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魔金法则 第二十四章 反转


    阿诺尔挂在换气窗的边上,眼睛没有离开过外面的紫色光点,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也不动。

    维坦洛佐边大笑边咳嗽,偶尔还会咳出血沫——为了成功骗过阿诺尔,由姆佐是真打啊,丝毫没有手软。

    “怎么样,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为了等我们待在这里三年吗?功亏一篑的滋味,感觉怎么样?”维坦洛佐擦了一把嘴边的血沫,冲着阿诺尔咆哮道,发泄心中的愤懑。

    他好歹也是被情报中心层选中的人,虽然性格方面有缺陷,但不代表他是个庸人,凭着之前和由姆佐合作过的默契,两人没有任何交谈就上演了一场“苦肉计”加“调虎离山计”,终于从阿诺尔嘴里套出了重要的情报,并且通过能传送声音的定位魔法把情报传了出去。

    这种魔法和贝拉德与帕拉图之间用的魔法有些类似,但它只能单向定位传送,而贝拉德的魔法则没有这么多限制,而且维坦洛佐使用的这个魔法如果被人截住,情报就会泄露,贝拉德的魔法不知道方法是解不开的。

    如此,阿诺尔和由姆佐之间的那段话全部被维坦洛佐拷贝了下来,他们之间的话会一字不差的传回鲁尼古纳。

    维坦洛佐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看看阿诺尔的表情,是沮丧,是绝望,还是彻底失神?可惜阿诺尔现在背对着他。不过总会有机会的,他不在乎多等一会儿时间,毕竟等阿诺尔转过身来的时候,距他们离开人世也就不远了。

    以维坦洛佐的性格,这种时候不喷一堆垃圾话那就不是他了:“烂嘴的棘壳鸭!残翅的斑点鸟!就你那连癫痫的猴子都不如的智商也和我们斗,无知的白肿鸭!自大的井底蛙……”

    在维坦洛佐喷垃圾话的时候,由姆佐托起他的长刀,从衣服里拿出一块丝绸仔细的擦拭,知道自己逃脱不了已注定的命运,索性也就放下了。这把长刀陪了他有多半生的时间,但自己没有做到一个主人应尽的责任,他一直梦想能让它在自己手中发扬光大,可惜现在它只能是一个梦想了。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而且你也只算是惜败,我很尊重你,你有着与你年龄不符的实力和智慧,将来的某一天或许你会达到和王一样的高度。”由姆佐冲着阿诺尔说道,声音不大却轻易地盖过了维坦洛佐的垃圾话,清晰地传入阿诺尔的耳朵里:“这把刀是我用了十几年,虽然它只是很平常的一把刀,但我还是梦想它能像王手中的‘布御兜魂’一样,成为万众敬仰的存在。我是做不到了,也许你能也说不定。”说完,由姆佐把长刀插入刀鞘,两手托着刀鞘把它平放在地上。

    “如果你一开始就杀掉我们,你们的秘密也不会泄露,可惜你还年轻,有一种智慧叫做经验。”由姆佐旁若无人的说道。

    “和他废话干什么?反正我们也是将死之人了,这种时候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维坦洛佐已经有些癫狂了,无论和谁说话都是大吼。

    由姆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扭过了视线,低头看着自己的爱刀,满目慈祥。

    见由姆佐无视他,维坦洛佐顿时感到一股郁闷从胸中涌起,他选择将郁闷倾泻给阿诺尔:“喂!你个大腹短腿树懒,不会气的暴毙而亡了吧?我们还等着你给我们个解脱呢。别挂在那儿了快点,大爷我要早点去追寻我们的王!”

