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魔金法则 第二章 塞西莉娅


    彩色大理石铺成的地面亮的能映出黄褐色顶面上绘制的花纹,白色大理石的柱子上刻着精致的浮雕,都是很圣洁的男子女子,白色代表着圣洁。两侧的墙壁上悬挂着阿诺尔不认识的人物画像,这个看上去像是走廊的走廊处处体现着华贵。阿诺尔就站在这个空无一人的走廊,和旁边数十米高的柱子比起来显得那么渺小。

    阿诺尔沿着走廊向前走,这条巨大的走廊长度绝对超过了百米,至于有几百米不好说,反正阿诺尔走了足足一刻钟才到达走廊尽头。尽头是两扇巨大的门,门上是十二个背上长着翅膀的人的浮雕,至于男女阿诺尔分不清,也许这存在于传说中的天使不分性别呢?

    阿诺尔刚走到门前,浮雕大门便缓缓打开,大门后面殿堂之宏伟则是令任何人惊叹:这个犹如广场的殿堂里站了大概有上千人,但依旧显得十分空旷!殿堂的穹顶离地早已超过百米,圆穹的周围及整个殿堂的顶部布满美丽的图案和浮雕,殿堂四周的墙壁镶嵌着五彩玻璃玫瑰,阳光透过玻璃,变成炫目的五彩色,给这肃穆的殿堂抹上一笔柔和。

    虔诚的人群前面是数十节台阶,台阶两侧站着十二位红衣主教,手捧银色十字架,两眼微阖,面容端详。台阶向上是一个平台,两位圣子三位圣女手捧圣经,十分虔诚。

    最右间的那位圣女,阿诺尔一直注视着她,这个最娇小的女孩仿佛是有魔力一般,让阿诺尔无法移开目光。

    果然,阿诺尔扭过头,看见台阶下的前排,一个少年的目光偷偷地看着这位圣女。

    再次注视这位后来才知道名字为克里斯汀的圣女,不得不说她确实有着吸引人的资本,与她出尘的气质相比,那惊为天人的美貌都显得暗淡,乳白色的肌肤仿佛在散发着圣光,仅仅看着她就觉得内心一片宁静。

    阿诺尔叹了一口气,走到那个被圣女深深吸引住的少年身边,如果这不是梦境的话,他真想在少年脑袋上拍一巴掌,如果不是少年盯得太过放肆,那么他也不会被红衣主教注意到。

    异变发生了,在少年茫然不知的情况下,在这一年一度的弥撒盛典上。

    阿诺尔至今还清晰地记着那天异变发生的所有细节,如今在梦里近距离看着异变发生,感觉很是怪异。

    少年阿诺尔正被克里斯汀吸引着,忽然一阵疼痛把他的目光拉了回来,低头看向疼痛源的右手,之后看到的一幕,直接让一个十一岁少年呆在了原地:原本正常的手,忽然从手心中央裂开一条缝,就像皮肤裂开一样,而阿诺尔竟然没有疼的叫出声。缝裂开后,是一排紧闭的牙齿,随后一条舌头从分开的牙齿间伸了出来。

    原本呆滞的阿诺尔顿时回过神来,下意识的用左手捂住右手,匆忙之下他想用大腿把手夹住,不让那条诡异的“舌头”伸出来。结果“舌头”的力量之大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因为衣袖非常宽松,“舌头”并没有探出“头”来,只是把衣服顶了起来。

    悲剧就此发生。一个少年之前还盯着圣女在肆无忌惮地看,现在两腿之间有东西还把衣服顶了起来……

    几乎是瞬间,两个红衣主教从原来的位置上消失,然后出现在少年的头顶上,手掌魔法阵一闪,阿诺尔被两股巨力死死的摁在地上,奇怪的是,手上的异变竟然停止了!手恢复成正常的样子。

    阿诺尔站在一旁,看着这在三年前发生的一幕,没有说话,也没有叹气。

    虽然至今阿诺尔仍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好巧不巧的发生在那天,不过因为这件事,阿诺尔被戴上“****”的恶名,也不管一个十岁出头的少年的第二性征是否开始发育。红衣主教当场就要宣布他的死刑,若不是因为赫芬斯公爵的求情,以及看在公爵对朝廷做过的杰出贡献的份上,阿诺尔不会有走出圣安地大教堂的机会。

