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四章 出发,乱石溪地

魔金法则 第一百零四章 出发,乱石溪地


    刺猬头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快步跟上阿诺尔面色难看地低声抱怨道:“你小子接任务的时候难道不会打听一下雇主的消息吗?你知不知道在克里森堡惹恼少爷的后果有多严重?”

    阿诺尔扭头看了一眼脸上敷满霜气的刺猬头,语气十分随意:“没这么严重吧,看样子那个少爷不像是心胸狭隘的人。”

    阿诺尔说这话时是真的不在乎,打过交道的城主就不少了,一个克里森堡的少爷他的确没有太在意,说话的时候并不像刺猬头那样压低声音。

    少爷突然停下了脚步,在他身后的佣兵们立刻刹住,面色难看地回头看阿诺尔和刺猬头两人,刺猬头在这么多人的怒视下又开始瑟瑟发抖起来,阿诺尔怀疑这家伙这么胆小是怎么成为猎人的。

    阿道夫转过身来,目光直直地锁定在阿诺尔身上,这个眼神中没有丝毫慌乱等其他情绪的少年,让他久违的来了兴趣,至于阿诺尔身边的刺猬头,阿道夫完全无视了他。

    “咳——”阿道夫清了清嗓子,周围的声音立刻消失地无影无踪,刺猬头努力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像极了野生刺猬遇到危险时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利用身上的尖刺保护自己。不过刺猬头的“尖刺”貌似是他的头发吧?没什么用啊。

    “阿道夫觉得自己的心胸很宽广,很高兴你能发现。”阿道夫说完继续朝外走去,周围的声音再次喧哗起来,不过阿诺尔明显地听到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至于身边的刺猬头经历了这次“危机”,颇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两条腿都有些发软了。

    “你没事吧。”阿诺尔心里嘀咕刺猬头的承受能力,随口问道,刺猬头压低声音狠狠地说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能放低声音!要是少爷生气了你我能不能走出克里森堡都是未知数!幸好少爷心胸宽……”说着刺猬头的声音逐渐放低,那表情仿佛是突然有了顿悟,随后看阿诺尔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脸上的僵硬也被一丝狡猾的笑代替,抬手拍拍阿诺尔的肩膀,露出一副神秘的表情:“可以啊兄弟!我现在才反应过来,你这拍马屁的技术实在是高明啊!学到了学到了。”

    阿诺尔面无表情地扭回头,不再搭理他了。

    阿道夫带着一众佣兵拐进公会旁边的巷子里,巷里站着一名身高近两米的壮汉,正抱着胳膊靠着墙等待着,见阿道夫过来立刻把手臂放下,恭敬地叫了一声少爷。

    “阿道夫给你们准备的考核就是能在他手下撑过三拳,如果不能的话就拿着补偿金离开。”阿道夫让到一边,等着佣兵们接受考核。

    壮汉两只碗口大的拳头碰了碰,上前一步道:“哪位先来?”

    佣兵们犹豫了片刻,担心少爷等得不耐烦,仅剩的小队队长走了出来,对少爷问道:“少爷,我们小队主要输出是魔法师,在身体对抗中可能……”

    “哦,那你们可以去领补偿金了。”少爷毫不客气地回道,没有留一点情面,让小队队长脸色十分难看,但队长还是忍下这口气,带着队员离开。

    刺猬头躲在阿诺尔身后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看吧,在少爷面前你只有忍气吞声,再不能忍也要忍下去。”

    阿诺尔没说话,看着一位猎人走了上去。

    这位猎人的身材已经很不错了,但站在比他高出二十公分的壮汉面前仍然显得很瘦弱,好在阿道夫说的是能在壮汉手下撑过三拳,而并非要硬抗。

    果然猎人面对壮汉的第一拳用掌卸掉了拳劲,但还是后退了一步,而这后退的一步加上错身,躲过了第二拳。然而猎人还没落地,壮汉一个鞭腿扫了过来,猎人面色一变,双手猛地扣在壮汉要收回的手腕上,整个人完全吊在壮汉的手臂上,趁壮汉无法做出下一步动作,两脚在壮汉腹部一踩弹出壮汉的攻击范围,刚一落地就后跳一步并叫道:“不是说好三拳吗怎么用上腿了?”