    阿诺尔手一松跳了下来,扭过头看着维坦洛佐,声音出人意料的平和:“你们有点不负责了。”

    两人都是一愣,由姆佐抬起头看着阿诺尔,他不明白这个人在说些什么。

    “你们的魔法用完就完事了,万一被人截住了怎么办,消息传不回鲁尼古纳你们的努力不就白费了?”阿诺尔说道。

    这回两人是彻底愣住了,维坦洛佐张着嘴巴却只用来呼吸,连话都不会说了。两人已经被大脑里的一堆为什么砸晕了:他为什么这么淡定?他为什么没表现出懊悔?他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

    “看来我不把事情说清楚的话,你们应该是死不瞑目吧,”阿诺尔摊了摊手,说道:“先和你们分享一个我自己的习惯,有人说,死人是最安全的倾听者,我的警惕心比较强,我连死人都不信。”

    无视掉两人的反应,阿诺尔继续说道:“本来这些我是不想说的,但我不说谁又知道我做了什么,又有谁知道我这么聪明厉害,人总有一些小欲望需要得到满足,能被别人夸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当然我肯定不指望你们能够夸我,不过你们的震惊和意外同样能给我带来虚荣的满足。”

    “长话短说,我截住了你们传信的鸽子,换了内容,又给你传信让你们能在午夜来到这里的地下,我自己则藏到铁门里,偷听完你们的对话就跑出来。”

    “现在说重点,我能略微感应到魔力的波动,而且之前这家伙用了两次卷轴,这种波动在你套我话时再次感应到了,所以配合你们演了出戏,不过事先没有准备,有些细节还不够完美,不过反正都是编的,完不完美也无所谓。”

    “我说我比你们更关心消息传没传到,就是这个意思,以你们情报中心层的人员肯定会注意到我话里的‘第一道防线’吧,我的目的就是让你们放弃从西边进攻拉斯加顿,转而从南边进攻。当然,如果能给教皇带来麻烦是最好了。”

    “我知道你们现在脑子很乱,而且还有不少疑问,我先解释一下我能想得到的。关于信,我能模仿见过的笔迹,还有以你谨慎的性格,在进来地下之前肯定会在检查一遍周围的环境吧,那些灰尘是一种药剂制成的,一个很鸡肋的药剂没想到在这里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啊,有人能听我炫耀这种感觉太舒服了,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维坦洛佐咆哮道,他的愤怒已经超过了震惊:“你为什么骗我!你明明说过对将死之人说假话是对教皇不敬的,你就这样亵渎你们的教皇吗?”

    阿诺尔摆了摆手:“话不能那么说,你们也合伙演戏骗我不是吗,还有,谁告诉你身在拉斯加顿就一定要敬仰教皇?这里又不是鲁尼古纳,教皇也不是你们的王,个人崇拜只限于那些教民。”

    说到这儿阿诺尔顿了顿,然后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可惜,我不信教。”

    维坦洛佐彻底呆住了,嘴长着发出粗重的哈气声,由姆佐性格坚韧,但依旧被现世打击的萎靡不振,两人都瘫坐在地上,屋子里只剩维坦洛佐的喘息声。

    “感谢你们能听我的自我炫耀,虽然做法有些低贱,反正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影响不大。你们也可以飞去找你们的王了。”说着阿诺尔信步走到螳螂刀旁边,把螳螂刀从地上拔起,把两把刀的环柄一对,再松手两把螳螂刀已经连在了一起,一个环柄的左右两边连着两片锯齿刀。

    “你的刀,我会收下的,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我答应你总有一天能让你的爱刀和你们王的‘布御兜魂’正面交锋。”阿诺尔把合体的螳螂刀套在手上,螳螂刀如风车一般旋转着,“呼呼”的切割空气的声音掩盖了维坦洛佐的喘气声。

    由姆佐身子一震,缓缓抬起头,失神的眼睛绽放出一点光彩,发白的嘴唇哆嗦着。

    “谢谢。”

    “不客气,”阿诺尔手指一握,把旋转的螳螂刀停住,握着螳螂刀的手收回放在胸口前,声音依旧是那么和煦:“它叫什么名字?”

    “现在它是你的了,它应该有个新的开始,”由姆佐看着刀的眼神变痴:“它也应该有个新的名字。”

    阿诺尔想了想,说道:“起名字这件事很重要,我需要仔细考虑,等它有了新名字,它会有办法告诉你的对吗?”

    由姆佐声音颤抖,再次说道:“谢谢!”

    阿诺尔点点头,开口道:“时间差不多了,你们还要去见你们的王不是吗?”

