵族太太走失的纯种血统的宠物猫。

    佣兵公会没有会员这么一说,只要想做佣兵的任务在总部登记领个数字牌就能接任务了。不过佣兵大多是会抱团行动的,在佣兵公会之下又会组成无数个佣兵团体,团体通过领取任务获得佣金的同时,会被公会登记经验,接的任务越多经验就越多,经验累积到一定程度时便可以给佣兵团体升级,才能接难度更大佣金更多的任务。佣兵公会在发布任务之前会评判标记出任务的等级,满足等级的佣兵团才能接取相应的任务。

    佣兵公会的佣兵团分为七个等级:最低的F级,由低到高依次是E级,D级,C级,B级,A级,以及最高的S级。

    佣兵公会自建立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了,截止到目前只有一个S级公会——水牛镰刀公会,它的光辉历史是完成S级任务一次,A级任务六十二次,B级任务二百七十次,C级及以下已经数不清楚了。

    也许会有新加入佣兵公会的年轻佣兵并不清楚S级任务是什么概念,水牛镰刀公户完成的那个S级任务是和红衣主教一起镇压了边境的暴动。这已经上升到国家之间的战争了。当时别的公会还在为护送商车遇上强盗而为难呢。

    如果用图形形容,炼金公会的唯一一个总部是一个点,佣兵公会则是一个总部为中心,其他分部为小点围绕在四周,那么盗贼公会就是无数个小点密集分布,几乎组成了一个稀疏的面。

    除了内部的高级成员,没有人知道盗贼公会的总部在什么地方,也没有人知道盗贼公会的成员都有谁,有可能早出晚归辛苦耕作的老农夫就是盗贼公会的长老也说不定呢。

    就连教廷都摸不清盗贼公会到底有多大,如果不是在战争期间盗贼公会提供了大量的敌方信息,教廷说不定早就掘地三尺把盗贼公会清理掉了。

    教皇可是以仁慈著称的,怎么能做卸磨杀驴的事情。

    也就发布了几项条令,导致盗贼公会的成员一个个都隐藏的十分隐秘,不敢泄露身份,聚集地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仔细探查才选定的,而且没有固定的聚集地,全是临时的。教廷得知消息赶过去已经是人去楼空了。

    相比低调行事的盗贼公会,佣兵公会行动则十分张扬,光分部就有八个之多,分散在拉斯加顿东南西北各个乡镇。不过分部的权限是有限的,只能发布C级及C级以下的任务,等级再高的任务则必须去总部才能领取。

    佣兵公会总部位于拉斯加顿中部的瑞斯镇,几乎整个镇子都是为佣兵公会服务的,大部分佣兵团体都在这里选择自己团体的据点,渐渐地整个镇子几乎没有佣兵以外的居民了,有也是佣兵的家人。

    瑞斯镇中心,一座四层的建筑格外醒目,造型也是十分引人注意,它的一层就足有十米高,半个广场那么大,屋子里几根两人合抱粗的大柱子给人粗犷但不失稳重的感觉,佣兵公会总部就是这样的风格,这里没有精雕细刻的工艺品,只有数百个酒桶码成的“酒桶墙”,数十张宽大的原木桌子,圆椅长椅上百个,四边一面墙是壮观的任务墙,每天会有数十个新的大大小小的任务在这里张贴出来,任务墙前面从来没有缺少过人,就算佣兵没有合适的任务,来这里喝喝酒也是极好的选择。

    一层上面就是佣兵公会高级成员才能自由活动的区域,有一些房间供他们休息,也有专门的餐厅及会议厅等功能性房间。

    佣兵公会只有一层很大,上面三层加起来的空间都没有一层的四分之一大。

    从外面看,佣兵公会的建筑就像一只刺角犀牛背上放一顶贵族小姐的花边礼帽。

    此时佣兵公会会长正坐在他的工作房间整理着新接收到的任务单,佣兵公会并没有副会长这种职位,用会长的话来说,一个人能做完的工作非要分给两人来做就是偷懒。不过公会还是设了几名长老成员,在遇到重大事情时只靠会长一人做决定肯定是行不通的。

    房间门推开,戴拿走了进来说道:“会长,赫芬斯家族的使者已经到达公会,现在让他上来吗?”

