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试婚老公,用点力! 第1084章 难道这就是以死明志?


    既然要演戏,当然要两个当事人一起出面,才会奏效,但是因为秘书的同学,早已出国多年,现在人在哪个国家都不知道,联系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秘书的堂兄就担任起了这次主要的唱戏人。

    这也算是回应了苏瑜的要求。

    当天晚上,这个被韩修彻狠揍的男人,就被送到了医院,而她妻子顺势发声,对着媒体喊冤。

    “难道就因为是情艾的堂兄,所以就要被苏瑜污蔑吗?我们就是一个小家庭,不是娱乐圈的人,苏瑜为什么不想想,你乱说的结果,就是让我丈夫,被骂人渣呢?现在他不敢出去上班,儿子不敢出去上学,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现在更严重的后果来了,我丈夫还莫名其妙的挨打,难道,你们要逼死我丈夫,就满意了吗?”

    媒体围上来的速度很快,尤其是苏瑜的事情,又可以更新了,他们自然是腿脚麻利。

    十几个记者,将这个女人,围在病房里,接受采访。

    “既然你先生是无辜的,为什么,你一开始,不出来反驳呢?”

    “我想着这件事,有韩家的人处理,我们也插不上嘴,但是,我真的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我丈夫居然半条命都快没了!”这个女人,说到此,对着镜头直接悲伤的痛哭了起来。

    “那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这件事苏瑜从头到尾都是诬陷,周围人都知道我丈夫虽然游手好闲,但是,这么多年,都很顾家,苏瑜就是仗着我丈夫老实,所以才给他安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她就是看准了,我们这样的小家庭,没办法找她说个清楚,所以,我能不能求求你,苏瑜,放过我们!我不知道当时和你偷情的人是谁,但是,其中绝对没有我丈夫!”

    她之所以敢这样说话,那是因为二十年前,被曝光的新闻中,并没有提及两个男人的身份,照片也没有让两个男人出镜。

    毕竟是秘书拍的,人也是她找的,她当然不可能把自己人推入深渊。

    所以,当年那件事,被集中在苏瑜出轨两男,但是两男的身份却不是重点,而是她这个水性杨花的行为!

    也因为这一点,韩杰确认过,所以他才敢让对方这样喊冤。

    记者对着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一阵猛拍,毕竟,是当事人出来发言,消息出去,绝对劲爆。

    “那你有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丈夫在事发的当天,没有出现在韩家呢?”

    “这让我怎么证明?欺负我一个女流之辈吗?二十年前的事情,我怎么证明?如果苏瑜一定要有人付出代价,才肯结束这场诬陷的话,我可以求你别折磨我丈夫了吗?我可以代替他还你。”

    说完,这个女人,激动的冲出了记者的包围圈,直接一头撞在了墙上,当即晕厥了过去……吓懵在场所有的人。

    难道这就是以死明志?

    经过一阵兵荒马乱,女人终于被送往了急救室抢救,当然,最后生命无忧,就是要身体上,要吃点苦头了。

    “当事人回应:请不要演戏!”

    “当事人妻子首次露面:我丈夫绝对没有害人!”

    “当事人老婆痛批苏瑜:你就是一个戏精!”

    ……

    “看样子,韩杰那边,又出手了,连撞墙的招数都用上了,果然,如你所料。”唐宁看到娱乐新闻以后,忍不住的对墨霆笑道,因为墨霆之前就猜测,韩杰会用苦肉计的方式喊冤,现在看来,还真是神预判。

    “不仅如此,这个女人,接下来,还会利用孩子,毕竟,女人和孩子,是天生的弱势群体。”

    “绕那么多圈子,玩那么多花样,难道,就能掩盖真相了?”唐宁摇了摇头,“韩家人,大概觉得,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根本没办法还原,而他们又是最清楚事情经过的,以为天衣无缝……”

    “但是只要做过的事,就一定会留下痕迹,而且,这个女人看似情绪很高昂,其实破绽百出!”

    “你已经做过相关的调查了。”墨霆低头说道,完全不用看唐宁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妻子对于这件事,有多么的胜券在握。

    韩杰想把这件事营造成罗生门,但是很遗憾,遇到了一个可怕的对手。

    而可怕的对手背后,还有一个绝密的高手!

    所以,即便是以死明志,不好意思,这出戏,也要继续唱下去。

    果然,那个女人醒来以后,痛哭流涕,加上自己的儿子也加入了喊冤的大军,所以,媒体对于这家人,算是同情之至。

    但是,随之就是苏瑜的回应。

    “谢女士,首先,你自己承认了,自己的丈夫,虽然游手好闲……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这个男人,本身就不是负责任的男人,但是,你又说他顾家,请问,这是不是前后矛盾?游手好闲的人,会顾家?”

    “第二,据我了解,你和你丈夫,在邻居的心中,三天大吵两天小吵,甚至早就被认定是各玩各的了,从年轻的时候就如此,请问,你是怎么能确定,你丈夫是百分百冤枉的呢?”

    “撞墙就是冤枉吗?那嫌疑犯都去撞墙,是不是就可以洗刷冤屈了?”

    “第三,如果你当着媒体的面,马上回答出你丈夫的喜好,我姑且还能相信你,但是,即便是至亲夫妻,都不是成天黏在一起,你怎么为你说的话做保证?”

    “你以死明志的意思,不就是在逼迫我撤退吗?你看,都要闹出人命了,不如算了吧……”

    “我想,你肯定已经说不清楚,你丈夫身上有什么特征了对吧?但是,我能说清,即便是揭开二次伤疤,我也能说清,这个人渣的屁股左边,有一块青色胎记。”

    “所以,没有用的,你白撞了,因为你洗刷不了你丈夫的嫌疑。”

    苏瑜的反击,条理清晰,重点突出。

    因为这个女人,虽然哭得很惨,但是漏洞百出。

    本以为可以带节奏,但是被苏瑜这么一说,媒体反应过来,差点被同情带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