    由姆佐说完谢谢后就闭上了眼睛,他放弃了和命运做无用的反抗,维坦洛佐则睁大眼睛看着阿诺尔,仿佛要把阿诺尔刻在眼睛的最深处,刻在心里。

    在维坦洛佐的注视下,少年动了,握着螳螂刀的手猛地向右面甩去,双叶螳螂刀顿时化为激舞的风车,呼啸而去。

    “为什么他甩错了方向?”维坦洛佐已经被为什么砸的麻木了,脖子有些僵硬的跟着风车往左看去。

    视线里风车即将撞到墙壁时,忽然离奇地偏转了方向,没有任何人为的操控,完全是靠甩出时的手法,让风车自行转弯。

    维坦洛佐看着急速接近的一条线,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极速风车像切过空气一般扫过两人的身体,两个头颅接连被断颈喷出的血柱喷到了空中,仔细看的话,是一个半头颅——维坦洛佐的上嘴唇在空中飞舞,下嘴唇则和他的身体留在地面,被鲜红的血液染得十分妖艳。

    风车又是划过一个曼妙的弧度,比阿诺尔左手反手接住。

    不知什么原因,阿诺尔看着如喷泉般溅射的血柱,体内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难道自己真正渴望的是血腥和暴力?”阿诺尔自问。

    没有答复。

    两个坐在地上的人型喷泉还在汩汩地往外冒血,他们的头颅躺在自己的血液中,眼睛则注视着自己的身体。

    “赶快打扫屋子吧,”阿诺尔挠了挠头自言自语道:“这一幕要是让琳看到估计她再也不会来这里了吧。”

    阿诺尔背对着的地下入口,一个身影无声的离开,借着微弱的光依稀能看见因为转身而轻微甩起的长发。

    —————————————————————————————————————————————

    阿诺尔拾起由姆佐摆放在地上的长刀,握住刀柄将它拔出,仔细打量它,这算是由姆佐的遗物了,而且他已经答应收下,当然要好好认识一下它了。

    其实阿诺尔还有一个私心,之前和由姆佐交手时他就发现,由姆佐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魔法师,他身上并没有构建魔法阵时散发出的波动,反倒是他的刀,波动很明显。

    当时阿诺尔就猜测,是不是他的刀在辅助他构建魔法阵?

    即使这是个假设,但对阿诺尔的诱惑不言而喻。

    作为一个大贵族家的孩子却不会魔法,这种事可不是小事。以前有一个贵族家出生了一个不能使用魔法的孩子,在他懂事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杀——连家里的仆人都会用魔法,这种感觉真的很让人绝望。

    好在阿诺尔心理素质较硬,而且除了魔法之外他还有其他很多事情要做,他可没时间去思考那些尊严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尊严取决于实力,实力和势力是可以画等号的,不会用魔法,但不代表就没有尊严,尊严是靠自己挣来的,即使出生的起点比别人高,不努力的话依旧会被那些努力的人超过去。

    相比其他东西,还是个人实力才是最容易赢得尊严的。

    阿诺尔很早以前就意识到了这点。

    现在“使用魔法”这个诱惑摆在他的面前,他怎么可能不伸手?

    打量着这把刀,阿诺尔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通过之前的交手,阿诺尔发现这种武器很大的特点,有好有坏。

    好的方面,弯曲的刀身能使斩击更为有效,同样材质的刀剑和它互砍肯定是它胜,较轻的重量让它更加灵活,小臂长的刀柄可以双手持刀,力道肯定比单手刀剑要大。

    至于缺点则很明显,过刚易折,这种刀虽然非常锋利,但过于脆弱,越锋利的刀刃就越薄,很容易出现损坏。而且因为造型的问题,它插入敌人身体后很难往出拔,刀背很薄,进行格挡的话是需要手法的控制才不至于格挡时被直接砍断。

    损耗方面阿诺尔丝毫不用担心,等他吸收了足够多制造这种刀的金属,无论它坏成什么样都能让它“起死回生”,但格挡方面,阿诺尔现在已经习惯了螳螂刀,超过一公分厚的刀背格挡起来完全不用估计那么多,用起来得心应手。