    阿诺尔的全名是阿诺尔·赫芬斯,摩尔根·赫芬斯公爵是他的父亲。不过因为给儿子求情的缘故,赫芬斯公爵变成了赫芬斯侯爵,私有领地也缩减了不少。

    阿诺尔被迫当场发誓,除非圣安地大教堂倒塌,否则不离开第斯卑耳的囚笼半步。

    作为最大的教堂,教皇及圣子圣女十二红衣主教的大本营,圣安地大教堂倒塌的几率比传说中的龙族现世还小。换句话说,阿诺尔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离开“黑塔”。

    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当年的事情,阿诺尔并没有太多感触。三年时间,足以让一个少年体会到世界的凄凉,提前走向成熟。现在的他,并没有什么目标,只是得过且过的混着日子,如果你的未来已经确定,而且还是那种通向黑暗远离光明的不归路,你也会开始自我荒废,甚至自暴自弃。

    绝望的第斯卑耳。

    眼前的世界开始模糊,阿诺尔知道自己快要醒来了。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知道自己睡着了,但还是有思考能力,告诉着自己你是在做梦。

    ——————————————————————————————————————————————

    眼皮颤了颤,这是脱离睡梦的先兆。还没睁开眼,阿诺尔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浓郁清香,这里的浓郁并不和清淡冲突,只是说这股香气并不是匆匆而过,而是如一桶发酵好的美酒,只要酒不干,酒香就在。

    没有花香,却胜似花香。

    “醒了就睁开眼吧。”不冷不暖的声音在阿诺尔身边响起。阿诺尔呼出一口气,但仍然没睁眼:“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不久。”塞西莉娅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仿佛远离瀑布的湖面,毫无波澜。

    “怎么您亲自来了,以往不都信使来吗?”阿诺尔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的女子,大他三岁的赫芬斯家族长女。

    塞西莉娅翻过一页书,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书页:“最近比较闲。”

    阿诺尔偷偷撇撇嘴,再次感叹时间这个可怕的恶魔,两年不见,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冷漠,现在的他们,完全找不到话题,就连打破尴尬的话题都没有。

    沉默了一段时间,阿诺尔开口了:“这次来有什么事?”

    塞西莉娅没有马上回答,依旧不紧不慢的看着书,直到翻了页,才说道:“带过来点钱币。”说着纤细的手指指了指旁边。阿诺尔的目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六个大号的金属箱摆放在角落里。

    “只有六箱吗?”阿诺尔看着塞西莉娅,看见她好看的眉毛微微皱了皱,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塞西莉娅终于把视线从书上移开,盯着阿诺尔,默默地不说话。

    阿诺尔挠了挠头:“你能不能先转过身去。”

    盯——

    “我该起床了。”阿诺尔继续说道。

    盯——

    “我没穿裤子!”

    塞西莉娅眨了眨眼,没有理会。

    阿诺尔一把抄起旁边的裤子,钻进了被子里,只见被子里一阵折腾,有时突然露出一块部位,然后一只手迅速伸出抓住被子盖住。塞西莉娅嘴角微翘,又赶忙恢复万事不惊的冷淡模样。

    被子一掀,一个****着上身的少年跃下床,站在地上,两手还拽着裤子。塞西莉娅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一个动作。

    “您应该还没有吃饭吧,”回答阿诺尔的是一阵沉默:“不嫌弃的话来尝尝黑塔的早餐吧。”说完也不理会塞西莉娅的反应,就自顾自的走向楼梯口。

    贝拉德早已准备好了早餐,不过只有一篮子小麦面包,一盆蔬菜,以及一碟鲜的发亮的树莓,毫无疑问是清晨刚采的。

    “平时喝不惯牛奶,就没有准备,来点啤麦酒怎么样?”阿诺尔坐在椅子上,招呼着塞西莉娅,同时已经拿起一片面包。

    塞西莉娅没有点头,也没有拒绝,只是默默拿起面包。贝拉德适时地倒了一杯啤麦酒,放在塞西莉娅的面前。

    两人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嚼着面包,当然如果阿诺尔的吃相可以用一个简单的“嚼”来概括的话:几乎是两口就把一片面包塞进了嘴里,然后狠狠灌上一口啤麦酒把面包冲下去。

