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三国之无限召唤最新章节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往枪口上撞

三国之无限召唤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往枪口上撞


    夜已深,魏营东北方向。

    茫茫草原之上,借助着夜色的掩护,四万辽军人衔枚,马裹蹄,在茫茫草原上,向着魏营潜行。

    队伍的前方,耶律阿保机手拖着狼牙棒,纵马轻快的前行着,一双鹰眼死死的盯着前方。

    视野中,灯水照耀下的魏营,已是越来越清晰,而他的眸中,浓烈的杀机也在渐燃。

    这生死一战,他已尽起了四万残兵,全部的家当,都已经动用。

    今晚,他要借着张飞的里应外合,一举袭破魏军大营,杀个天翻地覆,就算不能一举击灭魏军,也把魏军击溃。

    唯有如此,他才能羸得喘息之机。

    “燕燕的诱降,从未曾失败过,这一次也一定不会失败,我相信,我耶律阿保机乃是天命所在,一定是的……”

    耶律阿保机心中暗暗给自己打起,眼眸杀机愈浓。

    举目远望,前方,魏营的轮廓已更加清晰。

    “全军,放慢行军,莫要惊动魏狗!”耶律阿保机一声令下。

    当下,那四万铁骑便放慢脚步,尽量悄无声息的逼近魏营。

    潜近魏营不到三百步的距离时,耶律阿保机下令停止了前进,这个距离,正方便他藏于黑暗之中,再往前一点,就可能会被魏营的灯火照到。

    耶律阿保机举目凝望,但见灯火通明的魏军大营,隐约可以看到营门值守的士卒,还有那一队队的巡逻兵。

    魏军乃精锐之师,看样子虽处夜间,却也处仍于警戒状态,只是没有处于紧急戒备状态。

    这说明,耶律阿保机和他的大军行踪,还没有被魏军发觉。

    耶律阿保机沉住气,立于黑暗之中,默默等待着什么。

    他在等着张飞动手。

    一刻钟过去……

    半个时辰过去……

    一个时辰过去……

    耶律阿保机回头看了看东边天际,渐渐已露出了鱼肚白,天都快要亮了,却仍不见魏营中有任何动静。

    “陛下,该不会是长公主的诱降失败了吧,现在我们撤回上京,还来得及。”旁边的耶律休哥提醒道。

    耶律阿保机心中焦虑,却仍是强做淡定,沉住一口气,淡淡道:“急什么,天还没有亮,再等等。”

    话音方落,忽然就看到魏营内部,骤然间燃起了冲天大火,一声间火势蔓延,锣声,叫声响成一片。

    张飞放火了!

    耶律阿保机的脸上,陡然间燃起了狂喜之色,举奋的大笑道:“好啊,太好了,燕燕果然是本汗的福星啊,太好了!”

    耶律阿保机狂喜,左右耶律休哥等大将们,一个个也是惊喜若狂,猎猎的战意骤然在胸中狂燃起来。

    耶律阿保机笑声骤止,手中狼牙棒高高扬起,向着魏营一指,咆哮大叫道:“大辽的勇士们,随本汗杀入魏营,杀他们个天覆地覆,血流成河,为了我大辽,杀——”

    “为了大辽,杀——”

    “为了大辽,杀——”

    左右,耶律休哥等大将,振臂狂呼,响应大叫。

    四万黑暗中的辽军骑士,跟着放声狂叫,如无数饥饿的野兽,发出了最原始,最残忍的咆哮。

    耶律阿保机一夹马腹,手舞着狼牙棒,如一道疾风撞了出去。

    今晚,乃是他大辽国的国运之战,到了这个时候,耶律阿保机只能身先士卒,激励士气。

    可汗出击,耶律阿保机,耶律大石,耶律斜轸三员大将,紧随着狂杀而出,吕布和颜良两员汉将,对视一眼,出跟着杀了出去。

    而在他们的身后,四万辽军也如决堤的潮水般,卷涌而出,挟着震天的杀声,向着魏营辗去。

    异变突生。

    魏营方面,似乎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大营内部火势突起,本来已令他们惊慌,这时外面的辽军再突然偷袭,更加更令他陷入了惶恐之中。

    一时间,魏营中鸣锣示警声大作,尖叫声响成一片,沿营一线的士卒们,个个都慌张的跑来跑去,完全乱了阵脚。

    冲锋中的耶律阿保机,瞧见魏营这副慌张的阵势,心中更加坚信,张飞是在里应外合。

    狂烈的自信下,耶律阿保机纵马更快,手中大叫着:“杀入魏营,把魏狗杀个片甲不留!”