    “嗯,”泰罗把桌上的任务单整理好,放在桌上往前一推说道:“上面的等级我已经分好了,别贴错位置了。”

    “怎么可能会错。”戴拿拿起任务单,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丝绸服饰的男子推门走了进来,一进门就笑呵呵地问候道:“贵安,泰罗会长,在下是赫芬斯家族的使者赫拉克,劳烦您接待了。”

    “不麻烦,”泰罗摆了摆手,虽然赫芬斯家族在拉斯加顿的地位数一数二,但站在他面前的又不是赫芬斯侯爵,一个使者还不足以让他站起身来迎接:“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还是请你先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

    “这个当然。”使者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块赫芬斯家族家徽的牌子,递给了泰罗。

    泰罗仔细看过后,递给赫拉克,用很理直气壮的声音说着抱歉的话:“抱歉,请谅解。”

    “理解理解,”赫拉克接过牌子,笑呵呵地说道:“我知道泰罗会长是个做事利索的硬汉,我就不多说废话了。我这次是代表路德少爷来的。”

    泰罗眉头轻轻跳了一下,代表赫芬斯家的次子而不是赫芬斯侯爵吗,搞什么鬼?

    “路德少爷想和您以及佣兵公会谈一笔交易,而且少爷给出的条件很丰盛。”赫拉克说道。

    泰罗站起身,两手还扶在桌子上,看着赫拉克严肃地说道:“我想,他可能找错对象了,如果他想通过佣兵公会来做某些事情完全可以发布悬赏任务,我相信会有很多佣兵来提供帮助的。”

    “我想您还没有明白路德少爷的用意,他只想和您以及几位佣兵王做交易。”赫拉克依旧保持着笑容,仿佛他平常的表情就是笑脸。

    “哦,那我就很有兴趣了,”泰罗抱着手臂,脸上带着嘲意的笑:“不知道路德少爷想要和我们交易什么?”

    赫拉克轻轻摆了摆手,“不急不急,还是先说一说路德少爷给出的报酬吧,”说着看向泰罗,笑容隐约流露出一丝阴寒:“如果路德少爷能治好你女儿的病呢!”

    泰罗蒲扇大的手掌猛地拍在桌子上,发出巨响的同时震得桌上的纸张乱飞,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死死地瞪着赫拉克,几乎是吼道:“你们调查我女儿?!”

    “泰罗会长不要激动,我们并不是调查,用关心来形容我觉得比较贴切一些。对于您女儿的病我们既痛惜又欣喜,痛惜的是看您女儿受了这么多年的罪,欣喜地当然是您女儿以后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了。”赫拉克说道。

    泰罗咬紧牙恨不得把面前一切东西咬碎,他承认他动摇了,他的女儿和他的佣兵公会一样都是他不能失去的,一个艰难的抉择摆在他的面前。

    赫拉克不言不语,就微笑地站在那里,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良久,泰罗压着嗓子声音低沉的说道:“说说你们的条件。”

    赫拉克没有傻到这个时候说一些类似“呦刚才不是挺硬气的怎么现在就轻易的妥协了”这样嘲讽的话,脸上笑容不变,声音平缓:“路德少爷希望你还有几位佣兵王能够成为他私人军队的一份子。”

    “他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建立自己的军队干什么?你不把事情说清楚我是不会考虑交易问题的。”泰罗语气强硬。

    “身处大家族的孩子普遍要成熟得早一些,而且以现在的形势,路德少爷可是最有希望继承赫芬斯家族的人,提前做一些准备是应该的。”赫拉克道。

    “赫芬斯伯爵身体还健康着呐,他是不是有些太过着急了?现在还在和平时期,他建立军队真正目的是什么?”泰罗的戒心依旧没有放下。

    “没准哪天就发生战争了呢?”赫拉克自动过滤掉泰罗的第一个问题,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减少:“至于目的,如果说是渴望强者不知道您能不能接受?”

    “是渴望支配强者吧,人不大野心不小。”泰罗说道。

    “做人没有野心怎么成,泰罗会长接手佣兵公会时难道就没什么野心?没有野心怎么可能让佣兵公会变得更强。”赫拉克说道。

    泰罗再次沉默,赫拉克耐心的等待着,他知道泰罗要比他急多了。

    “我要知道详细的内容。”泰罗叹了口气,坐会座椅上,妥协以后整个人都显得萎靡了不少,但一个父亲为了女儿,做出什么都是可能的。

    “在路德少爷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要辅助路德少爷,平时的时候还是和现在一样,出去接任务或者干什么都随意。虽然贵族的私军大多都会限制自由,没任务时就待在贵族的城堡里休养生息,路德少爷才不会做那种无聊的事情。还有,有需要你们的时候会把任务介绍给你们,你们可以考虑接或不接,如果觉得任务危险完成不了,可以选择放弃,”赫拉克看着泰罗眼睛说道:“这个条件,您看如何?”