    塞西莉娅微皱秀气的眉毛,似乎对他野蛮的进食方式很是不满。

    阿诺尔端起杯子,灌了一大口酒,把食物吞了下去:“抱歉让您看到这种吃相,那些贵族的礼仪我早就忘光了,平时就我们两个,没有必要注意这些,”说着把装着树莓的碟子往塞西莉娅的方向推了推:“这是贝拉德清晨刚去摘的,新鲜的很。”

    塞西莉娅低头看着面前的一碟树莓,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把手中最后一口面包送进口中,站起来就向楼梯口走去。

    阿诺尔摇了摇头回答了贝拉德询问的眼神,坐在椅子上没有动,目送着她离开的背影。

    —————————————————————————————————————————————

    “她走了。”贝拉德站在窗边,看着逐渐远去的马车,扭过头对阿诺尔说道。

    阿诺尔依旧坐在椅子上,左手拿着一根铁条,正往右手手心张开的“嘴”里送着,“嘴”里白色锯齿状的尖牙“咔哧咔哧”的嚼着铁条,显得异常轻松。

    见阿诺尔不说话,贝拉德也沉默下来,扭过头看着已经没有马车的小路,目光深邃。

    —————————————————————————————————————————————

    菲欧娜身为蔷薇狮子骑士团的团长,平时的任务就是对塞西莉娅进行贴身保护,以及将塞西莉娅的命令第一时间传给骑士团。

    蔷薇狮子是塞西莉娅一手建立,只对她一人负责的骑士团,是属于她自的亲己卫团,只听从她一人的命令。

    塞西莉娅跑来黑塔,菲奥娜理所当然的担起了驾驶马车的任务。此时的她手里捏着缰绳,目视前方,嘴里却念叨着什么。仔细听的话是一堆数字:“467,468……”

    “菲欧娜!”车厢里传来一句急促的呼喊声,菲奥娜第一个念头竟然联想到刚睡醒的小兽发现母亲不在身边而焦急不安的嚎叫。

    “没到五百吗?”菲奥娜想道,拽紧缰绳,把马车停在路边。进入车厢,刚刚关上车门,一个柔软的身躯就投入了她的怀抱,菲欧娜一手搂过塞西莉娅,一手抚摸着她柔顺的墨色长发。

    怀里的娇躯在颤抖着,还有刻意忍住的抽泣声。

    “哭出来会好一点。”菲欧娜轻声说道,像哄婴儿一样拍着她的后背。

    塞西莉娅把头埋在菲欧娜丰腴的胸间,菲欧娜能感觉到泪水打湿了她的衣服。良久,塞西莉娅的呼吸渐渐平稳了下来,然后抬起头,一双哭成了兔子般通红的湿润眸子看着菲欧娜,小嘴委屈的抿成一条缝。

    菲欧娜温柔的看着她,仿佛一个慈母在等待着受了委屈的孩子的哭诉。

    平时的塞西莉娅宛如一座千年不化的冰山,对待任何事物都不动声色,她的气场也如冰山一般,在她身边呆的久了都会感觉到冷冷的凉意。而蔷薇狮子团长菲欧娜是以勇猛著称的高傲女骑士,可现在这两个人翻天覆地的变化,估计能让第三个在场的人把眼球瞪出来。

    “他对我说‘您’!”塞西莉娅用颤抖的哭腔激动地说道:“他已经忘记礼仪了,而且不再喝牛奶而是喝那些平民喝的麦酒!吃着没营养的干面包!他特意给我摘得树莓,自己却没舍得吃一颗!这两年,他,他……”说着说着她已经泣不成声,泪如泉涌。

    菲欧娜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手轻抚着她的后背,想通过这种方式带给她些许安慰。待塞西莉娅情绪稳定下来,用衣袖吸掉她脸上的泪痕,看着她湿气弥漫的眼睛:“有您给他那么多箱金币,还有贝拉德在他身边,他不会过不好的,最多就是节俭一些,男孩子吃点苦挺好的,能够磨练他的意志力。”

    塞西莉娅眨了眨眼睛,菲欧娜继续说道:“虽然在里面自由收到了限制,但保证了他的人生安全啊!何况他不能使用魔法,而且生在赫芬斯这样的贵族家庭,以后肯定会发生争纷……”

    “谁敢伤他!”塞西莉娅突然狠狠地说道,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母猫,只是梨花带雨的小脸实在不适合做咬牙的凶样。