    “杀光魏狗——”

    “杀光魏狗——”

    杀声天崩地裂,把黎民前最后的黑暗击碎,把茫茫草原都震到地动山摇。

    四万屡战屡败,被逼入绝境的辽军骑士,压抑已久的愤怒火焰,仿佛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个个如发狂的野兽,迫不及待的要用一场血腥的杀戮,来宣泄他们心中积聚的愤怒。

    那滚滚如潮水一般的辽骑,呼啸而上,穿越三百步的距离,顷刻间,就要杀入魏营之中。

    关键时刻。

    呜呜呜——

    魏营之中,突然响起了数十道号角之声,紧接着,就看到一股思想的洪流,从魏营中军处冲天而起。

    紧接着,那滚滚的思想洪流,如瀑布一般泄下,结成了一道无形的结界,将整个魏营都笼罩在其中。

    那无形的结界上,流转着无数水纹状的“法”字。

    法不徇情之阵!

    是韩非子的法阵。

    这法阵一出,霎时间,营中本已陷入慌乱的魏军将士,转眼间便恢复了铁血冷静,一个个如战争机器一般,迅速的列成队形,准备迎敌。

    数以万计的弓弩手,即刻间赶至营墙,数不清的利箭腾空而起,朝着扑来的辽军狂泄而去。

    箭如雨下!

    耶律阿保机张骇然变色,脸上的狂烈自信,瞬间化为乌有,被前所未有的惊恐所取代。

    “是韩非子!糟了,我没想到陶贼手下还有这个韩非子,他根本不怕士卒陷入慌张,糟糕!”

    就在耶律阿保机惊愕后悔之时,那铺天盖地的箭雨,已狂扫而下。

    惨叫声大作,鲜血横飞,顷刻间,辽军便被射到人仰马翻,乱成了一团。

    魏营之内,望着腾空而起的万千利箭,陶商的鹰目中,已掠起了一丝冷笑。

    “一切都在陛下的意料之中啊,那耶律阿保机果然起倾国之兵,前来袭我大营。”身边的李秀宁,赞叹敬畏的目光看向了陶商。

    陶商却笑道:“此役得胜,最大功臣就是秀宁你了,灭了辽国之后,朕得好好赏你才是。”

    他说的没错,如果不是李秀宁的提醒,他又怎会想起萧燕燕,如果不是李秀宁的真言天赋,他又怎么能看出张飞已被萧燕燕策反。

    如果不是看出张飞被策反,他又怎么能将计就计,在这营中故意放火,诱使耶律阿保机以为萧燕燕成功,放心大胆的来硬攻,往他摆好的枪口上撞。

    而为了防止计策暴露,除了张飞之外,陶商事先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半个字,所以众将士们也压根就不知道,还以为这场大火忽起,当真是营中有人叛乱,士气岂能不遭受打击。

    若是以前,陶商这么做,说不定就真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可是现在,他有韩非子在,根本就不怕士卒斗志慌乱。

    一个法不徇情之阵,轻轻松松就让将士们恢复了冷静铁血。

    眼下,大营内部,那片提前圈出来的校场之上,张飞正带领着他的士卒,把一堆堆提前备好的草堆点起,以营造出内部生叛,有人放火烧营的假象。

    而营前,耶律阿保机已然中计,扑上来被己军的弓弩手,射到人仰马翻,血流成河。

    一切,皆在陶商的掌控之中。

    望着被狂杀的敌军,陶商轻吸一口气,手中青龙刀高高举起,向着敌军一指,威然大喝道:“全军出击,杀尽来犯之敌,今日就是灭亡辽国之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