    “算你通过了。”少爷完全没有理会猎人的埋怨,冲其他人说道:“不要浪费时间,下一位。”

    又一名猎人走到壮汉面前,刺猬头又低声说道:“少爷只注重结果,对过程方面貌似并不感兴趣,只要没有触及他的底线就可以。”

    这名猎人吸取了前一名猎人的经验,压根不和壮汉接触,而且故意露出破绽,把壮汉三拳全部骗了出来,而壮汉一旦挥拳,他身体立刻一扭,扭到了壮汉打不到的位置,最终也成功通过了测验。

    “等会儿我们上的时候就可以这样,没必要……哇!”刺猬头猛地扑了出来,正好站在壮汉的面前,壮汉纳闷地看着一脸惊恐的刺猬头,喃喃嘀咕:“我就这么没威胁性吗?”

    刺猬头哭丧着脸扭头看阿诺尔,阿诺尔则看着斜上方的天空,一副和我无关的淡定模样,谁叫他一直在自己耳边唠叨来着。

    “来,看你这么积极跑出来,看来不动点真格不行了!”壮汉并没有看见刺猬头是被推出来的,见这个瘦弱的家伙冲出来,以为是看不起自己,稍微也动了怒火。

    少爷阿道夫抱着手臂冷眼旁观,并不打算告诉壮汉真相。

    刺猬头见壮汉摩拳擦掌迈出了一步,顿时两手举过头顶大声叫道:“我!我是来认输的!”

    刺猬头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懵了,尤其是壮汉,举着的拳头愣是挥不下去,憋气至极!

    见壮汉停下了拳头,刺猬头拔腿就跑了回来,正要找阿诺尔算账,阿诺尔迈步走出了人群,刺猬头眼睁睁地看着阿诺尔和他擦身而过,站在壮汉面前,诧异的表情逐渐凝固。

    这大家伙正在火气上,他怎么非挑这个时候找上去,不知道等这大家伙在别人身上撒完火再去捡个便宜吗?

    “抓紧时间。”

    阿诺尔忽然冒出的一句话又是让众人一愣,然而紧接着他们的表情就变得精彩起来:

    一拳!竟然是阿诺尔一拳轰向壮汉,壮汉完全没想到这个比自己瘦小的多的佣兵会主动进攻,而阿诺尔出拳的速度逼得壮汉只能下意识抬起胳膊挡在胸前。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阿诺尔的拳头打出了和速度不成比例的力量,壮汉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一头力量型魔兽撞上一样,踉跄地退了几步才艰难地稳住身子,这也是阿诺尔只轰出了一拳,依刚才展现出来的速度,在壮汉后退的时候接上几拳根本不成问题。

    壮汉面色难看地稳住了身子,正要回击,只听阿道夫开口道:“通过,下一个。”

    围观的一众佣兵全呆住了,无论他们怎么想都不会想到结果是这样,尤其是刺猬头,原本想好的抱怨此时一句也说不出来,张着嘴发出“嗬嗬”的喘气声,显然是想不明白那副身体里是怎么蕴藏着这么庞大的力量。

    之后又有两名猎人通过了测验,阿道夫对这个结果没有流露出半点情绪,给他们半天时间准备应对舌骨巨蜥的物品,第二天一早在城门前集合。

    阿诺尔刚走出巷口,就看见刺猬头一副翘首顾盼的姿态,见自己走出来立刻迎了上来,一脸谄媚的笑着说道:“恭喜你啦,能被少爷选中的人都能大捞一笔。”

    阿诺尔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如果你还是这幅表情那我就走了。”

    刺猬头像变脸一样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低声说道:“虽然我知道自己并不一定能通过测验,但如果你不在那个时候把我推出来激怒那个大个子,我想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阿诺尔看了看刺猬头,道:“舌骨巨蜥这种魔兽速度快,力量大,而且唾液中含有大量毒素,如果被咬中是很难处理的。这次的测验应该也是选出面对舌骨巨蜥有自保能力的佣兵,之前那队佣兵小队在战斗中能发挥很强的作用,但阿道夫还是没有选用他们,原因应该是他们大多都为魔法师,身体素质不强吧。”

    听完阿诺尔的话,刺猬头严肃的表情被苦笑代替:“你说的其实我都懂,我就是不清楚你那么做的目的,很庆幸你不是我以为的那种人。”说完刺猬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很抱歉怀疑你了,不过谁叫你二话不说就把我推出去嘞?”

