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魔金法则 第二十五章 小算计


    阿诺尔把痕迹清理干净后,一边打扰萤火狮子睡觉一边等着琳,萤火狮子备受煎熬的忍受了接近一个小时,琳回到了黑塔。

    萤火狮子终于能安心睡觉了,抬头看看窗外,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要抓紧时间了。

    “麻烦你了,跑那么远的路。”阿诺尔跑到琳身边抱歉的说道。

    “睡觉吧。”琳淡淡的说道,并向楼上走去。

    阿诺尔没有动,看着琳走上楼梯,在琳即将走到二层时忽然说道:“你就什么都不问吗?你问的话我不会隐瞒的。”

    琳转过身,美丽的眼睛散发出的光芒让阿诺尔有低头不敢直视的冲动:“睡觉吧。”琳这次的声音没有刚才那么平淡,阿诺尔能清晰地听出她话语里的温柔。

    “难道她知道了什么?”阿诺尔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随即把念头压了下去,跟着琳上了楼。

    和琳并排躺在一起,阿诺尔侧过身看着她修长的睫毛,如一把小小黑黑的扇子,轻巧的鼻翼薄薄的嘴唇,一缕头发滑落下来,阿诺尔伸手把它撩上去,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还是问我点什么吧,有些事我不想瞒你。”

    琳睁开眼睛,近距离看琳的眼睛,宛如陷入布满繁星的夜空,安宁和幽静的感觉让人沉浸其中,很难想象一个人类的眼睛能如此精彩绚丽。

    还没等阿诺尔开口,琳先说道:“我明天要回家族一趟。”琳并没有和阿诺尔说,自从她收到阿诺尔的信来到黑塔以后,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回去过,如果不是因为事情十分重要实在拖不下去,琳还打算再待几天。

    “肯定有什么不得不回去的事吧。”阿诺尔说道,声音很轻,这是一个不忍心让她受一点伤害的女孩,就连大点声说话都怕伤害到她,尽管她并没有那么脆弱。

    “嗯,必须回去。”琳感受到阿诺尔话里的关心,眼睛眯成一个十分柔和的弧度:“我准备了两天的食物。”

    “我吃的不多。”阿诺尔说道,琳听得懂阿诺尔告诉她可以晚回来几天。

    “两天,”琳说道:“最多。”

    “好吧。”阿诺尔回道。

    简单的对话,房间又恢复了沉默。现在距离天亮不早了,琳早上还要会兰代尔家族,今晚已经麻烦她很多事情了。

    “好梦。”阿诺尔无声的说道。

    —————————————————————————————————————————————

    早晨,阳光刚刚照进黑塔,阿诺尔在听见琳下楼后才睁开了眼,但躺在那里没有动。身边依稀还能嗅到琳身上的清香,阿诺尔怕起身时带动的空气会把这股清香吹散。

    黑塔再次只剩他一人,还好有萤火狮子作伴。以前贝拉德去远点的地方办事,他要自己待上两三天,这几天他就只有吃饭睡觉打铁胚,异常枯燥。

    还好他已经适应了孤独,甚至学会了享受孤独。

    相比和他人交往,他会觉得独自一人会舒服些。

    以前的他并不是这样的,不到十岁就各处乱跑,拉斯加顿几乎被他逛了个遍。三年的监狱生活让他的性格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如果言灵魔法解除后,他估计也会找个安静的地方过安静地日子。虽然有点消极,但自己喜欢不就行了。

    这种事情他也只能想想,先不说现在他还被监禁于此,就算那天他能离开黑塔了,等待他去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哪有时间让他去过避世的生活。

    他在小时候曾经遇上一位白胡子老人,老人打量了他一番,当时他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毫不示弱地和老人对视。老人看了一番,说了一句话,并且让他一定要铭记于心:人活着就是要四处奔波,只有死后才会彻底安定下来。

    当时他就一个想法:这老人是不是有自杀倾向,为什么说些生呀死呀的东西,我还小离死还早着呢。

    现在他忽然想起那位白胡子老人说的话,隐约察觉似乎是对自己的忠告,难道他有预知的能力?或者能够类似占卜魔法那样,推测一人未来的事情?