    “是是是,阿诺尔少爷有一个这么疼他的姐姐嘛。”菲欧娜顺着她的话说道,只要一提到和阿诺尔相关的事,塞西莉娅就变成了护犊的母兽,再也没有往日的冷静。

    似乎是菲欧娜的话起到了作用,塞西莉娅渐渐停止了抽泣,但依旧赖在菲欧娜的怀里,菲欧娜也静静抱着她。

    “他的身材很棒,”塞西莉娅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菲欧娜足足愣了两秒才跟上她的思维,只听自己夸还不满足,干脆自己开始夸了吗!“八块腹肌啊!还有胸肌!嗯——大小的话快赶上乔伊了!”

    菲欧娜默默地为她们的副团长祈祷……

    “男性应该比女性发育晚吧?可为什么我家阿诺尔那么成熟呢?像是个可靠的男人!”塞西莉娅两眼开始放光,可忽然眉头一皱,咬着嘴唇进入思考状态。

    菲欧娜自认为跟不上她主子的思维,便放弃了追随主子思维的脚步,等什么时候塞西莉娅停下来她再追上去。

    “菲欧娜,你说如果他没有被关在里面,该会吸引多少女孩子啊?”

    “……”

    “菲欧娜?”

    “嗯……肯定很多。”菲欧娜好不容易上思维的脚步。

    “多亏我有先见之明,有蔷薇狮子在,哼哼!”塞西莉娅骄傲的眯起了眼睛,完全没有注意菲欧娜已经瘫痪了的面容。

    菲欧娜的全部精力完全用在脑袋里,以至于无法维持面部的表情:“诶?什么意思?姐姐给弟弟建后宫吗!!!难道蔷薇狮子骑士团要变成阿诺尔的后宫骑士团?怪不得骑士团全部是女性!不不不重点不是这个,阿诺尔才多大啊!还没有成年吧?不不不重点也不是这个,身为姐姐有必要这样‘关心’弟弟吗?合适吗?不对不对,重点是,我怎么感觉自己被卖了……”

    一脸呆滞的看着塞西莉娅狡猾的偷笑,菲欧娜在风中凌乱了。

    ——————————————————————————————————————————————

    “塞西莉娅知不知道你的情况?”贝拉德坐在阿诺尔的对面,问道。

    “哪方面的?吃?住?穿?还是——”阿诺尔摊开手,露出手心里的嘴:“它?”

    手中嘴适时地咧开,露出了洁白的锯齿状牙齿。

    “当然是它了,要知道你已经不是那个被叫做废物的阿诺尔了,虽然依旧不能用魔法,但你能和我打成平手……”

    “其实它的能力也能算作魔法吧。”阿诺尔看着手里的嘴,转移了话题。

    贝拉德默默地叹了口气,说道:“魔法的基本在于体内魔力的流动以及法阵的构建,你既不需要考虑魔力流动的时间问题,又不用费时的构建法阵,这方面看你的能力要比魔法更加强大。”

    “强大说不上,只能说是比较实用。而且某些方面还是比不了魔法,比如在远距离——”阿诺尔说着站起身来,右手一握,一把漆黑的铁弓凭空出现,被他握在手里:“只有这个的攻击范围比较远,还是单体伤害。”

    贝拉德看着阿诺尔手里的弓,边思考边说道:“我觉得你应该更多利用你能力的多变性,用出其不意的变化,让你的对手来不及思考。”

    “变化吗……”阿诺尔嘀咕着,两手不停地握紧张开,长剑匕首短戟月刃各式各样的兵器在他的手中闪过,一眨眼的时间,数十种武器便已换过。

    “唉——还是缺少实战经验啊。”阿诺尔感叹道。毕竟这三年陪练的主要还是贝拉德,经验不足是在所难免的。

    “边吃边说正事吧,”阿诺尔走到金属矿前,两手五指张开摁在上面,便听见“咔嚓咔嚓”响亮的咀嚼声:“罗伯那边是三天后到货吧?”

    “嗯,我跟他说的期限是三天。”贝拉德回答道。

    “那……估计后天夜里货就会运来,罗伯那家伙每次都很准时。”阿诺尔看着嚼的不亦乐乎的两嘴,问道:“矿场那边怎么样?”