    阿诺尔瞥了他一眼:“还不是你一直在我耳边唠叨。”

    刺猬头尴尬地笑,抬手拍拍阿诺尔的肩膀:“好了,不打扰你了,你还要去为狩猎做准备吧,记得准备一些解毒的药剂啊。”

    阿诺尔点点头,和刺猬头分别。

    说是准备东西,阿诺尔还真想不到要准备什么,武器的话还真没有谁能比他多了,解毒药剂?市面上卖的药剂远不如他自己配的,阿道夫应该会提供食物,想了想阿诺尔还真没想到需要准备什么,干脆在克里森堡里逛了起来。

    克里森堡无处不体现着大气,一条街道就超过五十米,十几辆马车并排行驶都不会拥挤,繁华程度完全媲美拉斯加顿商业区,加上这里的人流量很庞大,克里森堡无疑是这里最热闹的城池。

    阿诺尔也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店,把经过的武器店和药剂店都逛了一遍,经过观察发现无论是店员还是买者,眼光都很好,这也造成了克里森堡的每个商铺里的商品质量普遍都高,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克里森堡的管理者是真的有能力。

    阿道夫貌似是城主之子吧?不知道他的能力怎么样。

    逛了一圈随便找了家旅店度过了夜晚。

    第二天凌晨,阿诺尔是佣兵之中最先到达集合地点的,有些惊讶地发现阿道夫竟然是最早到达的。此时阿道夫还是披着那件熊皮披肩,靠着马车单脚着地,另一条腿向后踩在马车车轮上,样子颇为潇洒。

    “卖相不错,不知实力怎么样。”阿诺尔心里想到。

    昨天的那名壮汉也在,正在检查马车上的物资,见到阿诺尔点了下头打了招呼,便继续手上的工作了。

    旁边一排树干上,每一棵树都牵着一匹精壮的马,时不时打着响亮的响鼻,阿诺尔感叹这位少爷真是大手笔,这里的马每一匹都是精品,一口气跑几十里完全不成问题,培养一匹这样的马比养活一个平民家庭还费钱,这阿道夫这里就随便给佣兵当坐骑了。

    阿道夫看到了阿诺尔,但没作任何表示,阿诺尔靠在不远处的一棵树干上,闭上眼睛边休息边等待其他人的到来。

    十五分钟后,所有佣兵全部到齐,壮汉把佣兵聚集过来,把阿道夫决定的行程交代了一下,他们从出发到目的地之间只休息一次,正常的话应该能在第三天凌晨赶到乱石溪地。在马背上度过两天对佣兵猎人来说并不算困难,更艰苦的条件他们都体会过,这一点没有人有异议。

    路上出奇的安静,当然这是对阿诺尔而言,阿道夫并没有像阿诺尔以为的那样乘坐马车,而是自己骑着一匹马走在最前面,壮汉驾驶着装物资的马车紧跟在后,至于他们这些猎人则组成了队伍的中部和尾部。

    其余的猎人们大多边赶路边交谈,大多是说一些自己的经历,阿诺尔没兴致和他们一起吹牛,起码他不觉得那个比自己体型还小一圈的人能正面硬撼二阶魔兽。

    所以阿诺尔自觉地退到了队伍末尾,没有人对此表示诧异,毕竟选择单打独斗的猎人作为职业,或多或少都有不合群的因素。

    路上时间过得很快,三天时间就这样在赶路和休息中用尽了。现在是凌晨时分,狩猎队已经来到了乱石溪地临近的小镇,这个小镇建在乱石溪地西面的山地上,幸好舌骨巨蜥的四肢不擅于攀爬,小镇凭借地势才避免了舌骨巨蜥的袭击。