    泰罗一脸不可思议,哪有私军这么自由的?一般成了贵族的私军大多都会限制行动,任务当然是越危险越冲到前面,有弊就有利,他们能够吃着和贵族一样的饭菜,住在同一片城堡里。

    这显然不是他们这些佣兵想要的生活,让他们去过那种如笼中鹰般的生活还不如让他们去森林挖野菜。

    端着酒杯和众人聊天,觉得无聊去找找有没有合适的任务,和自己一帮兄弟为任务去冒险,这样的生活才是他们需要的。

    所以很少有佣兵愿意加入贵族的私军,除非是因为生活所迫,或者压根就不热爱佣兵这个行业。

    赫拉克开出的条件没办法不让泰罗心动,他们佣兵如果没有自由是一定会发狂的。泰罗咽了口唾液,又一次问道:“你们真的能治好我女儿的病?我找了无数的医师,连会治疗魔法饿魔法师都请来了数十位,都对小女的病无从下手……”

    “您就放心吧,我保证能治好您女儿的病,甚至佣兵王艾斯的儿子的病也能治好。”赫拉克说道:“我记得艾斯也是佣兵公会的长老之一吧。”

    “看来你们是要把佣兵公会一网打尽了。”泰罗苦笑着说道。

    “言重了,”赫拉克摇了摇头:“既然您已经接受交易,我就实话和您说,路德少爷只不过是想和佣兵公会建立良好的关系,要不然怎么会给出那样宽松的条件。”

    泰罗点点头,心里则暗暗骂道:说的好听,还不是要把我们绑在你们的船上吗,上了船还不是得听你们的?

    “所以还得麻烦您一件事,否则我没办法联系到那些佣兵王。”赫拉克说道。泰罗看着他脸上的笑,忽然发现这人也不是什么善茬,他就像在脸上带了一副面具一样,向众人展示的永远是他的笑脸,没人知道面具后面他的真实表情是什么样的。

    在乡下流传着一句话:咬人的狗不叫,不出声说明他懂得隐忍和伪装,这种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虽然你现在是以使者的身份来和我交易的,但想必你在路德少爷那边地位不低吧。”泰罗说道。

    “少爷抬爱。”赫拉克依然笑得很和煦。

    “你们都要找谁,有的人可能还在外面做任务。”泰罗说道。

    “就几个人:爱迪,雷欧,赛文,迪迦以及之前说的艾斯。”赫拉克说道。

    泰罗很有深意地看了赫拉克一眼,赫拉克因为笑眼睛都眯起来了,让泰罗看不到他的眼神。

    那个使者是有备而来的,不说艾斯和他是因为孩子的问题,爱迪和雷欧是因为嗜赌,欠了赌场一大笔钱,赛文迪迦他们据他了解并没有什么缠身的麻烦,难道他们已经把每个人都调查的一清二楚?赫芬斯家族是有这样的能力的。

    “我会联系他们的。”泰罗说道,神色略微有些沮丧,毕竟被人看透并捏在手心里的感觉谁都不会喜欢,更何况他们崇尚自由的佣兵了。

    “等您的好消息。”赫拉克鞠躬,退出了房间。

    “呼——”等到赫拉克走了泰罗才长出一口气,实在是有些憋屈,自己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今天竟然被一个小辈拿捏的死死的,实在是丢人啊。

    可又一想到躺在床上的女儿,小脸始终那么苍白,摸上去一片冰凉,就像没有了体温一样,泰罗不得不屈服,他是佣兵公会会长的同时,还是一个十二岁女孩的父亲,他已经近七年没有见过女儿笑了。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要我给你们拼命都不成问题,可一旦你你们是用我女儿的健康来要挟我,就等着我和你们拼命吧!”泰罗在心里发誓,这是一位父亲的呐喊,无关身份无关地位。

    其实,当赫拉克以父亲这个身份作为泰罗的突破点时,他就已经输了,让一个父亲把自己的孩子做赌注,这实在太残忍了。

    赫拉克离开了会长室,但并没有离开佣兵公会,在犹如广场大的一层买了杯酒,悠闲地站在任务墙前面,浏览着墙上的任务。

    赫拉克走后,泰罗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面向屋顶,这个姿势足足持续了一刻钟。

    一刻钟后,泰罗起身走了出去。这种事情,他必须亲自通知到。

    所谓佣兵王,是那些最少带队完成十次以上A级任务的人,现在还在佣兵公会的佣兵王只有九个。

    能被人称为佣兵王的无一不是心高气傲的家伙,估计也只有身为会长的他的话才能得到他们的重视。

    而使者一张口就要五个佣兵王,实在是胃口不小。

    能不能吞下不是他应该考虑的事情,先把事情通知到,毕竟对方提出的条件让他不能拒绝。

    佣兵王在佣兵公会是有特权的,在佣兵公会一层之上有一间专属的房间。虽然以他们的财力一间房间不算什么,但这是荣誉和地位的象征,一个普通佣兵能被邀请到佣兵王的房间,对他们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荣幸,不亚于完成一个B级任务。