    貌似当时遇到他是在拉斯加顿东北部的一个小镇,出去以后去那边一趟,万一能再次遇到他呢。

    算了,不想这些,人总是要成长的,至于成长成这样是好是坏阿诺尔也不清楚,命运这种东西凭人力怎么可能去琢磨透,听天由命吧。

    阿诺尔坐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会儿琳应该已经离开了吧。不知道萤火狮子醒没醒,没醒的话可以趴在它身上再睡个回笼觉。

    来到萤火狮子所在的塔层,阿诺尔站在门口愣住了,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篮子里洗好的苹果散发出诱人的光泽,杯子里的啤麦酒还在冒着气泡。

    阿诺尔不禁感叹自己运气怎么那么好,以前有贝拉德照顾自己,贝拉德去了斯巴达克,又有琳照顾自己。

    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阿诺尔拿起一块面包和一个苹果,来到萤火狮子身边靠在它身上席地而坐,自己咬了一口面包,把苹果递到了萤火狮子嘴边。

    萤火狮子在阿诺尔靠在它身上时都懒得睁眼,现在似乎是嗅到了苹果的香气,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苹果的位置,舌头伸出把苹果卷进嘴里,“吭哧吭哧”地嚼着。

    “你说,能不能让我也想你一样有一身萤火,那样根本不用担心近战,人一靠近直接升温,那多省事。”阿诺尔咬了一半的面包放在萤火狮子嘴边,萤火狮子一脸嫌弃地避开,并且扔给他一个白眼。

    “其实也不好,我要是会远程魔法再配上萤火就厉害了,现在给我萤火的后果就是我碰不到别人,并且成了对方的活靶子。”阿诺尔晃了晃面包说道。

    萤火狮子压根就没有搭理他,闭上眼睛专心嚼着苹果。

    一口把剩下的面包吞进嘴里,阿诺尔一翻身趴在萤火狮子背上,耐心地嚼着面包,从甜味嚼成无味才咽下。

    世上从来没有永远都有甜味的面包。

    —————————————————————————————————————————————

    琳回到兰代尔家族的城堡,还没到自己的别馆,就被兰代尔公爵堵在门口。

    琳看着来势汹汹的父亲,站在原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宝贝女儿啊,”兰代尔公爵眼睛泛着泪光,一把抓住琳的胳膊,一半哭诉一半训斥地说道:“你怎么出去这么久都没有回个消息呀,父亲派人去森林里找了个遍,连湖底都查了个遍也没找到你人,你出事了父亲该怎么办啊!维尼铁匠铺的瑞比大师等了一天气冲冲的走了,不过你没事就好。”

    “我写了纸条。”琳已经习惯父亲的不正经,面不改色地说道。

    “你光写要出去几天,连去哪都不说,父亲能不着急吗,”兰代尔公爵下意识地摇了摇琳的胳膊,被琳甩开后,用可怜兮兮的声音问道:“你这几天去哪了?晚上有没有睡好?”

    琳还没来得及说话,兰代尔公爵一挥手说道:“我的错,父亲不该问那么多,你平安就好。”

    琳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去黑塔的事情说出来,阿诺尔告诉她只是信任她,并不意味着她就可以把阿诺尔的事情说出去,即使是自己信任的人也不行。

    “要不我再去请瑞比大师来一趟,这回我带上几箱瑞比大师最爱吃的蜂蜜胡萝卜,没准他能消气。”兰代尔公爵说道。

    “不用了,把金属装上马车。”琳说道。

    “宝贝女儿,难道你有办法对付那些硬疙瘩?连我们家族的几个魔偶修护师都对那些金属没办法,不得已才请了瑞比大师。”兰代尔公爵猜疑地说道。

    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真的?那太好了!我也不用去给那些老顽固脸色了,下次碰见那些老家伙直接给他们几个铜币,假装把他们当乞丐,估计能把他们胡子都气直。对,我要做一批蜂蜜胡萝卜汁,专门到维尼铁匠铺门口去卖,卖普通人一个铜币一瓶,卖铁匠铺的人直接五十金币一瓶,爱买不买!”兰代尔公爵挥着拳头已经开始他的报复计划,说是报复完全像是小孩子的恶作剧。

    琳开口道:“只能给我一人修护。”

    兰代尔公爵愣了愣,忽然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该不会出去这几天给我找了个铁匠女婿吧?”