    每个满月日的前后舌骨巨蜥都比较狂躁,在乱石溪地中没有其他同等级的魔兽就是这个原因,发狂的舌骨巨蜥群的破坏力不亚于一次b级兽潮。

    壮汉把马车和马儿留在了小镇,雇了人专门负责看管。阿诺尔顺了顺马儿脖子上的鬃毛,马儿打了个响鼻,热气喷在阿诺尔另一只手心里,对于这匹马阿诺尔也是很喜欢,阿道夫的这一批马质量都相当高,驮着众人跑了三天,只在中途休息的时候吃了一次草粮,不过那一顿的量也相当于普通马好几次的了。

    阿道夫的狩猎目标是舌骨巨蜥的牙齿和蜥蜴皮,能收集到毒素那再好不过了,一众人也是轻装上阵,大型武器会明显降低他们的速度和灵活性,对上速度和爆发性出众的舌骨巨蜥简直是送死。

    阿诺尔提着一支漆黑的弓,这把弓是高密度的黑铁和韧铁制成的,掺杂的黑铁是为了弓的结实度,从卢奥城城主那里得到的储藏魔晶阿诺尔并不想暴露,财不露白是只身在外最最基础的条件。

    提前制好了六十支箭装在箭筒里,阿诺尔化身成了少见的弓箭猎人。

    果然其他猎人们看见阿诺尔是弓箭猎人一个个都很诧异,壮汉也不太理解,一拳能把自己击退,这样出众的肉体力量竟然选择做弓箭手?

    不过这是别人的选择,他们没必要干涉,只是他们想知道少爷阿道夫现在是什么心情,弓箭猎人优势和劣势都很极端,距离远的时候极强,一旦近身弱势暴露无遗,他们即将深入乱石溪地,那里可没有射击的高地提供给他。

    壮汉忽然冒出一个想法,这家伙貌似并不用担心近战,凭借那副肉体力量,一般人真不一定能和他正面硬刚。想到这儿壮汉的脸色有些古怪,看着阿诺尔心里想到:“难道这家伙是在扮猪吃虎?不对啊,这次的对手是舌骨巨蜥,他扮给谁看呢?”最后只能放弃思考,他完全找不到阿诺尔这样做的原因。

    那有什么原因?唯一的原因就是阿诺尔想要锻炼一下自己的远程攻击手段,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现在太阳刚刚从山后露出了全脸,此时舌骨巨蜥还没有从睡眠中醒来,这种昼伏夜出的魔兽刚睡着不长时间,临近正午太阳最烈的时候,它们会从洞穴中爬出来,爬到滚圆的巨大卵石上边晒太阳边睡觉,那时正是对付它们的好时机。这是每个佣兵都知道的。

    不过阿道夫貌似并不想等那么长时间,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打算那时动手,站在小镇边缘的高地上,背对着乱石溪地开口道:“所有人全部分开,去寻找舌骨巨蜥统领的巢穴,时间是一个时辰,谁找到了就用这个发信号。”说着壮汉上前一步,将手中的东西分给众人,阿道夫继续说道:“阿道夫猜到你们在怀疑,不过阿道夫本来就没打算等到正午,祝你们好运,不要碰上失眠的舌骨巨蜥。”

    众人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在他们接这个任务时,得知这次任务的发布人是少爷阿道夫时他们就知道,这次的狩猎任务一定不会轻松,现在看果不其然,少爷这是要端了舌骨巨蜥统领的老巢啊!

    阿诺尔愣愣地看着手中的圆筒状物体,如果这是在拉斯加顿的话他丝毫不感觉到奇怪,能在数百里之外看到自己制作的焰火筒,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看来这个少爷有一定的收集癖……”阿诺尔心里嘀咕了一句,率先选了一个方向奔去,其余人也开始出发,包括少爷阿道夫,此时他没有穿那件熊皮披风,并且没有带任何武器,有传闻少爷阿道夫是一名实力很强的魔法师,从他连个武器都不带的样子来看,他的魔法造诣想必不会太低。

    阿诺尔忽然想到:人家可是少城主,怎么可能连储藏魔晶都没有……

    —————————————————————————————————————————————

    乱石溪地的地面全是大大小小的卵石,数十年前这里被一条宽阔的河流覆盖,原本河底的石头全被打磨了一遍,褪去了棱角。如今河流逐渐干涸,只剩这条贯穿溪地的溪流。虽说是溪流,但也有数十米宽,不能称之为河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水深连一个成年人都没不过去,正是这条溪流养育了舌骨巨蜥这种生物,而这种生物出现的第三年就称霸了整片乱石溪地,将其他竞争者全部赶出了这里,成了这片地区的“土霸主”。