    “席尔多管理的不错,出矿量也比较乐观,而且罗伯打算收购吞并瓦格良矿场,但瓦格良矿场是赛利子爵的产业,不怎么容易。”

    阿诺尔想了想:“让罗伯派人去交涉,把拉斯加顿商业区的三个商铺给他。”

    “三个?是不是有些亏啊,商业区的店铺可是重金难求的。”

    “不碍事。”阿诺尔淡淡的说道,“对我来说矿场可是比商铺重要多了,现在实力的提升全靠它了。”

    贝拉德瞥了一眼正在吞食金属的阿诺尔的双手,不禁笑道:“如果让席尔多知道他的最大客户和他的老板是同一人,花的钱是他辛苦挣来的,不知道会不会大哭一场?”

    阿诺尔笑着摇了摇头:“那个财迷……”

    —————————————————————————————————————————————

    塞西莉娅和菲欧娜回到位于拉斯加顿东部的城堡时,已临近正午。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通往塞西莉娅自己别馆的长廊上。菲欧娜离得很远就看见一个身穿银白色长袍的少年,悠闲地靠着落地窗的透明玻璃,眼睛微眯望向窗外,似乎是流连于蓝天白云。右手端着一个勃艮第酒杯,杯中的深红色酒液随着少年的手轻轻摇晃,菲欧娜仿佛闻到了它浓厚的香气。

    “怎么现在才回来?塞西莉娅姐姐,”少年把视线从天空收了回来,把他那张俊美的面容转向塞西莉娅,没错,只是转向塞西莉娅,菲欧娜从他的眼里看不到自己的身影:“再晚些的话就错过午宴了,父亲会不高兴的。”

    塞西莉娅目不斜视的经过少年,完全的无视他的存在,现在的她已经恢复成以往的冰冷雪山。

    少年也不在意,优雅的抿了一口酒,待酒的香气在口中弥漫开来才小口咽下。看着塞西莉娅被衣服紧裹的曼妙背影,路德笑得越发灿烂,无声的叫着自己亲姐姐的名字。

    菲欧娜关上塞西莉娅寝室的门,转过身时塞西莉娅已经褪去了长靴,赤着脚走到巨大的书架前,认真地挑选。菲欧娜轻车熟路的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一包红茶,泡在绘有美妙花纹的精制茶壶中,嘴里念了几句咒语,一个湛蓝色的壶口大小的魔法阵出现在茶壶上方,滚烫的清水冲进壶中,热水翻滚着浸过茶叶,蒸汽升腾也带起了浓浓的茶香,沁人心脾。

    塞西莉娅选好了书,踩着厚厚的毛绒地毯走到窗前的软椅前,坐了下来。这是她的习惯,每次看书时她都会选择坐在这里,喝菲欧娜亲手泡的红茶。

    塞西莉娅不说话,菲欧娜自然不会先找话题,安静地坐在一旁,拔出随身携带的佩剑,用丝绸小心的擦拭。

    菲欧娜擦拭完佩剑,再抬头时惊讶的发现塞西莉娅的目光已不在书本上,而是穿透过书,眼里写满了“思考中”。

    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菲欧娜走到她身边,缓缓蹲下了身子:“想什么呢?连书都看不进去。”

    塞西莉娅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组织语言:“没什么,就是感觉差距好大。”

    “果然……”菲欧娜再次慌乱的寻找塞西莉娅的思维方向,心里碎碎念:“大姐你能说清楚点吗?我知道我笨,可你真的用不着总用行动来提醒我!”

    塞西莉娅仿佛听到了菲欧娜心里的嘀咕,说道:“虽然两年没见,但我能看出来,他没有人们想的那样颓废。”顿了顿,又说:“路德,真是我的好弟弟啊。总以为他私下干的那些事没人知道,自作聪明。”

    “但路德少爷……毕竟是赫芬斯伯爵的儿子。”菲欧娜小心的说道。

    “那也是次子,有阿诺尔在,他就闹腾不起来。”也许塞西莉娅还没注意,每次一提到阿诺尔,她的眉毛就会不自觉地扬起,像是小女孩在炫耀自己的玩具熊。

    “可阿诺尔少爷……”菲欧娜没敢把话说完。

    塞西莉娅没有介意,只是露出自信的微笑,让菲欧娜有一种错觉——这微笑比阳光还灿烂:“阿诺尔才不像你想的那样呢!他真的很优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