    这样看来,这种刀在实战的作用并不大,如果它只是和魔法无关的刀的话。

    阿诺尔学着由姆佐的方法,将体内的魔力注入到剑柄里。阿诺尔并不是体内没有魔力,魔法师的区别是能否构建魔法阵,魔力是每个人体内都有的,能加以利用的称为魔法师,不能利用甚至感觉不到魔力存在的称为普通人。

    在阿诺尔惊喜的注视下,长刀表面开始覆盖了一层蓝紫色的电流,空旷的房间里顿时出现百千只鸟鸣。

    同时阿诺尔注意到,原本雪白色的刀身出现了一行类似咒文的字样,“难道这就是它能释放魔法的原因?”阿诺尔思索道。

    原本他以为是刀本身的金属有储存释放魔法的能力,现在看来这把刀只是这行咒文的载体,关键原因还在咒文上。

    现在他有些为难了,如果把刀吞食掉的话,阿诺尔不敢保证不会损坏咒文,这也算是他第一个使用的魔法,对他的意义是十分重大的,他可不敢轻易冒险。

    看着手中电流跳跃的长刀,阿诺尔认真地说道:“由姆佐把你托付给我,我有必要给你起一个新的名字。”然后是充满思考的凝视。

    凝视了好久,阿诺尔伸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太会起名字,刀的名字我再想想,不过我已经想好了这个魔法的名字了,它出现时会产生类似成百上千只鸟鸣叫的特殊声音,那就叫它——鸣佐吧。”

    阿诺尔得意地说道:“这个名字可是很有内涵的,鸣是指鸣叫,也就是魔法发出的声音,佐是来纪念你的上一任主人的——干脆把刀的名字也称为鸣佐好了。”

    完成了答应由姆佐的事情,阿诺尔很是兴奋,随手变出一根一人粗的铁柱,双手握刀,一个横斩毫不费力地把铁柱切成了两半,切面光滑如镜。

    “削铁为泥啊,太锋利了!”阿诺尔很满意他的新武器。

    兴奋过后,阿诺尔又想到了一个麻烦:这把刀肯定是不能吞食了,但他也不能随身带着它吧,等贝拉德回来该怎么解释呢?阿诺尔并不想让贝拉德过多的操心他的事,他已经给他带来很多麻烦了。

    忽然手中一轻,阿诺尔低头一看,握刀的手中伸出一条舌头,卷上了刀柄。

    “你可不要吃它啊。”阿诺尔说道,但并没有阻拦。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越来越多的发现手中嘴的怪异之处,其中一个怪处:它能听懂阿诺尔说话,也就是说它是有智慧的。这一点阿诺尔感到很不可思议,它没有大脑怎么会有智慧呢?不过现在他已经见怪不怪了,用他的话说,习惯就好了。

    舌头卷上刀柄,开始往嘴里送。阿诺尔发现一个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这次它是用吞的。

    以往吃铁时,都是一边吃一边咀嚼,这次并没有,甚至连那锋利的牙齿都没有接触到刀身。刀身上的魔法在阿诺尔中断输出魔力时就已经消失了,手中嘴吞起来毫无障碍。

    阿诺尔看着逐渐被吞的“鸣佐”,忽然冒出一个念头,难道这嘴里能够储放金属物品?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太方便了,以后收集到不能吞食的武器岂不是都能戴在身上?

    还不能妄下定论,阿诺尔提醒自己不能得意的太早,如果吞进去以后还能取出来并且不影响魔法咒文,那才是真正的成功。

    在阿诺尔胡思乱想的时候,刀尖已经被吞进嘴里,一把超过一米长的刀完全被吞进嘴中。阿诺尔已经不再考虑嘴里为什么能放下这么多东西,嘴的那边是什么样子,想也是白想,他总不可能把自己塞进嘴里去里面一探究竟吧。

    看着露出锋利洁白的牙齿的嘴,阿诺尔再次冒出一个念头:如果让它吐出来,最先出来的是不是刀尖的那部分?阿诺尔见过由姆佐的攻击方式,这种武器最厉害的应该就是拔刀之后的横斩,借助适合劈砍的弯曲刀身和魔法鸣佐,这一击的威力大的惊人,近战鲜有敌手,不能拔刀的话简直是一大损失。

