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混沌八皇 > 混沌八皇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三十六章 伤悲琴

混沌八皇 第六百三十六章 伤悲琴


    闻听琴音,喝着军士买来的酒水,王墨沉浸在其内,别有一番感悟。

    画舫的女子,丝毫不知,在这三天,有一个人,在认真的听她的琴声,她只是知晓,每次画舫路过这里时,其心绪内的悲伤,会更浓,这悲伤顺着玉手流入琴弦,被轻轻的弹出。

    这三天,王墨过的很安宁,远离的一切争纷,远离了一切杀痕,忘却了恩师的大业,忘却了此行的目的,忘却了蚩信之约,忘却了自己对于入法道的期待,他有琴音环绕,有酒水陪伴,用三天的时间,经历了一场短暂的心的洗礼。

    那女子,他始终不曾去看正面,只需要一个背影,一缕琴音,便已经足够......若非魔将蚩信办妥了进入赘牢之事,王墨会一直这样坐下去,继续那心的洗礼,他不知道自己会坐多久,或许,一直到那琴弦崩断,到那琴音不再......从那琴音收回了心神,王墨站起身,看了一眼渐渐远去的画肪,转身,离去!

    在他转身的一刻,那画舫的女子,却是回过头,看向远处河道,她眼前始终一片黑暗,但这一次,一道孤独的身影,好似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珺儿,你在看什么?”一个平淡的声音,从女子身旁传来。

    琴音,骤然而止!

    女子转过头,慢慢的低下,浮在琴弦的玉手,轻轻的颤抖。这个声音,对她来说,代表的是天,是不可抵抗的命运。

    “你的琴声太悲,客人让你换一个!”那声音平淡,透出一股不容拒绝之意。

    女子沉默,以其颤抖的玉手,拨弄琴弦,琴音一变,好似阳春三月般,一股欢快的琴音,自琴弦内弹出,徐徐飘动在画舫、小河之。

    “很好,以后这么弹下去。”刚才的声音,再次传来.......

    欢快的琴音散开,这琴音虽有欢意,但若仔细听,那里面,哪里是快乐,分明是一种无声的哭泣......这哭泣,蕴含着悲,带着伤,若是用四个字来形容,只能是......强颜欢笑!它飘荡间,画舫内的阵阵欢声笑语,慢慢的与之映衬,可这琴音,却是始终没有与之融合。

    那强颜欢笑的背后,流淌着浓浓的苦味,顺着琴音,被隐藏的极深,明萱知道,这琴音的悲伤,无人可以听懂。

    隐藏悲伤的欢快曲乐,传入王墨的耳,他脚步微顿,但却没有回头,一直向前走去。

    午夜,一轮明月挂空,月光散落大地,好似一层柔纱披在了赘疣城。

    蚩信府外,两个身影仿若大雕一般掠出,一晃之下化作烟渺,直奔赘牢而去。其速极快,在赘疣城之跃过一处处阁楼与街道,少顷后,便来到了赘疣城之牢!

    这赘牢,远远看去,其阴森与杀怨之气,几欲滔天,形成一股魔焰,在夜空燃烧!

    在赘牢外,那两道从蚩信府掠出的身影,凝化成形,这二人,正是魔将蚩信与王墨!

    二人刚一出现,前方赘牢外巨大的黑铁之门,蓦然打开了一道缝隙,走出一个面色阴森的瘦小男子,他从缝隙内走出,看了二人一眼,也不说话,只是抬手一召,便退了回去。

    王墨目光微不可查的一凝,那面色阴森的瘦小男子,其修为,与蚩信一样,都相当于仙者的惊门大圆满!

    魔将蚩信身子向前一踏,整个人闪入铁门缝隙,王墨在其后,不疾不徐的跟。

    铁门内,那面色阴森的瘦小男子,打量了王墨一眼,沉声道:“蚩信兄弟说的便是此人?”

    魔将蚩信点头,说道:“正是,一切拜托亏刚兄了。”

    瘦小男子略一点头,说道:“你走吧,我带他进去!”

    魔将蚩信来到王墨身边,轻声道:“王老弟,保重,希望你修炼有成!”说着,他身子一踏,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你叫什么名字?”瘦小男子看了王墨一眼,说道。

    “王墨!”王墨的声音,很是平淡。

    瘦小男子不再说话,转身向赘牢内走去,王墨抬起脚步,目不斜视,沉稳的跟随。越是走进此地,这里的杀怨之气便越是浓郁。

    那瘦小男子似乎对这气息极为享受,他暗自打量王墨,发现对方始终面色如常,内心略感诧异,随后想想,此人能让魔将蚩信不惜血本的送来,定然有过人之处。

    赘牢分为两部分,地面之,只是表层,在其地下还有一部分!

    这瘦小男子行事干脆,直接带着王墨进入了地下的赘牢,他二人行走在一条阴森的阶梯,向下而去。

    四周墙壁,有一些幽幽之火,在忽明忽暗,使得这里更为阴森。

    初踏入这阶梯时,四周尚是一片寂静,但随着不断地深入,阵阵呐喊与咆哮之声,渐渐从深处传出,这些声音,透出的是一股股浓郁的杀气与怨恨,这气息之浓,之在外部所看,要多出十倍!