    琳沉默不说话。

    兰代尔公爵直接跳了起来叫嚷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你现在还是有未婚夫的人,你之前不是说不同意毁约吗。诶?这是个好机会,我们下午就去趟赫芬斯家族,就说你有了喜欢的人,正好把婚约退掉。不过有些对不起阿诺尔那个小家伙,小家伙还是很讨人喜欢的。对了,我未来女婿长得帅不帅,铁匠的身份不要紧,只要站在一起不丢我女儿的脸就行,最少也比阿诺尔那小子好看吧?”

    琳没有搭理他,从兰代尔公爵身边绕过,推开门走进去,然后把门关上。

    兰代尔公爵见女儿不搭理他,垂头丧气地往回走。走出女儿的别馆,兰代尔公爵抚摸着下巴,露出很是帅气的笑,这种笑容不应该出现在他这种中年人脸上,更适合那些二十出头英俊潇洒的年轻贵族男子。

    “女儿啊,你实在是太好猜了,不就是跑去找阿诺尔了吗,还瞒着你父亲,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没办法知道了吗?这不还是被我试探出来了?”兰代尔公爵得意的自言自语起来:“看来那小子在里面也没有闲着,不知道这三年发展到什么程度,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主要是不要让我女儿失望,你可是我认可的唯一的女婿呢。”

    兰代尔公爵能坐到现在的位置,怎么可能向他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么不正经,那种不正经只限在琳面前。琳的母亲身体不好,生下她以后不久就去世了,琳可是兰代尔公爵唯一的宝贝,为了琳他做出什么都不奇怪,这也是兰代尔公爵不反对琳去和阿诺尔接触,尽管他现在的身份不是贵族而是囚犯。

    当然阿诺尔本身就很优秀,年纪轻轻就让兰代尔公爵这个阅人无数的“老人”不能完全看透,但如果不是女儿不排斥他,阿诺尔在兰代尔公爵眼里只是个有很大潜力的孩子。

    女儿的意见大过天。

    “不过那小家伙怎么处理那些金属,难道他已经达到高级铁匠的程度了?用了三年?三年他不吃不喝不睡觉也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啊,大部分人用半生时间都达不到他用三年就达到了?那他怎么办到的?”兰代尔公爵思考无果,摇了摇头:“算了,琳说他能做到他应该就能做到,管他什么方法呢。”

    看着蔚蓝的天空,兰代尔公爵感觉阳光都比之前明媚了许多。

    —————————————————————————————————————————————

    琳把图纸准备好,褪掉衣物躺在床上。晚上大概只睡了三个小时,她需要恢复精力,睡醒以后就准备出发去黑塔。

    琳是个安静的女孩,即使是睡觉时也是十分安静,像一个精致的瓷娃娃。

    尽管知道要抓紧时间休息,但她很难进入梦乡,脑海里不断浮现出阿诺尔的脸,认真的脸,带着和煦笑容的脸,以及对待敌人毫不留情,把脑袋削下来都面不改色的冷酷的脸。

    阿诺尔以前不是这样的,三年时间他变了好多,那一瞬琳甚至不能确定这就是她认识的那个阿诺尔。

    虽然在阿诺尔入狱以前,他们之间并没有说过几句话,阿诺尔到是经常和她找话说,但琳几乎没有回过话。

    但他们还是对对方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两人之间有一种很难解释的默契,不交流,相处很少,但默契就是存在。阿诺尔想说的话琳能猜个大概,她说的简单的话语阿诺尔也能够听明白。除了兰代尔公爵,阿诺尔是第二个和琳交谈毫不费力的人。

    从小不和生人接触的琳,到现在也没什么朋友,在潜意识里她是很珍惜这种说不明道不清的默契,世上有一两个能够懂你的人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尤其琳的话本身就很少,兰代尔公爵曾和琳抱怨过他用一天就能把琳从出生到现在说过的所有话说完,阿诺尔对她来说,更像是一个知己,她以前也有过这样的念头,身为未婚夫的同时还是自己的知己,其实真的很美好。