    少爷阿道夫这次把目标放在它们身上,的确是一件十分冒险的事。

    放眼望去,整片溪地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卵石,想要凭肉眼找到洞穴很难,而且舌骨巨蜥首领的洞穴一般都会在最隐秘同时也是靠近中心的位置,一般来说要找到溪地中最大最圆滑的卵石,统领洞穴就差不多找到了。

    尽管这是阿诺尔第一次和舌骨巨蜥打交道,但出发前他也是做了些功课,了解到了舌骨巨蜥的生活习惯,简单的推测便能得知一二。

    不过现实和计划多少都有些差距,阿诺尔看着平均每十米就出现的一块大块卵石,默默地开启自己的感知。

    这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凭借方圆五十米的巨大范围感知以及对舌骨巨蜥的分析,阿诺尔第一个找到了舌骨巨蜥统领的洞穴,倒是不难分辨,和它附近的数十个洞穴相比这个洞穴要大上好几圈。

    阿诺尔并没有傻到站在洞口释放焰火筒,靠的太近人的气味会飘进洞中,上百只巨蜥会提前出来晒太阳。

    在据洞口百米左右的位置,阿诺尔点燃焰火筒的引子,随着焰火筒的升空,一朵明亮的烟花炸开,就是不知道这声响有没有惊动熟睡的巨蜥们。

    不到十分钟,所有人都集中过来,阿诺尔指了指统领洞穴的位置,等待阿道夫的安排。

    阿道夫没有丝毫犹豫,开口说出自己的打算,不过这个打算有些太过惊人了,说了一句“阿道夫没有耐心等到它们睡醒,你们做好准备。”便朝洞穴走去,几名猎人面面相觑,难道真要正面面对上百只二阶魔兽?!这时他们都有些羡慕那些知难而退或者被刷下去的佣兵们了。

    无奈现在已经错过了放弃的机会,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希望少爷阿道夫有足够强的实力能解决掉舌骨巨蜥统领。

    阿诺尔没做任何表示,沉默地跟上,他已经猜到了阿道夫的行为,在发现洞穴之后来到洞穴的下风口释放的焰火筒,从刚才到现在风向一直没有变过,即使他们直直地走过去,被嗅到气味的概率也是很低的。

    阿道夫走在最前面,一众猎人跟在后面,他们也想看看少爷是怎么引舌骨巨蜥出来的,他们大多都觉得少爷会用一些诱饵,却看到少爷抬手凝出一团不断翻滚的火焰,在空中打了个转之后一头扎进了洞穴中,随后沉闷的爆炸声和舌骨巨蜥的怒吼声一同从洞穴里传了出来,猎人们相互对视着,其中一个有些怀疑地出声道:

    “刚才那是瞬结吧……”

    “这种魔法不是已经失传了吗?少爷怎么会用?”

    “并没有失传,貌似是学习条件很高而且都掌握在有势的人物手中……”

    “诶诶!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定!它们出来了!”

    短暂地吵闹之后众人都分散开,不过并不是逃跑或躲避,而是以少爷为中心,在他的后方与侧方散开,舌骨巨蜥统领的洞穴全要靠少爷一人进行压制,他们这些人的作用就是保护少爷以及对付其他舌骨巨蜥。

    按照阿诺尔的预测,刚才那个火系魔法并没有伤到巨蜥统领,统领一般都会睡在洞穴最深处,在它和洞口之间还有数十只巨蜥守护着。

    不过少爷的行为依旧是让人捉摸不透,只见他以固定的频率做抛掷状,随着他的抛掷一个个各种属性的魔法球朝洞穴中砸去,凭一己之力硬是把整个洞穴封锁住。

    见洞穴中的巨蜥一时半会儿出不来,阿道夫更是把统领洞穴附近的洞穴一块包揽过去,封锁了包括统领在内数十只巨蜥,能力之强让一众人咋舌。

    “看来这个少爷并非是空架子,还是有真本事的。”阿诺尔把背在背后的弓拿下来,心里暗暗嘀咕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