    瘦小男子故意放慢脚步,暗查看王墨,他深知这赘牢内的气息,几乎快要凝化成为实质,即便是一些修为与他相当的魔将,也会产生不适,除非是如他这般在这里生活了数百年,每日吐纳之下早习惯了这气息。

    越看,他越是心惊,对方始终面色如常,以他的观察,此人不但不似假装,反而有种要与这四周融为一体的感觉。

    查看之下,瘦小男子收起内心的小觑,他已经明白,此人,能选择进入这里修炼,定然有其过人之处,若再试探,难免会有些过分。

    这条阶梯,很长,少顷之后,二人来到了尽头,尽头所在之地,阴森昏暗,好似一个巨大的牢笼,被分割成了千个单独的存在。

    阵阵咆哮与怒吼,夹杂着无数咒骂,在这里,轰隆隆的传来,这声音太大,若是寻常之人,怕是立刻便会被震的双耳嗡鸣。

    瘦小男子早习惯了此地的一切,他阴森的说道:“都安静一下!”

    此言一出,牢笼内的声音,立刻一顿,一股压抑的气息,缓缓的凝聚。

    在尽头处,有一间黑色的房屋,瘦小男子站在房前,再次打量了王墨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笑容在他脸展现,阴森意味更浓。

    “王墨老弟,这里,便是我负责的牢房,这里的人,每一个,都是我精挑细选,于一月后问斩,所以,你可以尽情的修炼,即便是全都弄死了,也没有关系!”

    王墨仙识一扫,立刻发现这里有很多地方,都有封印守护。

    “多谢!”王墨抱拳道。

    瘦小男子沙哑的笑了笑,说道:“不用谢我,要谢,你谢蚩信吧,他给我十战拳意的前三层功法,我才会让你进来!”说着,他大有深意的看了王墨一眼,转身走进黑屋。

    “十战拳意前三层......蚩信这一次,的确是为我付出了很多。”王墨沉吟片刻,抬起脚步走向这巨大的牢笼内。

    此地,成“井”字形,一排排牢房,整齐的排列,当王墨踏入的一刹那,刚才的压抑,顿时爆发,咆哮与呐喊,好似音波神通一般,疯狂的传荡开来。

    王墨神色如常,在一排排牢笼前走过,无数只漆黑的双手,从那铁栏内伸出,好似要抓向王墨一般,与此同时,阵阵恶趣的大笑,随之而来。

    “哪里来的新人,过来让老子摸一把,老子有十多年没有品尝新人的滋味了。”

    “你长的样子,和我当年杀的那个娘们,真是一摸一样。”

    “外来者,当年老子最喜欢杀你们这些外来者!”

    在那铁栏之后,一双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墨,露出阴森之光,这里面,蕴含着各种情绪,各种怨恨。

    王墨冷漠的看着这些人,这些人想必在多年前并非如此疯癫,在这里关押的时间长了,受到此地的杀怨之气侵袭,若是心志不坚,便会被其同化。

    并非是所有的犯人都在咆哮,也有一些,始终坐在牢笼内,保持沉默。

    “新来的,你过来!”在王墨身边的一个牢房,一个全很漆黑之人,双手穿过铁栏,向王墨召手,待发现王墨看向自己时,他喉咙一动,一口浓痰吐出,直奔王墨而去。

    王墨退后一步,避过这口恶臭的浓痰。

    那漆黑之人哈哈大笑,眼尽是嘲讽。

    王墨神色始终如常,看了一眼此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原本要走出的脚步,停了下来。

    那全身漆黑的犯人,看到王墨的微笑后,他不由得内心一颤,这笑容,他不知为何,看到后居然有一种恐惧的感觉,眼嘲讽之色一滞,但立刻,便被凶芒取代。

    王墨伸出右手,放在了此人可以碰到的位置,平淡的说道:“来!”

    那人一怔,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脸露出阴沉之色。

    “来!”王墨又说了一遍。

    此刻,四周喧哗与咆哮之声,越加剧烈,在四周人的叫嚣,那全身漆黑的犯人一咬牙,右手成爪,直接从铁栏内探出,向着王墨右手抓去。

    在其手伸出的瞬间,王墨右手双指成剑,化作一道残影,点在了此人手掌之,与此同时,一道杀伐之气,顺着王墨手指,飞快的钻入此人手。

    那犯人身子一颤,退后几步,全身抽搐,七窍之内留下黑色的鲜血,他面部扭曲,好似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此刻,四周犯人的叫嚣之声,更加剧烈。

    但在这一瞬间,一声凄厉的惨叫,从此人口传出,这惨叫好似一把利剑,穿透了四周的叫嚣之声,完全的压过!

    这一刹那,四周之人全部停止了咆哮。

    惨叫的声音并未停止,始终在持续,这声音,透出一股浓浓的恐惧,王墨神态始终冷漠,看着牢笼内那人倒在地,全身抽搐,渐渐的原本消瘦的身子,迅速的枯萎,成为了一具干尸!

    这干尸张着口,双目内尽是黑白之色,一口黑白之气,从其嘴里散出,回到了王墨指缝之内,只不过这黑白之气,之刚才,要更浓一些。

    “还是一道......”王墨眉头一皱。.

    王墨始终在观察,杀伐之气进入此人身体内后,立刻便疯狂的吸收此人全身生机和死气,这生死之机包裹魂、血、肉等一切精气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