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制作人 > 制作人最新章节 > 第02章 算什么男人

制作人 第02章 算什么男人


    为了不给李钟勋任何借口,阿九给工作人员们下的命令是,无论李钟勋什么,不折不扣的执行就好了。这样一来,如果事情搞砸了,那就都是李钟勋自己的责任,一点也推脱不了了。当然毫无意外,他搞砸了,而且还闹出了一场纠纷,把警察都惊动了,虽然只是被问询了,但无疑也体现出了,李钟勋的办事能力还是不行。

    李钟勋没什么话好了,低着头,一声不吭,他已经准备好了挨骂,同时他也深刻的觉得,他给姐姐丢脸了,上次回家的时候,他无意中听妈妈起过姐姐现在的状况,在姐夫那么多的女人中,虽然是受宠,但也不是地位稳固,毫无竞争的状况,其中最具竞争力的几个人中,nny无疑是上升幅度最大的人,这里面自然是有她本人的原因,然而其他方面呢,娘家的能力,势力,也肯定是一个考量吧。

    同样是姓李,家里的势力可是大不一样。李钟勋也有十九岁了,就算再笨也明白这个道理。自己家这边,完全是靠一个人撑起来,而nny家那边呢,三个姐姐虽然不是什么财阀之类,但也都不缺钱,父亲做过石油生意,虽然现在不做了,但是也是不缺钱的程度,叔叔管理着·这个韩国最大规模的娱乐公司,就连她的弟弟,现在也能帮上忙了,距离独当一面也只是时间问题。

    李钟勋经常和李贤圭厮混,自认为不差什么,但今天这么一比,感觉可是差的有点多。他的骄傲全部被打掉了,甚至有些抬不起头来了。

    公演结束已经是晚上了,粉丝们都走了,有点冷清。餐车还剩点食物,阿九拿了过来,又拎了几瓶啤酒,打开递给李钟勋一瓶,坐到了他旁边,什么话也没。

    李钟勋也忍着没问,哪有人喜欢找骂的,但阿九不话,他心里始终是没法放心,煎熬的过程实在是太难受,到了后来,他甚至求着被骂一顿了。心里想着,骂完就利索了,也就是丢脸一下。

    “姐夫,你想什么就吧,我听着。”李钟勋闷声着,言语之间尽是不服,但这不服,谁听都是虚张声势,阿九提了提酒瓶,对李钟勋示意了一下,李钟勋愣了愣,明白了阿九的意思,但他的心眼多了点,韩国对喝酒是有年龄规定的,他今年十九岁,理论上是可以喝,但大众的认知里,都是觉得上了大学才是喝酒的年纪,他不确定阿九是怎样想,所以犹豫是不是有诈……但转念一想,左右今天也逃不掉一顿骂了,不如就喝了吧,就算多骂一会儿,但那时候估计已经醉了,骂了就骂了,也听不着管他呢。

    李钟勋这子的酒量还可以,他对酒有感觉的年纪,他姐姐已经开始赚钱了。对这个宝贝弟弟,虽然嘴上严厉,但那也就是在嘴上,零花钱什么的给的从来不少,虽然也不至于让他大手大脚,但在同龄人中,也属于是中上。在学习的费用中克扣一点儿,喝酒的钱还是有的,整个中学生涯,也是没少喝,一瓶啤酒,咕咚咚喝进去,愣是脸不红气不喘。

    “行啊子,酒量可以。”阿九稍显意外,他的酒量也是最近这半年,才真正有点起色的,就算现在,他不用点手段,也喝不了李钟勋这么快。李钟勋看了看他,没有话,抓起一串鱼糕塞进了嘴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阿九也不恼,他留在这儿,是为了等少女时代整理完出来,他做过经纪人,知道整理的时间,至少也得二十分钟到半个时,这点时间,正好开导开导这个迷途的羔羊。

    “怎么,不喜欢念书啊?”

    李钟勋没想到阿九会是这种语气,立刻就是有点愣住。他怕不怕阿九?如果没有的关系,那他肯定怕死了,但因为是他姐姐,他虽然还是怕,但是心里有底,他知道阿九最终是不能把他怎样的,这样一来又有点不怕了。可是阿九这么和蔼的话,他又有点吃不准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

    愣神的工夫,阿九又话了,道:“理由,你现在也是成年人了,应该不会什么没有理由就是不喜欢这种话吧,人做什么事情,都是有理由的,你出来,如果能服我,你姐姐那边我去帮你,甚至你家里那边,也都我来出面。”

    “你的是真的?!”李钟勋实在是忍不住这般引诱,心里防线动摇了起来。他盯着阿九的表情,心里判断着他这话是诈,还是真的这样想……琢磨了一会儿,他开口道:“姐夫,我是真的觉得学习没有什么用。”

    “学习没有用?”阿九不置可否,问道:“那你觉得怎样的生活,才是你想过的生活,怎样的人生,才是你想要的人生?”

    “我想做你和灿荣哥那样的人。”李钟勋到了激动处,声音都拔高了,显然是内心十分的激动。阿九看着他,没有表达什么意见,静静地听着他,李钟勋继续道:“学习有什么用,就算考上了东大,毕业了还不是做白领,现在的经济状况这么不好,做了白领,五年十年也买不起房子,这样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姐夫,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不足,但只要你肯帮我,就像帮贤圭那样,我觉得我不会比他做得差的,姐夫!”

    阿九忽然笑了,道:“钟勋啊,你真的觉得,做我们这样的人,生活会很轻松,很惬意吗?”

    “难道不是吗?”李钟勋的情绪有些激动,道:“姐夫,你难道要否认事实吗?”