    这种话琳从来没有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她的性格决定了她只会把一些话埋在心底。这方面阿诺尔和琳很像,也许就是类似这些相似点才让琳在小时候遭受阿诺尔几年的“骚扰”依旧不排斥他吧。

    三年前琳也在圣安地大教堂,只不过距离赫芬斯家族比较远,她并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导致阿诺尔没红衣主教无情地按在地上,在场的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事情原因。对于教廷给出的“猥亵圣女”这种理由,琳压根就不信,她知道阿诺尔是什么样的人,他是不会犯那种明显低级的错误的,即使他当时还是个十岁的孩子。

    琳和阿诺尔是同一类人,都属于那种成熟比较早的孩子,他们想的事情有时候大人都不一定能想得到。

    这也算是两人的又一共同点吧。

    成熟早,意味着开始考虑事情的后果,阿诺尔不会把自己处于那么危险的地位,原因的话,阿诺尔身为当事人,他肯定是知道的,但琳根本没有打算问他,连问他这个想法都没有,就像她没有问阿诺尔那只魔兽螳螂是哪来的,也没有问那两个人是怎么回事,连阿诺尔询问她能否帮他送信她都没问原因。

    她喜欢自由,她也不喜欢过多的去干涉他人的自由。

    琳回到黑塔时,阿诺尔正好从换气窗跳下来,然后炫耀自己如何把他们耍的团团转。直到阿诺尔解决了两人,她才离开,甚至连阿诺尔都不知道琳早已回来了。如果不是担心那两人突然出手对阿诺尔不利,琳早就离开了,她并不想过多的了解阿诺尔不想给别人看到的事情,这是对他人的尊重,何况那人还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

    心思玲珑,这是兰代尔公爵很早以前对琳的评价。

    还没躺了几分钟,琳翻身而起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兰代尔家族专门的锻造房收到兰代尔公爵的命令,把储藏的锻钢装了三个马车,做好出发的准备。

    琳这才能安心去休息。

    —————————————————————————————————————————————

    “这是……锻钢?”阿诺尔看着停在黑塔一层的三架马车,吃惊地问道。

    站在一旁的琳点点头,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剩下的。”

    阿诺尔没有说话,上前抱起一整块长条锻钢往地下搬去。琳的意思阿诺尔再明白不过了,正因为了解她,阿诺尔才不会对她说感谢,她不在乎这些。阿诺尔喜欢用行动来代替语言,这份“沉重”的礼物他收下了,回礼肯定不会比这些锻钢“轻”的。

    琳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只是驾驶马车这种简单的动作,她可以同时使用四个魔偶来代替马夫的工作。她可不会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去了哪里,也不会暴露阿诺尔的能力,即使是能引起他人猜测的线索都不行。

    跑了几趟,终于把锻钢全部搬到了地下,阿诺尔擦了一把额头的细汗,这才有空问道:“你不是说需要两天才能回来吗,发生什么事了?”

    琳听到“回来”这两个字心里莫名的一暖,但性格使然她还是面色平静地说道:“事情解决了。”

    阿诺尔看着她,似乎在等待着她给一个解释,阿诺尔开始有意的让琳说更多的话,以后她总不能不和别人交谈,她可是兰代尔公爵的长女,再加上本身惊人的天赋,不出意外的话兰代尔家族还是要交到她手里的。

    琳有些为难,毕竟要解释清楚是要说很多的话,她并不习惯那样说话。

    终于,在阿诺尔鼓励的眼神下,琳开口道:“父亲请了一位铁匠大师……然后离开了……我把金属带过来……想请你帮忙。”

    “很棒,”阿诺尔轻轻摸了摸琳的头发说道,琳微微低头,确保不会被阿诺尔看到的情况下眼睛眯成一个极美的弧度,像极了慵懒的小猫:“这不是说的很好嘛,下次也要继续努力啊。还有,我不是说过我是你的魔偶修护师,更何况那位大师离开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都不会拒绝你的,就不要和我客气了。”

    琳已经恢复成平时冷淡的模样,点点头。

    “你是不是回家以后没待多久就过来了?”阿诺尔问道。

    琳有些奇怪阿诺尔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乖巧地点点头。

    “你觉得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阿诺尔又问了一个问题。

    想了想,琳不确定地说道:“吞食金属吗?”