    迪迦接了一个大单子,一批五十辆马车的车队从境外运货到拉斯维加赌场,应该是赌场从境外要的货,五十辆马车的车队可不是一般商人能用得起的。

    艾斯和赛文并不经常来佣兵公会,只有接任务和交任务时才来,他们两人的房间基本上是没有用过的。艾斯应该在家陪着他的小儿子吧,赛文也是个顾家的人,没任务很少出来。

    爱迪现在应该还在某一家赌场里红着眼睛摇着骰子大喊着“中!中!”,他也没在佣兵公会。

    雷欧那个嗜酒的家伙不出意外肯定在一层独自喝着酒,他这人有个很奇怪的习惯,喝酒喜欢喝独酒,从来不许别人坐在他身旁。

    泰罗来到一层,竟然看见那个赫芬斯家的使者站在任务墙前,端着酒杯十分悠闲,与一群五大三粗的佣兵格格不入,泰罗一眼就看到他一点都不奇怪。

    赫拉克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注视他,回头正好和泰罗对视。赫拉克笑着举起酒杯,泰罗点了点头,便转过视线寻找雷欧的身影。

    果不其然,在一层据任务墙最远的角落,一个穿着毛皮披肩的大汉背对着众人独自喝着酒,那张桌子上再无其他人,桌子上已经摆了两个空的木酒桶了。

    泰罗走过去,拍了拍雷欧的肩膀,但没有坐在旁边的空位置上,说道:“有个人要见你。”

    雷欧没有马上回答,泰罗也没有催他,只是沉默地站在雷欧身边。

    泰罗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吸引了佣兵公会佣兵的注意,但大多扫了一眼就立刻收回视线,然后悄悄的用余光打量着这位“传说”中的会长大人。

    直到雷欧保持着一人饮酒的速度把杯中的酒喝完,毫不顾忌的打了个酒嗝,用醉醺醺的声音问道:“什么人?”

    “赫芬斯家次子派来的使者,”说完又顿了顿,补充道:“也找了我,我没有拒绝。”

    “人在哪?”

    “任务墙前,你一眼就能找出他。”泰罗说道。

    雷欧慢悠悠地站起身,似乎是酒劲上来了,起个身都是摇摇晃晃的,扭头看向任务墙,喃喃道:“果然一眼就能找到,那个笑的特别虚伪的家伙。”说着也没有搭理泰罗,朝赫拉克走过去。

    赫拉克在泰罗站在那人身旁时,就已经确定了那人的身份,几个佣兵王也只有雷欧能面不改色的喝完两木桶酒。虽然现在正朝他走来的雷欧脚步不稳,但他相信,如果他愿意的话,他能在一眨眼的功夫冲到他面前顺带给上他一拳。

    赫拉克微笑着看着雷欧在自己身边站住脚步,努力睁开沉重地眼皮问道:“你是赫芬斯的人?”一张嘴浓浓的酒气喷了出来,赫拉克却连眉头都没颤一下,笑容在他脸上就从来没有消失过。

    “我是赫芬斯家族路德少爷派来的使者,很荣幸见到您,佣兵王大人。”

    “你说你是赫芬斯的人就是了?我怎么知道你不是骗我?”雷欧的舌头似乎已经被酒液泡肿了,说话含糊不清。

    “这个是赫芬斯家族的家徽铭牌。”赫拉克掏出铭牌递给雷欧,雷欧接过来随意的在手里把玩,忽然开口说道:“这要是假的怎么办?我又没见过赫芬斯家族的牌子长什么样。”

    “赫芬斯家族拥有这个铭牌的除了家主就只有他的三个儿女,只有这四个人才有资格拥有这块铭牌,而且这里面刻有路德少爷的身份刻印,您可以检验。”赫拉克说道。

    “哦?还有这种东西?”雷欧往里面输入魔力,原本青铜色的铭牌忽然变得透明并且发出淡黄色的荧光,可以看见铭牌里刻着的两个符号。

    “L?H,路德?赫芬斯吗……”雷欧念道,然后信手一扔,铭牌飞到赫拉克的手里,离开魔力的支撑,铭牌顿时失去了光芒,重新变成了青铜色:“就算你是赫芬斯的人好了,你找我干什么?想替我还赌债吗?”

    “不光是赌债,”赫拉克笑着说道:“我们连赌约都可以帮忙还清的。”

    雷欧眼睛顿时睁大,丝毫不见醉酒的迷糊样,眼神精亮的几乎都能放光。雷欧看着赫拉克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赌约的事的。”

    “我们能帮你还清它。”赫拉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之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两人都不再说话,赫拉克笑的灿烂,雷欧看的入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