    “不,我不否认事实、”阿九笑了笑道:“从你的角度看,我的生活当然是很惬意了,比那些什么白领啊,工作了十年买不起房子的人啊,都要惬意的多……但这世上的事情啊,从来都是很公平的,你看到我拥有的,那是我的努力得来的,你看到贤圭拥有的,也是他的努力得来的,我知道你肯定要家世,没错,家世也是人的一种资源,你觉得你和贤圭之间的差距,是因为家世,但这没办法,你改变不了这件事,李秀满的资产,也是他努力得来的,所以如果你想埋怨,只能埋怨你爸……但你是他的儿子,你有什么资格埋怨?钟勋啊,一个人,一个男人,如果自己的日子过不好,他是没有任何资格埋怨别人的,你,自然也没有这个资格。”

    “付出的人,才有资格埋怨。懂得这句话的意思吗?现在的你,没有任何资格埋怨,因为你活到这么大,一直是被给予的那一方,想一想,你自己赚过钱么?没有奶奶,爸爸,妈妈,姐姐给的钱,你穿什么,吃什么,念什么书?每个人的付出,都是有意愿的,你在做出决定之前,考虑过他们的意愿是什么吗?”

    “或许你的想法,是做不同的事情,但在你享受给予的时候,你要做的事情,不应该是你想什么就是什么,你要做给予你资源的人,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为什么?因为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基本的法则。”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乏对自己的能力盲目自信的人,你觉得你的能力不弱于贤圭,但事实是这样吗?刚刚我交给你的事情,我第一次交给贤圭的时候,他可没用做到你这个程度,虽然也有点手忙脚乱,但效果却是不错。你可以把这归结为,因为他是李秀满的儿子,他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但这不是差距吗?这就是能力的差距,你不具备这方面的能力,为什么一定要过这样的生活?”

    “考虑一下给予自己资源的人的意愿,然后再考虑一下自己的能力,这样的选择才是正确的。你们都是我的舅子,作为我的角度,如果你有哪方面的能力,我很乐意助你一臂之力,但是如果你没有,我也不是那种豢养富二代的人,如果你打的是这样的算盘,那你肯定会失望了。”

    李钟勋听了阿九的话,久久未发一言,他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但就这样认输,他又非常的不甘心。想了想,他把问题又回给了阿九,问道:“姐夫,那你觉得我适合做什么?”

    “这要问你自己啊、”阿九看着李钟勋,仿佛听到了什么傻瓜一样的话,道:“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问我我怎么知道?所以这就是上大学的必要性啊,只有报考了大学,上了大学,你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或者你可以去学一门手艺,这样也不至于饿死。钟勋啊,你毕竟是一个男人,你不能因为自己有指望,无论怎样,亲人也不会看着你饿死,因为这样的指望,而不去努力,那和一条家养的狗有什么区别?”

    李钟勋被刺的脸颊火辣辣的疼,霍地站了起来,道:“姐夫,我不会让你看不起我的!”

    完了,李钟勋跑掉了,阿九看着他跑到路口,拦了一辆出粗车离开,也没拦他。自顾的喝着啤酒,八月末的天气有点凉了,风吹过来,倍感舒爽,阿九回想刚刚对李钟勋的话,心里还有一丝的意犹未尽,他本可以的更狠,但还是嘴下留情了。而他这些话,完全是考虑到了,他不想太辛苦,为了这个不肯长大的弟弟操心。但李钟勋无论怎样,他还是会管的,只是到底怎么管,他还没有想好。

    忽然一辆车停到了面前,阿九抬头看去,正是少女时代的保姆车中的一辆。本来少女时代只有一辆保姆车,但这次回归,因为有阿九的关系,·派出了两辆车,这样每个人的空间都宽松了不少。车门打开,nny看向他,道:“怎么坐在这里喝酒啊,一个人?”

    “没,刚刚和钟勋那子、”阿九着,人已经走过来挤上了车,他留下的酒瓶什么的,自有人去收拾。

    阿九见车上没有其他人,道:“怎么就你一个,那么不是分了短身组长身组,每个组一辆车么?”

    “她们都坐另一辆车回去了。”nny道:“我是因为要回dc那边,所以自己一辆车走这边,谁知道你在这儿等着啊,让我给捡着了。”

    “那肯定是她们的损失了。”阿九把nny搂进怀里,坐在司机位置开车的哥们,自动进入了看不见听不到的状态,安安静静开着车,目不斜视看着前方,一点声音也无。nny虽然也有几天没跟阿九亲热了,心里也是想要,但有外人在场,还是有点放不开,推了阿九一下,用眼神示意司机那边,阿九只好停下来,道:“这次回归这么长的时间,什么时候算是头啊?”

    “我也想要休息啊,但是可能还得几周、”nny蔫蔫的道,少女时代的成员中,她是最‘没有进取心’的一个了。也不想着争什么,但是却非常喜欢回归这段时间。其实做dl,能做超过五年的,都是真心的喜欢dl这个职业,并且能做好这个职业。就算被喜欢,其实也是一种负担,被期待太久,就会产生一种‘如果我做不到,那该怎么办’的压力,nny就是那种,不把这种压力当成压力的人,她是真的喜欢,和支持她的人在一起,每天做rd节目,也是基于这种支持,才能坚持下来。

    阿九心疼的握住nny的手,正要什么,nny好像想起什么来似的,忽然坐直了身体看向他,道:“刚想起来,你知不知道,最近秀英可是有点奇怪啊。”

    “嗯、”阿九点点头,道:“我知道因为什么,基金的事情么,也怪我没清楚,没事儿,哪天我哄哄她就是了。”

    “嗯?”nny看着阿九,问道:“你是真的没清楚——还是故意的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