    “不,”阿诺尔指着楼梯说道:“你,现在,立刻,马上,去睡觉。”

    琳呆呆地看了阿诺尔两秒,随即转身向楼上走去,在转身的一瞬,琳再也忍不住了,白皙的脸颊“嘭”地升起两团红云,努力保持镇定,迈着平稳的脚步上楼梯。

    阿诺尔满意的勾起嘴角,听话的女孩总是会获得喜爱的不是吗。

    琳去楼上睡觉,阿诺尔跑到了地下,琳带来的三车锻钢,够他吞噬很长一段时间了,锻钢这种金属较之于黑铁更加坚硬,韧性也比铁强,相当于是铁的全方面加强版,不过这点量的锻钢完全不能满足阿诺尔的需求,要把它彻底变成自己的能量再来三十车都不够用。

    阿诺尔完全掌握黑铁估计吞食了上百吨铁矿石,先把铁矿石捶打去杂质,然后吞食时又会淬炼一遍,一吨铁矿石也就能化成拳头大小的纯能量黑铁。

    虽然锻钢要比铁矿石的杂质少上很多,但最少也需要十吨以上才能彻底掌握。

    锻钢的价格可不会铁矿能比的……

    “管他呢,就当是为琳工作得到的报酬吧。”阿诺尔找了个接受锻钢的借口,结果还是说服不了自己,硬生生克制住吞食锻钢的冲动,双手一甩螳螂刀绕着手掌转了一圈被握在手里,翻身跃起对着空气一顿乱舞。

    琳足足睡了两个小时,睁开眼后坐起身来,迷糊的打量周围,好一会儿才睁大眼睛清醒过来,跳下床往楼下走去。

    走到地下,琳惊讶地发现锻钢整齐地堆在那里,看数量阿诺尔并没有动它们,再一看阿诺尔靠在墙边,大口喘着粗气,汗水顺着下巴滴在地上,脑袋顶甚至飘着白色的丝丝蒸汽。两把造型奇特的螳螂刀放在身体两边,闪着幽蓝色危险的光泽。

    “睡醒了吗?”阿诺尔没有站起身,就这样坐在地上问道。

    琳点点头,伸出手指指着码在一旁的锻钢看着阿诺尔。

    阿诺尔挠了挠头,他知道如果说出来琳肯定不会高兴,但还是硬着头皮讲了实话:“我总觉得这样做不太好……”

    “哪里不好?”琳忽然打断阿诺尔的话,声音清冷地问道。

    阿诺尔吃惊地看着琳,寡言少语的琳竟然会打断他说话了。

    琳脸颊微微发热,但还是盯着阿诺尔,似乎他不给一个满意的答案就一直会这样盯下去。

    “我……觉得无功不受禄,白白占你的便宜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琳没有立即回话,静静地看着阿诺尔,直到把阿诺尔看得心里发慌才小嘴微张道:“我不要你修护魔偶了。”

    阿诺尔正要反对,琳接着说道:“除非你答应收下报酬。”

    和琳对视了足有半分钟,阿诺尔还是妥协了。他清楚琳的性格,对某些事情不达目的不罢休。其实他也好不到哪去,有些地方甚至比琳还固执。

    琳见阿诺尔叹气,嘴角勾起一个轻微的弧度,身体让到一边,安静地看着他。

    阿诺尔再次叹了口气,把螳螂刀收回,单手撑地站了起来,向锻钢堆走去。

    看着阿诺尔有些无奈的背影,琳悄悄吐了吐舌头,立刻又收起表情跟在阿诺尔身后。

    琳自己还没有察觉,无论是话语还是表情,都要比以前丰富很多。

    留给琳一个无奈背影的阿诺尔此时正在心里偷笑,这应该不能算是在算计琳吧,琳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再也不对他露出笑容了?

    一定不能让琳发现,以后要小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