    思考中的阿诺尔再次冒出一个念头,然后看向自己的左手,吞掉“鸣佐”的是右手,那么从左手拔出“鸣佐”会不会是刀柄现出来。

    念头一动,左手手心裂开一条缝,牙齿分开,从嘴里冒出一截刀柄。阿诺尔眼睛一亮,身体立刻摆好姿势,左腿向后蹬地微曲,右腿踏前呈弓形,两手受于身体侧后方,右手握住左手手心冒出来的刀柄,小臂猛地用力,眼前银光一闪,阿诺尔已经完成了拔刀横斩两个动作,速度快到几乎肉眼难以看清。

    这雷霆般的杀招用于刺杀再合适不过了,阿诺尔已经想到如果拔刀斩切后立刻把刀收回嘴里,是不是对方连自己怎么出手都不知道就人头落了地?

    想想就让人激动。

    激动的阿诺尔把“鸣佐”收好,从怀里掏出一瓶药剂,往地上滴了一滴。药水落在地上,原本地上厚厚的灰尘顿时如潮水般消退消失,并且以阿诺尔为中心不断扩散,没一会房间里就变得一尘不染。

    这种药剂确实是个鸡肋,往地上滴一滴就会在地面上产生灰尘,而且会不断扩散,当然这是有范围的,不过把一层房间变成积满灰尘的样子并不成问题。

    而且再往灰尘上滴一滴,灰尘就会立刻消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原本这种药剂是阿诺尔用来打扫黑塔时用的,两滴药水就能把产生的灰尘和原有的灰尘全部消灭,简直是清扫利器。但这次却派上了大用场,厚厚的灰尘成功地骗过了警敏的由姆佐,这才让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

    果然不要随便忽略身边的不起眼的事物,存在即合理,任何东西都有它存在的价值,就连这种制造灰尘的不靠谱的药剂也有它发挥大作用的时候不是吗?

    清除完灰尘,阿诺尔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和已经变干发黑的血迹,挠了挠头有些为难,这种东西肯定是不能让别人看到的,可他手里也没有能毁尸灭迹的药剂,而且他也不能离开黑塔,想把他们埋了都不行。

    难不成要把他们切成肉沫然后抛向空中让他们随风飞舞?先不说这么多肉能不能飞得起来,由姆佐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这样做对他是很不尊敬的行为,维坦洛佐倒无所谓,如果萤火狮子吃肉的话,把他当做萤火狮子的口粮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对了!还有狮子!”阿诺尔一拍手,往塔的上层跑去。

    现在已经是深夜,距离天亮不过三四个小时的功夫,萤火狮子正窝在墙边舒服的睡觉,阿诺尔冲上了魔兽所在的塔层,在离它还有五米左右的距离一个起跳,正好砸在萤火狮子的背上。萤火狮子毛都炸了起来,猛地跳起身,把背上的阿诺尔甩在地上。

    阿诺尔爬起身,抱起被惊醒还失神的萤火狮子,一边往楼下跑一边说道:“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赶快干正事,要是被琳看到我就没脸和她待在一起了。”

    萤火狮子满脸写满的郁闷,自己这么庞大的魔兽竟然被一个人类抱着,太丢兽了!说起来这家伙力气真的不小,抱着自己跑了那么远还跑的那么快竟然没有脸红气粗。

    阿诺尔已经抱着萤火狮子跑到地下,一松手把萤火狮子扔在了地上,嚷嚷道:“快,把那两个人烧掉,一点渣都不能留,地上的血迹也要弄干净。”

    萤火狮子白了他一眼,大半夜以这么粗鲁的方式弄醒我就是干这种事?鄙视你!

    心里很不满,但萤火狮子还是迈着狮步靠近那两个已经死透的人,在两人身边停下,回头看了阿诺尔一眼,阿诺尔知趣的离开了地下。

    阿诺尔刚出来一会儿,萤火狮子不紧不慢的从楼梯走了上来。

    “解决了吗?”阿诺尔问道。

    萤火狮子理都不理他,尾巴一甩上楼继续睡觉去了。

    阿诺尔跑下楼,看着空无一物的房间,不禁感叹道,萤火狮子简直是天生的灭迹高手啊,太方便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希望你能回到鲁尼古纳,找到你的王。”阿诺尔喃喃的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